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鱼戏莲叶间 四 夜探

时间:2018-05-20作者:江湖客

    还有很多事情,都隐隐的与相府有关,只是父亲不说,我顾忌到将军府,不敢查得太明显,相府做事小心又狠辣,事情很不好查。想到这里,忽然很想也有一个像春秋会这样在暗处的力量,去做这些事。这些事我没有经验,只有求助雨姨,却也不能把雨姨牵进来。“雨姨”,我喊道,“秋家姨娘早走了,大小姐想什么呢,都想定神了,连秋家姨娘跟您打招呼都不知道”,紫依笑道。“姐姐想什么连紫依都不知道吗?母亲说紫依就是姐姐肚里的虫子呢,怎么也有不知道的时候?”我抬头就见月清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髻儿,随意插了两只簪环,葱黄的比肩,蜜合色的棉袄,穿了一身莲青色的绫棉裙,清新淡雅却有些单薄,正掀了帘子进来笑吟吟的立在那儿,紫依忙迎着笑“二小姐就爱打趣奴婢。”“我觉二妹长得最快,只是这身衣服都穿了两年了,竟还能穿吗?”这衣服原是做给我的,因我穿男装的时候多,就给了月清。“也就只能穿这一季了吧,前两天母亲才叫裁缝来家给我们做衣裳,偏姐姐忙没在家,母亲说等你闲了再单给你做呢。”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渐渐收了笑,支走了紫依,看着我说:“姐姐,父亲现在病着,况且年纪又大了,五弟才八岁,又太小了,这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剩下的都是女眷,两个叔叔也都是靠不住的,况且又还在老家不肯来紫御城,有个什么事也就只有姐姐扮作男子应付一二,可我们毕竟是女流之辈,在外行事上不比男子,更是不方便,往后若有什么事可怎么办好?不知姐姐想过没有?姐姐又有什么打算?”看着这个只比我小一岁的妹妹,我有些恍惚,环境真的很能改变人!月清在岁时和其他人家的小姐一样养在深闺,对世事不闻不问,只在家里吟诗弹琴,绣花下棋,标准的大家闺秀。

    月清的性子随母亲,喜静好清雅,虽然将军府尚武,不中那些繁缛节,她们却爱比照着侯门闺秀的行事做派,因此母亲相比之下不太喜欢大大咧咧假小子似得我,更喜欢静端庄的月清和月灵多一些,出门参加紫御城上流夫人们的活动也多是带着她们,当然,萍姨的女儿——四妹妹月舞年纪虽不大,长得却标致,又天真烂漫,很是讨人喜欢,母亲从未把她当庶女看,我们有什么不会少了她的,出门自然也会带着她,而我则经常扮男子随母亲出门,还经常随父亲出去应酬,这点让她们很是羡慕。不知何时起,月清已不是养在深闺里的小姐了,开始关注外面的动向,出去和同龄的小姐们活动也懂得留心了。听她的话,倒是想了很多啊。“我能有什么打算?正如你说的,我终究是女儿身,既不能上前线打仗挣功名,又不能进庙堂,还能有什么打算?”“姐姐”月清欲言又止,似是挣扎了一番,才说道“我听和玉姐姐说,边关这些时又不太安宁,皇上的意思可能近些时候会用兵,明王近年镇守南疆动不得,而这些年皇上用的都是父亲,现下父亲腿疾复发,连下床都难,又怎能领兵?我怕若再让父亲领兵将可如何是好?”

    竟然还有这事?放着满朝武难道还会让父亲带病出征?若真如此,岂不让人笑话堂堂大宇国朝中无人?不过也说不定,父亲一生戎马,鲜有败绩,如今年迈体弱,张贤之流巴不得父亲再领回兵好回了这大半生出生入死挣来的功名,成为紫御城的笑话。“妹妹想多了吧?父亲如今卧病在床,年岁又大了,大宇人才济济,又怎会缺少带兵打仗的将军?”“但愿是我多想,只是姐姐也要想个万全之策才好,免得将军府因没有父亲的支撑衰败下去,姐姐有什么也可以和月清说说,说不定还能帮上什么呢,姐姐只别累坏了自己。”月清真的是长大了,十二岁的她也能想到这些了,让人心酸又欣慰。

    送走了月清,脑子里一片混乱,无法静下来,打发了紫依紫荆,练起白眉师傅教给我的清心诀,才好了一些。推开窗,外面伸手不见五指,星星月亮都躲了起来,刺骨的寒风满满的冲了进来,冻得我一缩脖子赶紧关上了窗子,屋里的炭火无精打彩的,给风一吹,倒是旺了不少。

    到房内找了套夜行衣,换了身暖和的短衣,也不敢穿多,怕不方便,拎了只肥大的兔子,熄了灯就出门了。

    外面比家里冷多了,呆久了习惯了也就感觉好多了。小时候偷着跟师父在山林间习武,比这冷得多都过来了,如今却变娇贵了?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不由的想起师父,他让我自己去闯荡江湖,说等有了成绩他自会见我,如今快三年了,都没见过他老人家,很是想念和他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可以说在我眼里他是慈祥的爷爷,师父很是宠我,我叫他白胡子师父,他对我从未严厉过。父亲也是,在我们姐妹面前,父亲从来都是慈爱的,在家里从未训斥过我们。

    一路上避过了巡更查夜的,悄悄摸到了相府的后花园,翻墙越院的事我这两年自然没少干,只是宰相府的护院护卫也不是饭桶,还是小心为妙,被抓住倒是不至于,只怕惊动了人今晚的事办不了。

    找了处树木茂密的地方,轻轻地跃上了墙头,拿石子问过了路,没发现异常,攀上旁边的一颗碗口粗的树上,把带来的兔子放下去探路。张贤父子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想要他命的人肯定也不少,相府重地,自然是机关重重,若我只身乱闯,只怕难以招架,只得让这只肥兔替我挡灾,好歹我好吃好喝把它养到现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也到它报答我的时候了。看到兔子平安的转了一圈,侧耳听听没有什么动静,我轻轻跃入园中。这里是相府最外边的花园,我所在的位置是西北方的拐角,在这里只见山峦叠嶂,林木葱郁,看不出已到了冬季,好像才入秋,入夜风大,扯得树枝树叶狠命摇摆,簌簌作响,园中挂着零星几盏灯笼也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竟纹丝不动,被树枝树叶摇过来摆过去的遮遮挡挡,忽明忽暗,倒有些渗人。

    沿着山势渐至深处,才发现这里是相府的猎园,占地好几百亩呢,平日里在里面养些猎物,仿皇上的围猎,让族中或亲友子弟在家中练习弓马骑射,紫玉城里的那些纨绔都以能到相府围猎为荣。出了猎园,隔着一层院墙,是条约五十米宽的河,因已入冬,河里只剩些残败的荷叶和稀稀的几根枯芦苇,再隔一层又高又厚的院墙,才是相府后院,里面只听呼呼的风声,也是稀稀落落的挂了些灯笼,在风里摇曳。

    到了这后院,需更加小心了,相府的护卫可都是高手,稍有不慎就会被发现。好在风大,给我掩护了不少,费了好大的劲,才绕开那些护卫,来到正府,这相府比将军府大了不知多少,我小心探了探,却没有头绪,准备找个阴暗的角落抓个丫鬟小厮问问,就见从一个亮着灯的屋子里走出来三个丫鬟,领头的打着灯笼,后面跟着两个提着食盒的,这样的时辰还有人要宵夜,且跟去看看是谁再作打算吧。正想着,就听后面的一个丫鬟说话:“紫桐小蹄子走那么快做什么,七爷有什么好差事等着你不成?害得我跟不上,若绊了脚打了食盒你也担着干系。”前面打灯笼的停了下回身道:“映霞姐姐你们在后面我看不到,既走快了我慢些就是了。”果然就慢了些,这丫头看上去倒是个和顺的脾气,另一个丫头说:“都小心着吧,爷和蓉姨娘自来亲近,这两天为蓉姨娘难产的事把太医院的太医都留住了,下午回来不知怎地又是打人又是骂人的,这时候若有什么不顺意的,轻则打骂,狠了打死或卖了都不为过,刚才连秋葵姐姐都骂哭了呢,我们就求佛保佑吧。”看来她是贴身的大丫鬟了,那两个听说都不再言语。跟着他们左拐右绕的好一段路才到一排正房,亮着不少灯,看来都还没睡呢,门口垂手立着两个丫鬟,见了紫桐她们,其中一个迎上来笑道:“怎么就到了现在?爷都问过两次了。”贴身的丫鬟问:“我们去厨房还没备呢,现等着可不就到了现在,这还是我们自己拿回来的,也等不得她们送来。爷还在里面?”“刚还问了呢,现就送上去吧”,说着回身打起帘子,然后还退回来。接着之前立着的另一个也回来了,说可以摆了,垂首立在那。里面还有人在说着什么,一来风大,二来隔得远,听不到说什么。

    正准备找个近一点的地方藏身,就听里面一阵笑声隔风传过来,应该就是张仁孝了。在夜色和风声的掩护下,我上了离刚才笑声最近的一棵大树,几经辗转藏身在窗后的花树丛里,刚藏好身,里面有传来一阵笑声,“你们下去,让她在这侍候我就好”,就听好几个人同声应是,没一会,里面传来男子的笑声和女子说话声,声音太小听不清,男声倒是能听到:“你叫紫桐?之前怎么没见你?你是我院里的?”就听紫桐答道:“奴婢原是后院里修剪花草的,因厨房的隐雪姐姐去了天香院,奴婢就补去了厨房,才刚给落虹姐姐和映霞姐姐打灯笼过来的”,这回声音倒是大了不少,“那你告诉管厨房的王妈,以后就在锦芳院伺候了。”说着高声叫道:“笔润,告诉厨房的,紫桐以后留在锦芳院了,叫他们另拨人到厨房去。”外面廊下的一个小厮应了一声,拔腿走了,紧接着屋里响起一阵调笑声,原来觉得这个紫桐倒还温顺,现在看来也不尽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