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创神纪:女王有毒 第五百二十三章 鸡为什么要服毒?

时间:2017-10-18作者:默雅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张甲,奇丰团长,还有杨啸勇那位曾经的心腹护卫,此刻心里都明白,他们想要全身而退是不太可能的了。

    事已至此,他们最恨的,就是平时将他们当心腹,到了关键时刻就想将他们灭口,或者推出去顶包的杨啸勇了!

    抱着一种就算自己死,也要将在临死之前将杨啸勇拉下来的报复念头,他们三人口径一致的开始咬住杨啸勇不放了!

    杨啸勇看到自己昔日的心腹如今这般坑害自己,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他脸上的表情由于愤怒以及变得扭曲了,嘴里一直嚷嚷着,“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狗东西!你们都是胡说!胡说!一派胡言!一定是你们串通好了,故意来害我的!一定是!!”

    “害你?你还需要我们害??”张甲冷笑了一声,又看向了云启,说道:“二皇子殿下,小的自知罪孽深重,难逃一死,不过在临死之前,小的想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只求身心轻松的回归冥神的怀抱!”

    云启眼睛眯了片刻,点头道:“好,你说。”

    张甲一脸狠绝,吧吧吧……

    竹筒倒豆子似的,开始将他所知道的杨啸勇所做过的一些龌(和谐)龊事,一一讲述了出来。

    杨啸勇气得一直在大叫,试图打断张甲的那些话。

    云启干脆一挥手,让自己侍卫暂时将杨啸勇的嘴巴给堵上了!

    杨玉山在一旁听着,老脸上是恨不得两眼一翻晕过去的表情……

    等张甲讲的差不多了,云启淡淡开口,问道:“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张甲想了一下,说道:“有一些是有的,有一些……杨啸勇害过的人不少,即便是死了,也还有家人!总归是能打听出,小的说的是不是属实。”

    云启点了点头,又看向奇丰团长和那个面容灰败的杨啸勇前心腹护卫,问道:“你们呢?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于是,这两人也都一一交代了许多自己参与过的,杨啸勇所做过的事情,并提供了一些认证、物证、以及线索……

    杨啸勇被人堵上嘴巴,一开始还“呜呜”的挣扎抗议,等这三人将他那些事都抖落的差不多了,他也渐渐的安静下来了,他知道他现在再如何狡辩都没用了……

    云启听完了之后,便吩咐自己的侍卫队长,派人去查这三人所供出来的证据了。

    之后他又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外祖父杨玉山,淡淡开口,“外公,现在,您如何看这些事?”

    杨玉山摇摇头,叹了口气,语气有些落寞的说道:“我老……耳也聋了,眼也瞎了,很多事情,都听不清楚,也看不分明了,这事情是怎样的,又该如何处理,老夫我也不想去想,不想去过问了,该是如何便是如何,殿下您……您就看着办吧……”

    事到如今,对杨啸勇这个嫡长孙,他也是失望透顶了!

    他也无力再袒护杨啸勇了,总不能为了这个鼠目寸光,又心思歹毒的嫡长孙,连累了整个杨氏家族吧!

    反正,杨家也并不缺子孙……

    云启听了杨玉山的话,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先把杨啸勇押回大牢,等候审讯,的这些事情查明了,再等候发落吧!”

    其实,原本他也不想将事情闹的太大的,毕竟杨家是他的外祖家,杨家闹出事情来,丢人的只会是他的母妃和他!

    不过现在被爆出来的事情有点多,且有一些还不是小事,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强,若只是警告一番就放过杨啸勇,以后这些事情若被有心人翻出来,很难说会不会连累到他们母子,以及整个杨家!

    等着别人动手,还不如他自己动手,毁了这个祸害去!这些事情若有一日被翻出来,别人也只会说他大义灭亲,不会再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杨啸勇,以及他那反水的三个心腹被一一压下去了。

    热闹看得差不多了,叶澜、苍岚,以及夏洛,也悄悄的从杨家溜出来了。

    三人在无人的胡同里,等着身上的隐身药粉过了时限才走了出来。

    夏洛沉默了半晌,忽然蹙眉说道:“你们人类真是复杂,心思丑恶!”

    这话叶澜顿时不爱听了,她瞪向夏洛,说道:“喂!别一言不合就种族歧视,人身攻击啊!你们精灵是不是复杂,你们还头脑简单,单蠢无知呢!”

    苍岚听了叶澜的话,不由抽了抽嘴角,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她一眼,这个小丫头她是不是忘了什么……

    话小草也忍不住在叶澜的精神领域里弱弱的提醒道:“娘亲,您又忘了,您也是精灵呢……”

    娘亲又把自己骂进去了!

    她这是第几次忘记自己是精灵了?它都快记不清了!

    而且,人身攻击什么的,那不是娘亲最常做的事情么……

    跟叶澜比嘴皮子?夏洛自然是比不过的!她听了叶澜这话,腮帮子鼓了鼓,最终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什么了。

    她不跟这个小心眼儿,又脾气不好的人族少女一般见识!

    这时,叶澜的通讯水晶忽然亮了起来。

    叶澜接通通讯水晶后,里面传来了韩浮生的声音,“叶澜,是我。”

    “嗯,我知道,你有事?”叶澜问道。

    对面沉默了片刻,说道:“宋府和马府的事情,你听说了么?”

    叶澜用一种闲聊八股的语气说道:“啊,听说了,早上吃饭的时候,餐馆里许多人都在聊这两家的事情呢,嘿,这两家可真倒霉啊……”

    韩浮生静默了一会儿,说道:”是啊……真倒霉啊……”

    叶澜又笑嘻嘻道:“你说这两家人得罪了谁呢?”

    韩浮生又无语了片刻,说道:“是啊……得罪了谁呢……”

    叶澜道:“不管是谁做的,反正这两人都不是好鸟,活该啊!”

    叶澜:“……是啊!活该啊……”

    叶澜道:“韩浮生,你复读机啊?”

    韩浮生终于不重复叶澜的话了,他好奇的问:“服毒鸡?鸡什么要服毒?”

    叶澜抽了一下嘴角,说道:“因为鸡不会学舌,嫉妒鹦鹉啊。”

    韩浮生,“……”

    他一点都不嫉妒鹦鹉,也不想服毒……手机用户请浏览m..,更优质的体验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