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二十章,有了死全家的节奏!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看看这一屋子财狼虎豹的,她不过食草小弱鸡一只,保命要紧。乐采薇一脸的拒绝,但又不能冲着元宝发火,天知道在宗政述的眼皮子底下教训他儿子,回头他若是知道了真相,不扒了我的皮做风筝才怪。

    那毛猩猩实在是太可怕。

    元宝摇晃着乐采薇的衣袖,“师父,你不是常跟我说,作为一个女人一定要有经济基础,这样不管做什么事情,腰板才硬吗?”

    乐采薇强扯也一抹浅笑,只要老子一参和,这没事还好,若是有事?

    明日这脑袋有可能挂城头供人观赏,还不收观赏费任人品评的那种。

    老子不接受任何评论的好伐,万一被人身攻击,老子死也不瞑目的好伐?

    况且,柳元瑾这身份绝对不低,宗政述又是个有兵有权的凶残霸道份子,她一个平民,连个后台都没有……

    命都没了,腰挺得再直有什么用?为了压棺材板?

    不行,不行,我可以在这里看热闹,但绝不能参和热闹里去。

    云侯和黄郡守皆不是什么好狗,万一被咬一口,不死也会得疯狗病,生不如死。

    柳元瑾那清冽的语气缓缓的开口:“采薇,你尽管说便是,赏金绝对不少。”

    至少多少?柳元瑾想着,还得他上报刑部,才能拨下来,应该有个一两多吧。

    绝对不少?

    乐采薇心底其实是拒绝的,真的!

    她不是那种见钱眼开的!

    此事她不能出面,但……

    她瞟了一眼元宝,“小元宝,我腿软,要不你替我吧。”

    元宝一脸懵,宝宝也腿软!

    “元宝啊,你曾经说过你是男纸汉,只要跟着我一天,就会听我的话。”所以你行,你上啊。

    “真是胡闹!”黄郡守语气阴沉,一脸的不屑,“柳大人,办案如此重大的事情,你居然让两个贱民来参与。”

    “当今圣上曾经在殿前说过,凡大历官员者,必以身作则,言行举止皆国之典范,像你这般随便污辱诋毁人者,言行有亏,非善,必惩之!”元宝突然站了起来,倔强的脸,眼神不悦,你才贱民!你全族谱都贱民!

    黄郡守一愣,年前祀典之时,皇帝确实在殿前说过那些话,当场各地官员凡五品以上皆知,并让各官员抄录一份带回家中以警自己。

    当然各官员并不知皇帝怎么会突然发神经宣布这么一条道德标准,但圣意没人敢提出异议,再说了,当时丁太师也是亲自赞同的。

    黄郡守心下咯噔,柳元瑾的身份他清楚,没想到跟在柳元瑾身边的这一大一小居然也不容小觑!

    乐采薇朝元宝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是我呕心沥血养活的小胖砸,给力啊!

    元宝得了乐采薇的鼓励,登时感觉到什么叫做春风得意能上天!

    这时,

    “说得好!”宗政述声音暗沉,赞赏的目光朝乐采薇和元宝望过来!

    元宝和乐采薇几乎同时别过脸去,一脸的嫌弃。

    宗政述神色微僵,不知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一大一小。

    “我师父德高望重,这事我来就可以。”元宝小短腿一迈,站在了堂中。

    乐采薇挺直了腰,老子德高望重,小胖砸甚得我心!

    元宝手里拿着那张验尸报告,稚嫩的声音,一字一句,异常的字正腔圆,京城国语说得异常的标准。

    “云侯府荷花塘淤泥里挖出来的尸骨乃男姓,年龄在二十二岁到二十五岁之间,身高六尺一,就是就是跟柳元瑾差不多高的样子。”元宝看了一眼柳元瑾。

    柳元瑾适时的站起来一会,又坐下,倒是挺配合。

    众官员:“……”还用你亲自示范?我们难道连这个都不懂?

    元宝清了清嗓子,又接着说道:“死者骨胳清奇,乃习武之人,死前与人有过争斗,从尸骨上的痕迹来看,身体多处划伤,乃利刃所致,比如说长剑;攻命的伤在胸骨左侧第三肋骨至第四肋骨间,就是心脏所处之处,而且经我师父验尸来看,死者生前应该被误入过致幻的药材,比如说迷烟。尸骨身上的衣服虽然已经被腐蚀,但在他身上发现了一件重要的物品,那便是那枚玉扳指,玉扳指上刻有非字。哦,还有,尸骨的左手有断过的痕迹,那是小时的旧伤。”

    元宝那清亮的目光瞟向宗政述,又瞬间收了回来。

    扳指就在毛猩猩手里。

    宗政述有种感觉,这一大一小好像很不喜欢他,又有些惧他。

    柳元瑾眸底光芒冷戾,语气沉沉:“家兄名字中有一个非字。”

    一时惊起惊涛骇浪,在场的官员除去云侯和黄郡守之外,都惊得瑟瑟发抖。

    当年,柳元非之死,上报朝廷是被土匪所杀,还杀了几个土匪顶罪,尸体掉下悬崖被野兽食之,只寻得几片染血的碎布。

    柳元瑾一拳沉沉地击在桌面上,楠木的桌面裂开一条痕迹,他目露腥红,呵呵一笑,“云侯,你此时还有何话可说。”

    云侯脸色有些发白,却强作镇定道:“对于家兄英年早逝,本侯也深表痛惜,可你又如何证明本侯府里发现的尸体就是家兄的?”

    “家兄死后,军晌遗失案便不了了之。”柳元瑾说着,从容的将那块钦差之印放在桌上,“刑部收到匿名函,说丢失的军晌就在豫州某个官员府里,皇上便命我过来看看,别是什么敌军奸细故意作祟,挑拔豫州官场与中央朝廷的关系,可我实在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之获。”

    深吸了一口气,又言道:“我小时淘气,爬树从树上掉下来,家兄在树下双手来接,重力冲击下,左手骨断,自此左手一直有些不太灵活。”

    门外突然涌进来十几个侍卫,齐齐拔剑,将柳元瑾和宗政述给围住。

    乐采薇一脸懵,这……这十几个侍卫腰间挂的是云侯府侍卫的标志,这特么……

    地头蛇就是地头蛇,知道事情败露,还能如此坦坦荡荡的狗急跳墙了。

    云侯也懵了,这尼玛!

    “谁叫你们进来的?”云侯恼道,明明可以全身而退的,如今倒好,来这么一手,不就代表承认了吗?

    领头的那侍卫言道:“侯爷莫怕,只要将这两人杀人灭口,便可万事大吉。”

    黄郡守那心都要跳出来了,这他妈的猪队友啊!

    自从交个猪队友,便有了死全家的节奏!而且节奏感很强!

    云侯急得都嚷破音了:“肯定是有人要陷害本侯。”又指着柳元瑾和宗政述,“是你们!”

    ------题外话------

    乐采薇:好刺激!

    元宝:富贵险中求。

    柳元瑾:倒没想到元宝装得一手好逼。

    宗政述:这一大一小怎么总用嫌弃的眼神看我?

    云世子:归元,去茅房看看采薇是不是掉茅坑了。

    归元刚转身,云世子又道:若真的掉茅坑了,就把应城所有的茅坑全部都给本世子填了!

    这么不安全的茅坑,留着干嘛?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