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十四章,终身打折,一直到死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可不就是吗?”乐采薇拈着那几缕发丝,笑得阴森森的。

    侯夫人一听,顿时吓得昏了过去,管家和护卫赶紧派人下荷塘里的打捞,捞上了一具腐烂严重的尸体,整个侯府乱成了一团。

    乐采薇趁着大家都慌成一片的时候,靠近宋公子,悄悄的说道:“宋小姐有喘病,最好还是不要生孩子了,会有生命危险,我这里有上好的堕胎药,两百两一颗,还有上好的补血恢复药,只收三百两哦。”

    宋公子一脸震惊的看着乐采薇,乐采薇眉眼弯弯像月牙儿。

    宋小姐已经羞恼得装昏在了宋公子的怀里,乐采薇也不点破,转身正欲离开,却听身后宋公子开口:“在下宋复生,姑娘大恩,日后一定报答。”

    乐采薇突然回来,蹲在宋复生的面前,“报答倒不用,只要你买我的药就成,补肾壮阳什么都有,我给你打折,看在你这般俊俏的份上,以后你在我这里买药我都给你打折,终身打折,一直到死,你说怎么样?”

    宋复生脸上的肌肉抽了抽,神色有些惊恐。

    乐采薇笑着笑着突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说道:“我先回去了,你若是找我买药就去侯府的马房找一个叫元宝的。”

    刚回到圣殊院,归元就告诉乐采薇,主子生气了。

    乐采薇:主子是个打气筒吗?动不动就生气?看来得给他开两副安定药!

    云纾安听到推门的声音,缓缓的将轮椅给转了过来,乐采薇说先将他身体里的毒性引出来,才能动手术将断了的脚筋接上,这几日,他的脸色越发的阴沉,冷冷的盯着乐采薇。

    乐采薇呵呵一笑:“主子,您吃了吗?”

    云纾安语气阴沉,“你到底是什么人?”

    乐采薇觉得额心一凉,嘿嘿的笑着。

    云纾安接着说道:“阴诡门乃江湖门派自百年前便消声匿迹。”

    “消声匿迹并不代表绝迹了啊,主子你不会毒气逆流到脑了成了智障吧,再说了,我答应能治好你的腿,你管我是哪里的呢,反正对你也没有什么坏处。”乐采薇转身将门给关上,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茶递过去,“还有啊,我只给你治腿,若是要治脑子,我得另加钱。”

    云纾安咬牙切齿:“滚!”

    乐采薇悻悻的撇了撇嘴,将茶杯塞到云纾安的手里,转身便走。

    归元见乐采薇出来道:“主子让我告诉你,少跟外院的丫环婆子来往。”

    “为何?”

    “主子是为你好!”对于一个热闹八卦,又喜欢传播八卦的作死丫环,归元不想理她!

    “嘁!”乐采薇不屑的轻哼,走到一旁的树荫下开始磨她那把解剖刀。

    “你磨这个干什么?”熟地抱着剑站在了她的身后。

    “过两天给你主子动手术,我得准备一下。”乐采薇停下手中的动作,目视前方,嘴角有抹高深莫测的笑意。

    傍晚,圣殊院的柳树下摆着一副尸体,乐采薇盯着那副满是淤泥的尸体,露出阴侧侧的笑容来。

    今日府里荷花池里打捞上来的尸体本来应该当场让应城县衙的人拖走,不过县令回老家省亲,明日才回,所以那尸体便放在了那里。

    屋内,云纾安被泡在药桶里,黑染染的药汁发出阵阵恶臭,归元和熟地掩着鼻子,一脸敬佩的看着自家主子,都臭成这样了,主子还一脸的平静,真是太他妈坚强了!

    云纾安靠在木桶边已经熏晕过去了,然后又被熏醒了,睁开一双幽寒的眼睛,冷冷的望着两个侍卫。

    归元反应极快,赶紧将捂鼻子的手拿了下来,一脸恭敬的站在那里。

    熟地眼睛转了转,说道:“主子,奴才去问问采薇还要泡多久?”

    云纾安垂眸,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

    熟地赶紧出屋,将门关上,本以为能狠狠的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结果猛然那么一大口,浓郁的恶臭不比屋里差,差点将隔夜的饭给吐了。

    柳树下挂着的几个灯笼,亮堂堂照着树下一个磨刀的女子身上,女子旁边还放着一具满是淤泥,散发着恶臭的尸体,尸体身上的衣服被腐蚀了,可还是能看出衣着富贵。

    熟地惊恐不已,“你在干什么?”

    “随便看看。”乐采薇切开沾在尸体上的衣物,戴着手套的手在尸体上摸索着。

    “你……你怎么能把这东西弄主子院里来。”熟地咬牙。

    “多好的尸体放淤泥里怪可惜的,还不如拿来给我验验?”乐采薇说道,举起了一枚玉扳指,说道:“这个成色巨好。”

    “这是死者的东西!”熟地见她往自己的口袋里塞,提醒道。

    “这是证物,我先保管。”乐采薇理直气壮。

    熟地生怕她将死人的东西占为已有,抓住她的手来抢。

    乐采薇瞪了他一眼:“你来帮我写尸检记录,还是我去马房找元宝过来?”

    熟地:“我干嘛要帮你做这个?”

    乐采薇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看他死得多惨,被埋在淤泥里差不多十年了,都没有被发现,若不是今日宋小姐的事,可能永远埋在暗无天日的淤泥里。”

    熟地咬牙,捡起一旁的纸笔,看着乐采薇。

    “死者男性,身高七尺,耻骨上伤,手骨有被利刃软过的痕迹,胸骨断裂,真正致命伤应该就是这个。咦,还是一个练武的。”乐采薇坐在尸体旁边,手腕撑着下巴,神色凝肃,“穿着不错,又能武,尸体因为埋在淤泥里的关系,尸骨上的肉未全部腐烂,死了差不多十年左右,到底会是谁呢?你去打些水把尸体洗洗。”

    “我不!”熟地摇头!

    ------题外话------

    熟地发现乐采薇手里那把刀就是之前磨的那把,说用来给主子动手术的。

    不过转念一想,可能是自己多虑了,世上的刀具相同的挺多。

    只是他低估了乐采薇对于随心所欲的想像,她只有那么一套工具,就像她治云纾安和救宋小姐用的那银针,除了在活人身上戳,也时常在死人身上戳。

    柳元瑾:你就不能多准备一套工具吗?

    乐采薇:关你屁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