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十五章,老子今天打得你巨帅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突然,黑暗中一道寒芒,熟地拔出长剑一挡,峥的一声,一颗长钉钉入了一旁的柳树,而熟地已经朝着刚刚暗器飞出的方向追了过去。

    归元跑了出来,眸色警惕:“怎么回事?”

    乐采薇凑在树桩上用小刀扣那颗钉子,指了指刚刚熟地跑去的方向:“总有刁民要谋害你家主子呗!”

    云纾安这只扫把星!肯定是平日里做恶太多了!

    归元很快便召集人一部分守在云纾安的房前,一部分去帮熟地了。

    乐采薇随手指了一个侍卫去给她打水洗尸体,云纾安的侍卫自然知道主子对乐采薇的器重,不敢不从。

    那具尸骨已经清洗干净,乐采薇喃喃而道:“二十来岁就死了,看头骨这面相,长得挺规正的,可惜了!”

    耳边转来轱辘声,云纾安穿着一件中衣,外罩着厚裘的大麾缓缓的出了房门:“你在干什么?”

    圣殊院弥漫着两股奇怪的恶臭,一部分是房里那药桶,一部分是这院里的死尸。

    归元一脸同情的看着乐采薇……

    乐采薇已经将那枚暗器扣了起来,用布包在手里,放在灯笼下照,又放在鼻尖闻了闻,“乌头!”

    那帮王八羔子居然追杀到云侯府来了,真他妈的操蛋!看来得赶紧把云纾安的腿治好,然后悄摸然的离开这里。

    侯府的护卫全部都出动抓刺客,闹得沸沸扬扬,柳元瑾一把将睡得像只死猪的元宝拉了起来。

    元宝揉着眼睛,一脸不悦:“柳元瑾,你干什么呢?没见我正睡着的吗?”

    柳元瑾说道:“外面在说抓刺客,我们要不要去看个热闹?”

    元宝眼睛一亮,看热闹这事,怎么能少得了他呢。

    别的奴仆听说抓刺客都吓得不敢出门,只有柳元瑾和元宝两人兴冲冲的跑去看热闹了。

    柳元瑾还抓住一个护卫的袖子,笑眯眯的说道:“这位大哥,刺客什么来路?”

    护卫翻了一个白眼:“我哪知道什么来路,我也刚刚才睡醒。”

    侯府从来没有刺客出现过,大晚上的还有被叫醒出来抓刺客,护卫们那表现,十分的懒散。

    很快熟地回来禀报,“主子,刺客有两拨!”

    云纾安指尖轻轻的敲着椅把,眸色非常的阴沉寒冽,侧眸,缓缓的看向朝他走过来的乐采薇。

    “那帮该死的刺客,倒霉玩意儿,居然敢刺客世子,简直无法无天!世子,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千万别让他们得逞!”乐采薇瞠目,一脸的愤怒,一定要把这黑锅引云纾安身上,京城那拔是来杀她的,还有一拔肯定是杀云纾安的。

    云纾安瞪着她!

    怀疑!疑虑!

    乐采薇清眸闪烁,笑呵呵的将从尸体上拿下来的玉扳指拿到云纾安的面前:“世子,这个东西你见过吗?”

    灯光下,玉色的扳指静静的躺在乐采薇的掌心,泛着幽寒的荧光,云纾安瞳孔蓦然一缩。

    乐采薇眼底有了然之色,这是一个有故事的玉扳指,云纾安认识这个东西。

    次日,应城县衙便将尸骨给拉走了,那尸骨洗得可干净了,骨头一根根的白得发亮,县令为讨好侯府,给侯府的管家颁发了一张“三世好家奴”的锦旗!

    看着侯府的管家脸都绿了,恶狠狠的瞪向乐采薇,当一世家奴都够了,你他妈还让我当三世……

    这新招的丫环太邪,回头一定要跟侯爷说一声!

    乐采薇赶紧移到了云纾安的身边站着,昂头挺胸,一脸不屑的瞟向管家,看啥看?小心变态世子挖了你的眼睛泡酒。

    云纾安皱眉,脸上明显有了不悦的寒光!

    吓得那管家眸光一收,灰溜溜的走了,他怕哪里不小心被世子召去圣殊院打了闷棍,断手断腿。

    等县衙的人一走,乐采薇看到元宝在背后朝她招手。

    乐采薇看了一眼身边坐在轮椅上阴着脸的云纾安,朝元宝走去。

    元宝一把拉住乐采薇的衣服,“师父,柳元瑾跟着那个胖县令走了!”

    乐采薇一愣:“他不会犯了错吧?”

    “我不知道啊,你说如果他跑了,那他欠我们的钱岂不是打水漂了吗?”元宝瞟了一眼不远处的云纾安,这瘸腿大叔怎么一直盯着我师父?

    云纾安看到树后一个胖小子正用恶狠狠的眼睛瞪他,然后看到乐采薇一掌拍在树桩上,又缩回手痛呼,嘴里骂骂咧咧的,没说什么好词,“让她过来!”

    归元疑惑主子什么时候有了占有欲?采薇才离开一会儿,就叫她回来。

    乐采薇回来的时候,元宝跟在她的身边,元宝那双滴溜溜的瞳子盯着云纾安打量着,大胆得很。

    见云纾安眼底的寒意,乐采薇一巴掌打在元宝的后脑勺上,元宝吃痛,一张小胖脸皱了一起,一脸怨恨看着乐采薇。

    乐采薇笑呵呵的说道:“主子,这是我……我侄子,我想中午留他吃个饭。”

    归元眉梢狂跳了一下!你以为串门呢?圣殊院的门是随便串的吗,还吃个饭?!

    熟地轻咳一声,采薇你别作死,主子刚刚见你和别的男的说话已经很不悦了。

    云纾安盯着元宝看了一眼,这小子跟采薇一样作死,他缓缓的转过轮椅,便道:“留下!”

    归元一脸震惊的看着主子,小心翼翼:“那给他一套奴才衣服还是侍卫衣服?”

    乐采薇瞪目,眼底有疑惑,云纾安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通情达礼,来吃个饭还送衣服?

    元宝大喜:“我要死士的衣服,巨帅,超**!”

    归元若有所思的盯着元宝,死得也超**!

    乐采薇笑呵呵将元宝拉到了一旁,一顿拳打脚踢,很快传来了元宝那嘶心劣肺的嗷叫。

    还有乐采薇的咆哮声:“你他妈还巨帅,巨帅,还超**!超**是吧,老子今天打得你巨帅,看你还**不**?妈的,死士那一身黑漆漆,跟只乌鸦似的,丧气得要死,你是巴不得老子早点丧气是不是?”又指着一旁一脸懵逼的圣殊院几个侍卫,吼道:“看见没,归元他们那一身红红火火的喜庆得很,穿在身上天天都跟当新郎似的,每天心情都美得很,你怎么不要那身?还有扫地的那个,邪青色的,还经脏呢!”

    ------题外话------

    归元摸着鼻子,采薇肯定对红色有误解,他们身上的明明是深红色的,血干涸以后的颜色,还是主子亲自设计的颜色,这样杀人沾点血也看不出来,不用经常洗衣服。

    至于侯府管家,抱着那块三世好家奴的锦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