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娘子脾气不太好 第三章,想摁死这母子俩

时间:2018-05-22作者:风之孤鸿

    乐采薇替他包扎好,顺带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轻轻的拍了拍打好的结,笑眯眯的说道:“好啦!明天就会开始结痂了,我先睡了,你随意。”

    元宝一脸崇拜的看了乐采薇一眼,也打了个哈欠,拖着药箱去客厅打地铺了。

    乐采薇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冲外面喊:“元宝,老子喝了,倒杯水来。”

    片刻,一个杯子递到了她的面前,她咕咚咕咚两口喝完,将杯子递了过去,看到一双修长如玉的手,绝对不是元宝那只小胖手,抬眸,顿时一惊。

    “你……你……大清早的,想吓死老子啊,你他妈……”哇啦哇啦……乐采薇冲他吼了一通,口又渴了。

    男人狭长的凤眸轻眯,抬袖优雅的抹去乐采薇喷他俊脸上的口水,低沉蛊惑人心的声音响起:“采薇?”

    乐采薇骂人的嘴惊讶得没合上,看到男人如羊脂如玉般的手指勾着一件红色的抹胸,束胸上绣着一颗翠绿的碗豆苗,上绣采薇二字。

    “是叫采薇吧,可惜了这么美妙的名字!”男人语气里夹杂着叹息。

    乐采薇捡起枕头朝男人的脸砸去,“妈蛋!给老子滚!”

    她本是想拿杯子砸他脸的,可是我们的乐女神人美心善,性格好,客栈那破杯子怎么配得上他那张俊脸?

    男子躲过枕头,转身将杯子放回桌上,往旁边的椅上一坐,长腿一撩,搭在椅上,闭目养神,慵懒道:“采薇,去给爷弄点吃食过来。”

    乐采薇指着门外,吼道:“吃你大爷!滚出去!老子要换衣服。”

    “采薇真是重口味,连我大爷都敢吃,不过换衣服的话,本着人与人最基本的信任,你只管放心的换,反正也没有什么可看的。”男子蛊惑的声音懒懒的说道。

    乐采薇嘴角抽了抽,心想,昨天晚上我怎么没有弄死这条杂鱼?!美色害人……不浅!

    元宝抱着一个托盘推门而入,脆声声的叫道:“师父,你起床了吗?我给你端了牛肉面。”

    元宝抱着托盘,将面条放在桌上,脑袋瓜子往屋内四处瞅。

    男子狭长的眸子缓缓的睁开,看到托盘里面条洒了大半面汤的面条,面条上面几块牛肉和两片青菜,伸手将面碗端过来。

    “这是我给师父的!”元宝伸手去抢面碗,被男人一筷子拍开。

    “你师父昨天拿刀割我肉,我都没跟她计较,我不过吃她碗面条。”男子理直气壮。

    元宝辩解道:“师父是给你治伤。”

    “她割我肉没有?”

    “割……割了……”吧……

    “那就是了,她割我肉,我不计较,只吃她一碗面,没毛病吧!”男人端起面条吃了一口,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元宝,拍了拍他的头。

    元宝战战兢兢看着一脸怒意的乐采薇,突然嗫嚅道:“师父,我再去给您端一碗。”

    说完,元宝迈着小粗腿出了门。

    乐采薇换了一件玄色的男装,墨发一束,坐在男人的旁边,一条腿也搭在椅子上,目光冷冷的看着他:“医药费和面钱,先给我付了!”

    “没钱。”男人优雅的吃着面条,并没看她。

    乐采薇呵呵轻笑,咬牙:“麻痹!现在欠钱的都成大爷了吗?你身上总有值钱的东西吧,抵给我也行。”

    “没有”

    哟嗬,还是个无赖!

    “那就去卖身!”乐采薇摸着下巴,眼底有森森的诡笑。

    “要不,爷给你写个欠条如何?”男人墨眸轻眯,放下筷子。

    也……行吧!

    白纸黑字打个欠条,不行再卖掉他!

    乐采薇犹豫了一下,转身去拿笔和纸,往桌上一拍。

    男子将面碗移开,拿起狼毫看了一眼,抬笔欲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医药费多少?”

    乐采薇看他这样子,被人追杀,都没钱治,估计也是穷逼一个,不打算要太多,“就二百两吧。”

    见男子半晌没有动笔,乐采薇恼了,吼道:“你命不值钱二百两啊!”

    “不是!”男子眼底有隐忍的笑意,摇头。

    “我的药很贵的!二百两,不能少,你见过谁看病还砍价的?”乐采薇将磨好的砚推过去,“快写!”

    “好,我写,今欠?”男子犹豫了一下,凤眸轻抬望向乐采薇。

    “琴川乐氏乐采薇!”乐采薇皱眉。

    琴川乐氏可是青州大家!男子脸上有会心的微笑,缓缓而道:“今欠琴川乐氏乐采薇纹银二百两银,见字为凭!立字者:长陵柳府柳元瑾。你看如何?”

    柳元瑾写完,将宣纸递给乐采薇。

    “柳元瑾是你的真名吗?”乐采薇警惕的瞠了他一眼。

    “自然!”柳元瑾俊美的脸上露出蛊惑盈盈的笑意。

    乐采薇对他的美色还是很看重的,看在他长这么好看,应该不会说谎,暂且相信他!

    颜值什么的,在乐采薇这里,果然有优势。

    她指了指字据的空白处,说道:“再备注一下今日的日期,以一个月为限,如若逾期,就换成卖身契!”

    柳元瑾本来还计较乐采薇把他的命看得太廉价,此时一听乐采薇这么一说,不知道是欣慰还是恼怒,点头:“好。”

    见他写完,乐采薇吹干宣纸上的墨汁,将字据收入随身的布包里,又吃了点面条,打算收拾收拾离开常州。

    刚出常州城门,就差点被迎面而来的一辆马车给撞了!

    幸好她反应够快,拉着元宝滚入了路边的草丛,顶着一头杂草,气呼呼的指着那马车呼啸而去的方向竖起中指,破口大骂:“你他祖宗的赶这么快,赶着投胎啊!咒你来世投个畜生胎,生来就被阉掉!”

    耳边,一声邪魅的哧笑,一袭青色布衣,一身平民装扮的柳元瑾背着一个青色的包袱站在她的身边。

    “笑你妈个蛋啊。”乐采薇冷哼,愤愤的拉上掉坑里的元宝。

    元宝满身是脏泥,瞥着一张嘴,要哭了:“师父……”

    “哭个屁!没摔丢我的东西吧!?”乐采薇将药箱提上来,打开,看了一眼药箱里的****罐罐和解剖刀具,一脸的庆幸。

    元宝收起眼泪,自个人去翻包袱里的衣服换了。

    “元宝,看清楚刚刚那马车的样子了吗?”乐采薇问道。

    元宝点头,嗡嗡的声音响起:“看清楚了。”

    “画下来!以后报复!”乐采薇开口。

    元宝从包袱里找出纸笔,趴在石头上画马车。

    半柱香的时候后,元宝一脸成就感的举起画,“师父,画好了。”

    “这是马还是狗?这是马车?怎么画得跟马桶一样的?”柳元瑾看到元宝手中那张抽象画,嘴角抽了抽。

    元宝高傲的一甩头,冷哼道:“你懂个屁,小爷我当年师从大师卢俊卢先生,你居然质疑卢大师的弟子?”

    柳元瑾:他好像没听说过他师兄收过这么一个小屁孩。

    乐采薇端起画看了一眼,突然问道:“车轮上镶刻蝙蝠图案的马车是几品以上官员才允许乘坐的?”

    柳元瑾这才瞟到元宝画的那张画上,车轮处确实是有一个类型大便形状的图案,男子凌乱了。

    乐采薇居然看得懂元宝的抽象画?

    “好像是二品以上大员吧。”柳元瑾说道,却见乐采薇一脸警惕的盯着他,他挑眉,说道:“想当初我在太师府喂马的时候,他家的马车就是这样的。”

    元宝打量了一眼柳元瑾,“原来你是马夫。”啧啧啧连连摇头。

    柳元瑾被元宝那道轻蔑的目光给刺伤到了,本想在乐采薇这里找点安慰。

    却听乐采薇缓缓而道:“居然是个马夫,我那钱估计你一辈子都还不上,我还是把你直接卖掉吧,亏是亏点,好歹不会亏那么多。”

    元宝:“师父,卖给楚倌,兴许能喊个高价!”

    柳元瑾:……

    想摁死这母子俩!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