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鱼戏莲叶间 第27章 二十七 营救

时间:2018-05-20作者:江湖客

    打败了这两人,我还未转身,身后响起了击掌声:“两位武艺果然不凡,不枉我们番策划,费心费力相助。”我回身看那粉衣女子,冷笑:“姑娘想帮我救人我们自然感激,不想帮也请痛快地说声,何必费这么多心思把我们引来这里。”

    她粉面堆笑:“救人是回事,你们值不值得我出手相救又是回事。如今见识了冷小姐的身手,这人我便救得理所当然。”说完,连击三掌,从她身旁侧墙的小门内悄无声息的出来四人,对她躬身道:“姑娘有何差遣?”粉衣女子道:“冷家小子的情况如何?”其中人上前半步躬身答道:“回姑娘,据兄弟们传回来的消息,切尽在掌握中。”粉衣女子听了,轻轻点了点头,指着我和雨姨对那人说:“这两位是冷府的,你们带上他二人,这就动手。”四人瞧了瞧我和雨姨,粉衣女子又跟了句:“注意,做干净点,可别被人给查出来。”那四人神色凛,齐齐沉声说道:“是,属下遵命。”

    谢过了粉衣女子,我和雨姨跟着四人出了园子,天色已晚。几人骑了几匹快马,在街上狂奔,并没人说话。没多大的功夫,就出了城。

    又是好阵狂奔,来到大片桃林边,隐隐绰绰中,淡淡的桃花香幽幽浮动。那几人下了马,我们也都跟着下了马,牵着马来到林中的块坡上,才知道这林中竟还有人。就听那为首的人声呼哨,立时过来几个人,我们便跟随着他们向城外行去。

    行了半日,来到个田庄上,将马藏了起来,来到庄子中个最大的庄院附近,又有几人过来接应,都是庄户人的打扮。那接应的人说继武就在这院中,里面有不少高手看护,又说了这院中哪里可以躲人,哪里可以进出,哪里布置了人,说的十分仔细。我不由奇怪,问他怎知晓得这般详尽,边上人说:“这是马老五,是个木匠,和这院里个做工的是表亲,前几天来投奔的,还在这大院里做过活呢。”我不由多看了他两眼,虽不知他们这些人各有些什么过人之处,但绝对都不简单。

    今夜天气晴好,没有丝风,轮弯月悬在半空,微微有些亮光,却也并不碍事。在庄子各出口都留了人,行人跟着马老五靠近庄园。顺着院外颗歪歪扭扭的粗壮枣树上了院墙,就着微月可以看到院子里面靠墙边零星栽种些果子树,院子倒也不算小,中间边上凸起块井台,上面块草亭用来避雨。井边不远处有几间矮小的土胚房,不知做什么用的,房后靠井台的方向像是用竹竿搭建的葡萄架,架下张短了条腿的破桌,短的那条腿用把靠背椅撑着,边上另放了两把歪树打的椅子。正看着,马老五当先从墙上毫无声息的跳下了院子,我和雨姨也跟着跳入院中。

    众人跟着马老五从那土胚房前的个小门进到中间的个院子。两个院子之间是排房子,有间房中还亮着昏黄的灯,雨姨个箭步冲向窗前,马老五也快步跟上,已听到屋内传出个女子略显尖锐又有些嘲讽的说话声“你怕什么,有大人在,你还怕天会塌下来?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么个窝囊废!我个妇道人家,也知道现在大人就是朝廷,大人说句话,就是皇上也不驳回的。还有咋们家娘娘这么些年直恩宠不绝,连皇后也不敢轻易得罪。如今好不容易派了你这件事,你就怕这怕那的,非要等老婆孩子都饿死吗?”又哭了起来,个男子柔声哄道:“如玉,你别哭啊,我都听你的还不行吗?你哭,娘又要骂我了。”那女子说:“你看桥上庄子的三麻子又娶了两个丫头,我早就替你想着,等咱们有了银子了,也给你买两个比小翠还好看的丫头回来,叫小翠后悔去。”那男子又说:“如玉,你真好,小翠哪有你半好呢。”我正奇怪马老五带我们来的是什么地方,马老五已打了个手势,我们跟着他向另边走去。

    这边也有几间矮小的房子,看样子应该是厨房了。跟着马老五到厨房边丛人多高的树旁,除了之前的四人,其他人都隐身躲了起来,只剩我们七人。过了厨房,马老五用手指了指,隔了两间的应该是柴房,我们会意:继武大概就在这柴房中。马老五从地上捡了块鸡蛋大小的泥巴,往厨房那边轻轻抛了过去,发出连串的声响,接着听到从厨房中传来声轻喝:“谁?”我们都屏住呼吸。不会厨房门“吱呀”声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两个持剑的年轻人,看样子武艺也算不错,在院中谨慎的查看番,见没什么异常,也就回去关了门。里面有人小声问:“怎么样?”个人回答:“没事,可能是老鼠吧。这鬼地方,鸟都不来拉屎,谁闲得淡疼会找到这来?”有几人附和了几句,又骂骂咧咧的阵,过了会儿,马老五再次比了个手势,轻手轻脚的向另边的排房子走去,然后听到几声鸡叫,接着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厨房的门又毫无征兆的开了,冲出两个人往鸡叫的方向去了。不会又有两个人出来,口内骂着:“又是哪个挨千刀的偷鸡贼,诚心不让老子们睡个安稳觉,胆子倒不小哇,都偷到老子们头上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还真当爷们是病猫了。”门内有人伸头对外面喊:“病瘟神,你可快点啊,抓到那偷鸡的贼可别忘了去隔壁看看那孩子,这儿没有人会摸上来,可也别让他死了,不好向上面交差啊。”才出门的俩人笑骂:“宋老奸,你要是好心,自个儿去看看啊,把你那份酒肉给他送去,那小子可要喊你声爹爹啦,哈哈哈……”旁边的人也跟着笑起来,听得我心头火起。既然继武在柴房,那就先去救出继武,再找这几个人算账。

    等那两人走远了,厨房的门再次关上,我轻轻上前,从袖袋中摸出早已备好的迷香丸,趁人不备用中指和食指弹出,香丸从厨房门下的缝中滚入厨房,侧耳细听,除了方才鸡叫的那边有人声,这边到没有人在活动。

    我和雨姨还有另外几个人快速来到柴房,轻轻挑开木门,没有异常便进去,马老五这时也过来了,向我们点点头。借着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这间柴房并不大,里面乱七八糟的放了不少东西。马老五抓了把草点着,我眼看到墙角柴垛旁铺着些乱草,上面床又脏又破看不出形状颜色的被子,个蜷缩着凸出的小身子被包在里面,我眼角酸,心中登时大怒,疾步上前,却又不敢立刻掀开破被,只觉手有些重,直到看到那凸出的地方有上下起伏的呼吸,心中如块大石落地,长出口气,慢慢掀开被子的角,轻声呼唤:“继武,继武……”,个头发凌乱不堪,衣衫褴楼的瘦弱孩子从不安的睡梦中猛的惊醒,脸惊恐的看过来。虽只几天不见,继武却瘦了圈,我把抱住他,鼻子发酸,强忍着哽咽柔声说道:“继武别怕,姐姐在这呢,姐姐和雨姨来接继武回家。”雨姨也上来拉住继武的手,轻轻地拍着:“继武乖哦,我们回家了。”继武看看我,又看看雨姨,还有其他的人,见大家都笑呵呵的看着他,不再害怕,伸出双手搂着我,字句地说:“姐姐,我想回家,我不想在这里,我饿了,好冷。”我把他抱得更紧了,忙说:“好,姐姐这就带继武回家。”雨姨把自己的外袍脱了下来裹在继武身上,马老五不知从哪儿弄来了两个热馒头,还有包牛肉,交到我手里,我感激的谢过,直接塞给继武,让他慢慢吃,别噎着,回家再做好吃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