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十八章,让我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狠狠的打了一把元宝的屁股,笑呵呵的说道:“老实点,别见到生人就往前凑!”

    宗政述盯着元宝道:“倒是可爱,多大了?”

    “七岁。”应该吧,乐采薇想着。

    元宝挣脱出乐采薇的魔掌,急道:“七岁半。”

    宗政述盯了元宝一眼,“倒是跟犬子年纪差不多。”就是没这般看着机灵可爱,宗政述仔细回想自己儿子的模样,只记得圆圆滚滚的,跟个汤圆似的,五官挤在一起,定是没这般好看的。

    我就是你儿子啊!乐采薇又把他的嘴巴给捂住了,元宝急得脸都憋红了!

    乐采薇将元宝拉到一旁,用的是琴川乡语,语重心长:“小元宝,你确定那就是你老爹吗?”

    元宝跟着乐采薇这么些时日,没啥听不懂,他明显的愣了愣,瞅了一眼宗政述。

    乐采薇循循善诱:“你不是说你老爹长得特别的威武不凡吗?你看这货长得这副鬼样,胡子都比我爹的都长,哪里是你爹,你叫爷爷都嫌老。”

    元宝瞅着宗政述那两脸的络腮胡子,跟个毛脸猩猩似的,开始有些迷茫了。

    天可怜见的,他上回清醒着见他老爹还是在三年前,老爹身材挺拔修长,五官凌厉如刀刻般,双眸特别的明亮,像雪山升起的太阳,舞起长枪来虎虎生风,滴水不漏。

    那风采,那身姿,整个京中的贵女不无为之倾狂,连公主都非他爹不嫁,可他爹就是看不上人家公主。

    后来他老爹回京娶后娘,也就抽空呆了几天,他因为病着,都没见着面,而且老爹新婚之夜就走了。

    乐采薇又道:“再说了,这世上哪有当爹的不认识亲生儿子的?”

    元宝撇嘴,呆呆的盯着宗政述。

    男人端坐于桌边,眼神倒是凌厉,脸颊清瘦,胡子邋遢,端着酒壶做牛饮,跟个土匪似的,一点也不似元宝印象中的潇洒倾彻不凡。

    这绝对不是他爹,绝对不是!

    宗政述摸了摸下巴,胡子有些绕手,这几个月来,他一直被困于阵前,吃不饱穿不暖,军中还出了奸细,还收到家中信息说新娶的继室拐带其子逃了……

    整日操心得要死,后方粮草还不够,好不容易突袭了敌军后营,才将这场大战局面控制在自己的手里。

    又想到柳元瑾送过来的飞鸽急书,心中急切,便以借接应粮草的名义来了应城,来之前只匆匆的在城外的湖里洗了一把脸,胡子都被冻住了。

    柳元瑾轻咳一声,“采薇,你们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

    乐采薇拉着元宝坐回了柳元瑾的身边,一大一小异口同声,说道:“没事。”

    云侯那张中年危机的脸冷冷的盯着柳元瑾身边的母子,言道:“柳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皇上派你来豫州,你又没有皇上御赐的令牌,你让我们如何信服?而且这两人跟你什么关系?一进来就如此放肆?”

    关系匪浅。乐采薇递给元宝一块烤牛肉,不屑的瞟了一眼云侯。

    柳元瑾俊脸冷毅,缓缓而道:“皇上御赐的钦差令牌不在我身上。”

    云侯身边坐着的是豫州郡守黄大人,黄大人一脸的阴郁,气势有些咄咄逼人:“既然柳大人不是陛下派来的钦差,那又有什么资格让豫州这么多官员来此?”

    柳元瑾皱眉,不喜欢黄大人那态度,瞅了一眼云侯。

    云侯别过脸,本侯若不是被你小子骗了,也不会办这一场宴,自己给自己办了一场鸿门宴,想想也是直想抽自己的嘴巴子。

    而且自己的亲卫就死在堂中,血还没干透呢。

    柳元瑾轻笑起来,“宗政将军与我大哥乃生死之交。”

    乐采薇心下一声轻哧,你大哥和人家老猩猩是生死之交,关你什么事?

    柳元瑾又缓缓的加了一句:“大哥自小对我最是爱护,宗政将爱乌及乌,知道我来了应城,便过来看看我,顺便叙叙旧,有他的名号和十几万豫州军给我撑腰,让我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气氛剑拔弩张,宗政述漫不经心的放下喝空了酒坛,又撕了一大块羊肉啃着,啃了好几个月的窝窝头就雪水,好不容易吃一顿好的,想起前线还要啃窝窝头的将士们,他心生难过,想着一定要多吃点。

    替前线啃窝窝头的将士们多吃点。

    元宝盯着宗政述的吃相,越看越是失望,他一定不是我亲爹,虽然和我亲爹同名同姓,却不是我亲爹。

    黄大人身边的副将站起来,语气凛然:“那又如何?宗政将军总不能因为这样,就随便冤枉好人。”

    柳元瑾咬牙,眼底有愤恨的寒光。

    宗政述突然停下咀嚼嘴里的食物,寒眸缓缓的望过去。

    副将哆嗦了一声,声音有些结巴,“宗政……将军乃国……国之栋梁,又怎么会枉顾名号,跟着你一起胡闹。”

    黄大人一脸轻蔑,哧笑道:“宗政将军,你可知如今朝堂上说话算数的是谁?”

    宗政述眸瞳的寒意渐渐凝聚,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堂中,绕开那具尸体,声音沉哑,如寒风中的沙砺滑过巨石,“哦,是谁?”

    黄大人嘴唇轻抽,两撇山羊胡颤了颤,见宗政述逼近,眼底明显有丝慌乱,拉着身边的副将挡在前面。

    副将战战兢兢:“宗政述,你敢,你可知道我家大人与丁太师是……。”

    “峥!”的一声,宗政述手起刀落,一颗血淋淋的脑袋掉在黄大人面前的汤里。

    几息之后,那断头的身体才飙出血线,倒在了一旁。

    宗政述将刀插回一旁的护卫鞘里,“以前敌国领将在阵前对本侯的态度也是如此猖狂,自本侯砍了他们几个大将的脑袋之后,便老实了许多。”

    然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还不忘招呼了一下四座:“大家吃肉喝酒,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乐采薇捂着元宝的眼睛,在瑟瑟发抖,麻蛋!麻蛋啊!宗政述这老东西砍人家脑袋跟切萝卜白菜一样啊……

    她下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柳元瑾端起酒朝四下作了一个敬酒的姿式。

    四下那些个官员战战兢兢的端起酒碗喝起来,只有黄大人盯着自个儿桌上那血酒,脸上的情绪异常的复杂。

    “哇……”元宝哭得猝不及防。

    ------题外话------

    元宝:我师父说得对,这毛猩猩铁定不是我亲爹。

    乐采薇:元宝乖。

    宗政述:这孩子甚是可爱,这姑娘甚是可人。

    作者:就你这么虎!

    吃瓜群众:看你这样子,已经失去采薇母子了,肯定不是男主。

    柳元瑾:都说了我是男主!

    云世子:内子有些调皮,大家莫怪,我就喜欢宠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