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795章 围宫(二)

时间:2017-11-04作者:厘多乌

    不签?

    景亦说:“父皇是想等景容吗?”

    呃!

    确实!

    祁祯帝面色越发惨白,看着自己那一副豺狼相的畜生子。

    “父皇大概还不知道,就在你重病不起的这几天里,京城里发生了一桩大事,那位聪明过人、屡破奇案的纪先生就在四天前……已被斩首示众了。”

    “呃?你……你说什么?”

    “父皇没有听错,那女扮男装、犯了欺君之罪的纪姑娘已人头落地,景容因自己无能救之而心存愧疚,现如今卧病在床,已经是半个废人了,何况皇宫里里外外都已是儿臣的人,景容就算是插了翅膀,恐怕也飞不到父皇身边来搭救,而父皇若不在这份圣旨上签字盖章,就休怪儿臣一声令下,在皇宫之内大开杀戒,将那些向着父皇的忠臣们一个不留。“

    一个不留。

    杀气腾腾。

    祁祯帝真是气得浑身抖颤,双眼充着血丝,牙齿咬得啧啧作响。

    “畜生!”斥骂一声。

    景亦不恼,阴险看之,往前逼近几步,继续道,“到那时,儿臣便将此事安在景容头上,以谋反之罪杀尽他容王府的人,父皇你也将久病在床,只等你归去,大临皇位,依旧是儿臣的,但父皇若是在这份圣旨上签了字、盖了章,儿臣就保证,自不会伤朝中大臣一人,景容也会毫发无伤,不仅如此,儿臣一旦登基,还会予他加封加爵,父皇也能做个太上皇,高枕无忧。”

    这笔交易,看上去很值!

    祁祯帝一手撑着床塌,一手抓着被单,双唇颤颤半响,大笑起来,“朕的好儿子!好儿子啊!”

    眼里夹着泪水。

    沧桑浑厚的声音回荡在阜阳殿的内殿中。

    外头的雨声越来也大,天,也快亮了。

    景亦的耐心也快没了。

    他抬起手,示意身边的侍卫,看着眼前命不久矣的皇帝,眉峰高高蹙起,眼角一眯,说,“儿臣已经给了父皇机会,如今已卯时二刻,圣旨不成,儿臣就只好……下令屠杀了。“

    那只扬起的手掌正一点点的往下压去。

    同时,内殿众人屏住呼吸,目光皆放在了景亦下令的手上。

    就在最后一刻——

    祁祯帝出声,“朕签。”

    声音中,透着无奈和妥协。

    景亦唇角缓缓溢出一道得势的笑,手也放了下来。

    床边的小太监将手中托盘往前一递。

    祁祯帝盯着上面那份褚黄色的圣旨,很久……才有气无力的提起那只笔,沾了点墨,抖颤着笔尖,在圣旨上写了自己的名,又拿起玉玺,重重在上面盖了章。

    传位的圣旨已成!

    在旁的萧妃比谁都激动,一把抓起圣旨仔细查看,上面字字句句,清清楚楚。

    我儿终于要做皇帝了!

    “咳咳……”她激动得咳了起来,身子差点不稳,幸好身边的桑兰将她扶住。

    萧妃便圣旨递给了景亦。

    景亦展开一看,甚是满意。

    立即拱手谢恩,“儿臣谢父皇成全。”

    哼!

    祁祯帝大手一挥,扫到了小太监手中的托盘,幸好那太监手快,一把将上面的玉玺接住,可笔和砚台却打翻在地。

    噼里啪啦。

    砚台打翻,墨水溅在了景亦湿漉的衣袍上。

    他也不恼,一笑置之。

    随即,命内阁大人:“劳烦内阁大人出去通报一声,皇上病疾,已立下圣旨,待会上朝之时,便会命人宣读旨意。”

    内阁大人:“是。”

    于是,便出去了。

    祁祯帝动了大怒,心火上头,加上本就服用了萧妃在银耳羹中下的药,此刻似是命不久矣,艰难出声,“朕如今已经应了你,希望你说到做到,不得伤及无辜。”

    景亦:“儿臣遵旨。”

    可是,他嘴角上那道几不可见的笑,却出卖了他。

    像他这样的人一,自然不会允许身边放着一颗炸弹,一旦自己登上皇位,第一个要杀的人,就是景容。

    他静静在屋子里等着,可外头始终没传来内阁大人声音。

    嗯?

    怎么没声音?

    雨声也不大啊!

    景亦透着镂空的雕花窗户往外一看,外头的火光似乎更亮了些。

    他眉头一皱,命人出去查看。

    可出去的人仿佛又消失了,一直没有进来禀报情况。

    怎么回事?

    他突然有些不安,神色猛然一紧,赶忙出去。

    步子刚出阜阳殿大门,外头火红的光线刺得他眼睛难以睁开,立即别过眼,适应了一会,定眼一看。

    才发现……

    原本跟随自己进宫的那些朝臣和侍卫都已不在此处,面前站着的,是另外一伙人。

    领头的,是琅泊!

    呃!

    景亦诧异,就在那一瞬之间,手心忽然冷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切,不可置信,“为何会这样?”

    置身毛毛细雨中的琅泊则手握长剑,挑着眉粗广一笑,“亦王,想不到吧?你看看这周围,如今,你已是困兽之斗。”

    周围,全都是要索自己命的人。

    他眯着阴鸷的眼睛,狠声:“你们闯入宫来,无疑是送死。”

    “难道亦王还没有意识到,你布置在皇宫内的人手早就伏降了吗?”

    “不可能!”

    呵呵。

    倏地,萧统领带着一行兵马匆匆前来,立在琅泊身边,说,“南北宫门已打开,最后一支兵马已经进宫,所有逆贼也都投降。”

    “多谢萧统领。”

    “保护皇上和皇宫安危本就是我的职责。”威风凛凛。

    景亦一怔,又万分气怒,双拳紧握,“萧统领?你敢出卖本王!”

    大声叱喝。

    萧统领自带一股刚硬的气息,往前一步,冷着脸,说,“亦王,现大局已定,你命我在皇宫内部署的兵马已全部撤下,现在皇宫之内,已是容王的人,你现在虎穴,还是回头吧。”

    “回头?”他冷笑,咬牙,“如今京城内外本王早已部署周全,城门昨晚已关,谁也进不来,若卯时三刻一到,纪司尹还未得到本王的退兵令,他便会带着兵马杀进皇宫,你们所有人,都将成为皇宫之内的森森白骨。”

    他还没输!

    然而——

    人群中突然传出一道声音。

    “卯时三刻,将是你兵败之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