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创神纪:女王有毒 392.第三百九十二章 这就是个笑话!

时间:2017-10-18作者:默雅

    炼金影像记录仪,其实就是一种类似地球世界的摄像头一样的装置,只不过在这个世界,这种东西是炼金师发明的一种炼金制,需要的能源也不是电力,而是魔晶。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听到那家仆说,关押魔兽的铁牢门前装有炼金影像记录仪,任建辉整个人都懵了!

    “不!我不相信!你是骗我的!这不可能!!”他惊恐的念叨道。

    就在这时,一个护卫从外面走了进来,将一个东西呈给了秦时海,说道:“大少爷,拿来了!”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那护卫的手中,见他手里拿的,可不正是炼金影像记录仪么?!

    任建辉的冷汗这回从细密汗珠变成了豆大的汗珠,瞬间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了!!

    秦时海伸手接过那影像记录仪,看着任建辉,冷笑了一声,就打开了!

    大厅里,顿时响起了秦时海和那家仆的对话声:

    “表少爷,您怎么过来了?”

    “噢,是你们的大管事,说找你有些事情,让你赶紧过去呢。”

    “大管事叫小的??怎么敢劳烦表少爷您亲自跑一趟呢……”

    “我正好路过,听见你们大管事说了,就顺便来叫你一声了,反正我现在手里也没什么事情做。.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表少爷您可真是热心肠的人……”

    “行了,别拍马屁了,快去吧!”任建辉的声音顿了一下,忽然又叫住了那个家仆,“哎!你等一下!”

    “表少爷,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你人先过去,不过把钥匙留下吧,我听表哥说,今天有一场狩猎活动,是要让这五星魔兽上场的!万一你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没人开铁牢的门,这不是耽误事儿嘛!”

    “大少爷说让五星魔兽上场??这……这不会吧……五星魔兽这么凶猛……”

    “有什么不会的!今天来的客人中,有几个实力强大的,狩猎个五星魔兽,那根本不在话下!”

    听了任建辉的话,那家仆似乎犹豫了一下。

    任建辉又催促道:“快点啊!你发什么呆呢!你们大管事可是挺急的,也不知是有什么急事找你……”

    “那好吧,钥匙就先给表少爷您保管了,小的去去就回……”

    二人的对话声,到这里就结束了!

    可是秦时海手里那炼金记录仪的水晶影像片上,却还在显示着接下来的画面!

    秦时海,还有他身边的秦时江、魏羽玄和司马思远等人,都冷着脸盯着那影像记录仪,眼睛一眨不眨!

    只见画面中,那家仆快步离开了。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任建辉左右张望观察了一阵,见四周没有其他人,便拿出钥匙,打开了那铁牢的大门!

    之后,他从空间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绿色的草药,正是迷梦草!然后又拿出了一块生肉,将那些草药缠在生肉上面,扔进了铁牢之中!

    铁牢里的铁皮魔猪闻到肉味跑了过来,一口就将那裹着迷梦草的肉给吞了下去!

    时间不大,铁牢里便传来了魔兽发狂的咆哮和撞击之声!

    任建辉的脸上露出了阴测测的一个冷笑,随即拿着那钥匙,按下了上面撤销防御阵的按钮,以及开启面向狩猎场那一面的铁牢之门!

    那铁皮魔猪瞬间就咆哮着冲出了铁牢之门,向狩猎场上的几人狂奔而去!

    任建辉再次冷笑了一声,将钥匙丢在了铁牢内侧的门前,便扬长而去……

    秦时海、秦时江兄弟,看了这炼金影响记录仪上所记录的画面,气得都脸色铁青!

    “任建辉,你还有什么可话说?!”秦时海厉声喝问道。

    秦时海这个时候再也无法狡辩了,他脸色惨白,哆嗦着嘴唇说道:“表哥!表哥我错了!我……我也没想到会把事情闹这样,我只是……我只是想报复叶家而已……那叶家实在可恨!我外祖的一家,都被他们搞的家破人亡了!我不过是……”

    “闭嘴!”秦时海听不下去了,冷喝了一声,打断了任建辉的话,“方家落到那个地步,明明就是他们咎由自取!”顿了一下,又说道:“先不论叶家和方家两家的恩怨,你在我们秦家做这样的事情,有没有想过后果?!有没有想过真闹出人命来,承担这个责任的,会是我们秦家?!”

    “我……我没想那么多……”任建辉呐呐的说道。

    当时,他一心的想要弄死叶家的女儿,根本就没想那么多,甚至可能伤的不是叶家人,而是其他家的人,他都没想到,更没想过会给秦家带来什么样的祸事!

    秦时海冷笑一声道:“没想那么多?我看你是根本没将我们秦家当成是亲戚吧!我们秦家如何,跟你方家又有什么关系?是不是?”

    “我……我没有……表哥!表哥你原谅我这一次吧……”

    秦时海却不再看任建辉,而是砖头看向了任小雪,叹气道:“小雪,小时候你是那么的玉雪可爱,没想到长大了,你也是这样的人!完全不顾念我们秦家和任家的亲戚关系!”

    “表哥……我……我没有啊……这都是哥哥他一个人做的……”

    任小雪原本一声不吭,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希望秦时海能忘了她的存在呢,没想到会被忽然点名,一下就懵了!赶紧摇头否认,把事情都往自己的哥哥身上推。

    任建辉闻言,瞬间将头转向了自己的亲妹妹,咬牙道:“你这个死丫头!你说什么?你敢说跟你没关系?!”

    秦时海看着他们两兄妹互咬,秦时海越发的失望了,他摇了摇头,说道:“小雪,你也不用狡辩了,看守药田的药童说药田里的几株迷梦草丢失了!而你在不久前刚刚去过药田!”

    那小童发现迷梦草丢了,已经吓坏了,还不敢告诉葛老呢,就找了大管事的一直在哭,大管事方才已经将这件事告诉给秦时海知道了。

    任小雪听了秦时海的话,吓得一下子就瘫坐在地上,说不出话来了。

    这时,司马思远忍不住抽着嘴角,开口吐槽了一句,“这事情只要稍微问一下就会水落石出,做坏事留下这么多尾巴,还以为别人都发现不了么?就你们兄妹这智商,还出来作死!真是个笑话!”

    魏羽玄也认不出喷笑出声了。

    秦时海抚额,觉得有这样的亲戚,真是跟着丢人!

    秦时江则忍不住了,直接走到任建辉的面前,飞起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