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十六章,这一大一小脑洞开得有点大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想,云纾安之所以让元宝呆在圣殊院,绝对是针对她,想用元宝来要挟她就范。

    这特妈云纾安真是条乌贼,黑心肠!

    元宝这便宜儿子在乐采薇的教导下,乐观积极,性格开朗活泼,都不像在定北侯府的时候那般病殃殃随时都要断气的阴郁模样。

    如今就算被乐采薇揍了,还屁巅屁巅的跟在乐采薇身后,像只哈巴狗一样摇着尾巴:“师父,师父,你看我穿这身红的是不是超帅?比起归元来还要帅?”

    归元看着只到他腰的元宝,一脸的同情。

    元宝那张小脸被乐采薇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整脸笑起来像个扭曲的彩蛋。

    乐采薇正给云纾安配草药,头也没回:“你超帅的。”

    元宝一听,乐呵呵的跑去站岗了,他其实只是想跟师父在世子院里吃顿饭而已,然后回马房跟小伙伴们炫耀一番,没想到居然到了主子院里当了差。

    院中的梅花渐渐凋零,乐采薇趴在石桌上数肾虚丸和丰胸丹,侯府药材多,云纾安又是一个药罐子,给她带来了很多的便利。

    熟地走到她的面前:“主子身上的毒是不是快清了?”

    乐采薇点头:“是啊,怎么滴?”

    熟地皱眉,语气有些冷:“为何这几次逼毒,主子看起来比前几次还要痛苦?”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手脚?

    关我什么事?谁叫他把元宝放圣殊院里来要挟我呢?我就是在打击报复!乐采薇眯眸,“你是大夫还是我大夫,要不你来,你来啊?”

    熟地一噎,脸色有些难看。

    乐采薇举起一颗药,说道:“肾虚丸买不买?”

    熟地冷冷的哼了一声。

    乐采薇轻屑道:“肾都没用过的单身狗!问你也白问。”

    熟地嘴角一抽,回头瞪她!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他能肯定的是她一定在骂他!

    归元神色严肃的从院外回来,熟地看了他一眼,跟着他一起进了屋。

    乐采薇嗅到了深深的严肃之感,心想着云侯夫人这些日子也没过来招惹云纾安,自云纾安吃了她配的安定药之后,情绪极其的稳定,唯一不好的就是每次逼毒,因安定药的关系,会比之前还要痛苦几倍。

    刚刚看归元的脸色,不太妙啊。

    云纾安最近精神状态不太好,总觉得挺累,许是因为逼毒太痛苦的原因,他冷道:“出了何事?”

    归元沉沉的说道:“那日在荷花塘里打捞上来的尸骨不简单,京中陵王都派人过来了。”

    云纾安一声轻笑,抚摸着手中的棋子,“父亲打算怎么处理?”

    归元言道:“侯爷倒是没什么动静,不过,夫人最近和豫州郡守黄大人的夫人走得极近,估计是想达成大公子和黄小姐的亲事,具体的细节,回头主子可以让去采薇打探打探。”

    “她?”云纾安皱眉。

    归元:“府里各院的丫环和婆子都和她交好,经常在一起无话不谈!”

    云纾安想起前两天,关于世子四不四傻的那个流言,顿时脸色黑到了极点!

    乐采薇缩在门口偷听,情不自禁的翻了一个白眼,老子从来不传播八卦,老子只是八卦的搬运工。

    “还有,豫州军派人进城来接应粮草,侯爷会在天香楼宴请他们。”归元看了一眼门口,采薇在偷听!

    云纾安仿佛不知道乐采薇就趴在门缝处,淡淡的说道:“倒是很巧,豫州军何时派何人过来?”

    “腊月初三,白泽将军。”归元言道。

    云纾安瞟了一眼门缝处,说道:“你去准备一下。”

    归元若有所思的点头,走到门口处,看到站在门阶处仰头望天的乐采薇,说道:“主子问你想不想吃云锦白肉?”

    乐采薇侧头,水眸亮澄澄的,“主子刚才没说过啊。”

    归元回头看了一眼屋内,云纾安一脸疲惫的靠在轮椅上,这是没打算追究采薇偷听的事情,主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度了?这般纵容一个丫环,真的好吗?

    “过两日主子出府,你跟着一起去。”归元说道。

    乐采薇追了上去,“是去吃云锦白肉吗?大家一起去吗?是主子请客吗?可以随便点菜吗?”她正打算出府把柳元瑾那块玉佩给当了,换成银票。

    归元停在树下,皱眉看着乐采薇,“是!”

    “吃不完可以打包吗?”乐采薇想着自己跟着主子去吃好吃的,把元宝一个人扔在府里,不大好,剩下的骨头什么的,扔了怪可惜,不如打包回来给元宝啃。

    归元看到元宝瞠着一双圆溜溜的瞳子,懵懂无害看着他,像只可怜的小猫,想想便道:“带上他一起。”

    腊月初三,乐采薇收到归元递给她的一套华服让她换上,她回头,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云纾安,她顿时一愣,疑惑的看着他,这衣服色调和款式怎么和云纾安的看起来挺像情侣款?

    然后元宝被拉了出来,穿着一件藏青色镶着暗红边的织锦华服,头上系着玉带,圆圆的脸蛋,粗长的眉宇,一双黑瞳清澈如泉,看起来像个贵族小公子。

    归元惊愕的看着他,之前也没看出元宝身上还有贵族之气,不由得感叹:“果然是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元宝白了他一眼,一脸高傲的说道:“别人靠衣装,而我,靠的是颜值!”

    乐采薇搓了搓元宝的小胖脸,最近元宝长高了一些,比起离府的时候瘦了许多,也黑了一些,不过颜值确实不错。

    云纾安只带了身边的归元和熟地低调的出了府,元宝坐在马车内,看着一旁闭目养神的云纾安,悄悄的对乐采薇说道:“师父,我怎么总觉得他想谋财害命啊?”

    不然怎么会突然对他们这么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乐采薇捏紧了钱袋,压低声音:“别瞎说,云世子应该不缺这点钱吧。”

    元宝见乐采薇的动作,也赶紧捏紧了自己的钱袋,里面是出门的时候乐采薇给他的三个铜钱,让他买糖人吃的,可别被云纾安给抢了。

    云纾安:……

    这一大一小脑洞开得有点大啊。

    突然,归元钻入马车内,“主子。”

    云纾安抬眸,神色冷冷。

    “听探子回报,豫州军统帅也进城了。”归元沉道。

    ------题外话------

    乐采薇站在镜前看着和云纾安款式差不多的衣服,止不住的吐槽。

    云世子:“红色不好看?”

    乐采薇手里捏着那条绿色的腰绦,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云世子要不要治眼睛?她也可以治的,只不过诊费有点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