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647章 卫奕找书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很快,斗泉便返回京城。

    将圣旨上的内容告诉了景亦。

    “皇上已经改了圣旨,那圣旨上所写,是让容王即刻回京。”

    “什么?”

    景亦震惊。

    让景容回京?

    这无疑不是最大的威胁。

    他更是怎么也没有料想到,皇上竟然会下这样一道圣旨,果然,此次大臣上书提举他为太子一事,真是将皇帝给逼急了。

    斗泉,“王爷,那现在怎么办?”

    他眼神窜着杀意,狠戾道,“看来,现在开始……就要谋划了,总之,绝对不能让景容回京,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就算是杀了他,本王也在所不惜。”

    “是。”

    “等等。”

    “王爷还有吩咐?”

    “一直跟那位纪先生身边的傻子,是不是没有去御府?”

    “对,人现在在锦江。”

    景亦的眼底突然泛起滔天的罪意来。

    他说,“派人去一趟锦江,将那傻小子给本王抓来,若是不能拦住景容进京,到时候也能以傻小子当一颗棋子。”

    果然高明啊!

    斗泉领命,不敢耽误时间,立刻去了。

    京城之内,波谲云诡,一场看不见的硝烟战争正在一点点展开。

    此时的锦江。

    自从刘清平再次坐上县令的位置后,整个锦江便没有再发生过一桩命案,平静到整个衙门里都安安静静的。

    就连平时守在外面的衙役都开始打瞌睡觉!

    王三和魏武坐在衙门大门的门槛上,唉声叹气。

    “无聊,实在无聊啊。”

    “可不是吗?反正啊,自打纪先生走了之后,何止是衙门啊,整个锦江都冷清了,以前吧,咱们总是嫌忙,跟着纪先生跑来跑去,不是哪儿死了人,就是这儿发现了死尸,可那个时候,至少咱们哥两个还能跟着纪先生学到点东西,现在是整天闲得无所事事,虽然说挺清闲的,可就是心里慌慌的。”

    “我也是。”魏武说,“我昨天经过验尸房的时候,进去看了一眼,你都不知道,里面都长出蜘蛛网了。”

    “哎……”

    两人每天就在衙门外面唉声叹气的。

    突然——

    “咚” 的一声。

    有人击鼓!

    两人眼眸顿时放亮了,蹭的起身,喜出望外的要去迎人。

    哎哟,终于来人击鼓鸣冤了!

    可——

    来的却不是伸冤的人,而是卫奕。

    他抱着击鼓棒,站在那口鼓前。

    那画面,似曾相识。

    他冲着两人微微一笑,那笑容,清爽干净,如同此时八月的阳光一样炙热。

    “卫公子?你怎么来了?”王三问。

    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说,“我是来找刘大人借书的。”

    “借书?”威武和王三对视了两眼,呵呵一笑,打着玩笑的语气说,“卫公子,你不是不识字吗?你来借书,你看得懂吗?”

    “你不是连三字经都不会吗?”

    “咱们大人书房里的书那可都是些很深奥的书,以前纪先生看的时候就说很吃力,你还是别看了。”

    “要不我拿几本小孩子看的书给你?”

    两人并没有讥讽嘲笑的意思。

    卫奕觉得他二人很有趣,嘴角上的笑更加肆意,不搭理他们,便径直的进了衙门里。

    威武和王三抓了抓脑袋,互相看了几眼。

    纳闷的嘀咕起来,“这卫公子怎么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也觉得。”

    可到底是哪里变了?却又说不上一个所以然来。

    刘清平穿着一身常服,手里提着一个鸟笼子,正在逗鸟玩乐。

    那鸟儿大概是被他逗得有些烦躁了,叽叽喳喳的叫唤不停,在笼子扑扇着翅膀,上蹿下跳。

    “你说你,本官每天喂你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就不长胖呢?”

    “唧唧!”

    “这么多只鸟,就属你最活跃。”

    “唧唧!”

    鸟儿叫得越是大声,刘清平就越是开心,说明这鸟身体好啊。

    “刘大人。”卫奕进来了。

    刘清平将鸟笼子放下,惊讶,“卫公子,你怎么来了?”

    他将自己备好的一张纸从衣袖里取了出来,朝他手里递了过去,说,“我是来找你借书的,这上面的就是我要找你借的。”

    “借书?”刘清平和衙门外那两人露出了一摸一样的表情,然后困惑的展开塞进他手里的那张纸,上面写着将近十本书的书单单。

    当即,刘清平眼珠子一直,问,“卫公子,这可都是些很深奥的书,连本官都未必看得懂,你确定是要来借这些书的吗?”

    卫奕点头。

    “都说刘大人的书房里什么书都有,而且刘大人一肚子的学问,一定也收藏了不少的好书吧?所以我过来撞撞运气,不知道能不能借到这些,我也想和你一样,读过万卷书,做个聪明人。”不得不说,卫奕夸赞起人来,真是不含糊。

    而且说的慢条斯理、清清楚楚。

    刘清平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有人夸赞他,而且是不留余地的夸赞。

    他乐得牙床都出来了,“哎哟,卫公子,这好些天不见,你这嘴巴可利索了不少啊。”

    噗——

    你喜欢听就好。

    卫奕笑而不语。

    刘清平说,“你要找的这些书啊,我这里都有,走,跟我去书房,我一本本的找给你。”

    “多谢刘大人。”

    刘清平乐呵呵一笑,往前一凑,说,“哎哟,谢什么谢啊,你和云舒是有婚约的,也就是一家人,本官跟云舒也是一家人,所以,咱们也是一家人。”

    谁跟你是一家人了?

    臭不要脸!

    卫奕听到“婚约”二字时,胸口猛然一震,脸上却没有波澜。

    两人进去书房,刘清平很是卖力的在帮他找书,搬来一个梯子,爬上爬下,干得十分起劲。

    “对了卫公子,这些书你当真是自己看?”

    “嗯。”

    “本官怎么记得,你以前是不识字的啊,难道是本官记错了?”

    他在书架上翻翻找找,持久也没有得到卫奕的回应。

    他抱着手里几本书,转身看去,就见卫奕站在那张书桌前,脸色温沉的看着桌上那些东西,打开了放在上面的一本册子。

    那小册子上,写着几个十分清秀的字。

    《云舒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