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591章 死就是死 活就是活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进来的人,叫林峰。

    他身材魁梧,看着也十分壮实,透着大将的风范。

    那张蓄满了胡子的脸铮铮如肃,带着憨将的威严和忠诚,尽管皮肤黝黑,额头上那道疤痕还是清晰可见,正正的横在他的额头上,徒添了几分凶煞之气。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里更是透着一股狠劲,

    他手中握着常年不离手的长剑,朝文磐石鞠了一躬。

    “大将军。”

    却并未得到回应!

    文磐石自他一进来时,就满脸不悦,半响,才开了口,“林副将,你可知道你做错了什么?”

    “属下不知。”

    “谁给你的命令,让你去杀人的?”声音即便低沉,却浑厚有力。

    林峰,“没人下达过命令。”

    “砰!”

    文磐石拍桌而起,两三步上前,迅速将他手中那把剑抽了出来,只看见一道银光在空气中划过,一眨眼的功夫,剑锋便对准了林峰的案子。

    只差分毫,便会插进他的喉咙里。

    “爹!”

    文闲立刻起身,想要制止。

    只见文磐石握着那把剑,对准林峰的脖子,丝毫没有要将剑收回的意思,他手腕往上一翻,剑也随之一动,看着便让人揪了一把汗。

    “知不知错?”吼声问道。

    林峰没有要躲的意思,反而将下巴扬起,“属下犯了错,自该受罚,将军想杀就杀吧。”

    硬气!

    “我虽是看着你长大的,也答应你爹会照顾你,可错就是错,绝不姑息。”

    “难道,那狗皇帝就没有错吗?”

    “你……”

    “他杀了我爹,父债子还,我要他也尝一尝丧亲之痛!”

    后一刻,文磐石挑起那把剑,狠狠朝他的大腿上刺了一剑。

    皮肉刺开,鲜血溢出。

    他疼得单膝着地。

    跪在文磐石面前。

    “林家血脉只剩下你一人,你爹死前抓着我的手,要我将你抚养成人,将来为主公复命,可你却因私仇,差点将全盘计划打乱,你可知道,你手里握着的不是只有你一人的命,还有那十万将士的命,你让你爹如何瞑目?”

    尽管是在斥责,可文磐石却眼含泪光。

    林峰低垂着头,一言不发。

    “今日你若杀得了那狗皇帝的儿子也就罢了,可你的人差点要了小世子的命!”

    呃!

    他猛然抬头,“不可能,我已下了命令,不能伤小世子分毫。”

    “血战纷乱,从来没有分毫之说,死就是死,活就是活,如果小世子死了,我们所有人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你明不明白?”

    林峰懵了!

    垂着头,双拳往地上狠狠一砸,“将军,是属下的错,保证绝对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你惩罚我吧。”

    文磐石原先的怒气散了,松了口气说,“幸好,幸好小世子没事。”

    说完,他重重叹气,良久——

    将手中的剑递给林峰。

    “起来吧。”

    林峰抬起头来,倔强的眼眸终于收敛了几分,伸出手,握住了那把剑,用力戳在地上起了身,顺而将剑进剑柄内!

    文磐石坐回位置上,“此事闹得这么大,想必容王也一定开始在查了,你一定要做得干净些,绝对不能让他们查到什么。”

    “是。”

    “行了,你赶紧走吧,不要引起人注意。”

    林峰朝他拱手,便出去了。

    然而,他出去没多久,文闲便跟上了他。

    “你今日确实做得有些鲁莽了,我知道你一直想为你爹报仇,可你也不能急于一时,咱们等了这么多年,现在小世子也找到了,离大计划也不远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出错。”

    林峰也不看他,继续往密道的前面走,“你还是好好管好你自己吧,这几年,你就像个傀儡一样。”

    呃!

    文闲突然停下了脚步。

    身边没有声响,林峰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转过面色忧伤的文闲,“刚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无心的。”

    “没事,反正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是啊,你也该放下了。”

    他淡笑了一声,“谁一辈子没干过几件混蛋事。”

    林峰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你就别送了,我走了,”

    便离开了。

    文闲站在原地,昏暗的地道里,只有旁边每隔几米摆放的烛光,火光微弱的映在他脸上,这样一个看似温文尔雅的男子,自打三年前那事之后,朝整日里郁郁寡欢,已经很久没听见他当年那爽朗的笑声了。

    他伸手摸着手中的笛子,又缓缓顺到了吊着的那个玉坠子上面,磨了许久,他那张脸,也越来越沉。

    ……

    第二天一大清早,左尧就赶了过来,得知昨晚发生的事情,他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一路上都忐忑不安,生怕那尊佛会受伤。

    毕竟,他头上的乌纱帽和命是悬的,若景容出了事,朝廷追究下来,他必死无疑。

    能不慌张吗?

    但见到景容还活蹦乱跳的时候,心也终于安了下来。

    “王爷,下官一定加派人手找出行刺之人,害得王爷被人行刺,是下官的错。”

    语气抖颤。

    景容正在院子里摆弄几根他刚刚砍下来的竹子,又拿着一把刀在上面磨毛刺,一会功夫就被磨得滑溜溜的。

    他握在手里来回搓了搓,直到觉得不割手了才满意停下。

    看了旁边站着的左尧一眼,“左大人,不用何事都往自己身上揽,这件事跟你们御府衙门没关系,本王自己处理,你只管去办赈灾银的事就行。”

    “是,那个……王爷让下官找出近几年经过御府行商者的记录,下官也连夜整理好了。”

    说着,便将衣袖里准备好的本子递了过去。

    景容接了过来,翻了翻,又合上,“你先回去吧,有事,本王会通知你。”

    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景容就甩给他一个后脑勺。

    他去找了纪云舒,将自己磨好的竹子拿给了她,“这几天,我让子衿教你几招防身术,你拿竹子当剑,好好练。”

    “我不会。”她直接拒绝,“要我拿刀子给人开膛破肚还行,练武功,就有些为难我了。”

    一来,她不是那块料!

    二来,她骨头硬!

    练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