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435章 三娘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你的意思是说,那姑娘服用拂参,是误食了?”

    景容说。

    莫若点点头,又摇摇头,“应该是。”

    “那你方才怎么不提醒她?反而还一步三回头的瞧。”

    “我可是人人称道的神医,不是人人都会救。”

    “神医?我看你没被人当成神棍就该偷笑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别有用心呢。”

    “我倒是有这个心啊,就怕那姑娘没这个意。”

    “行了,你就是喝多了,身体里头装的都是乱七八糟的酒,此刻还迷迷糊糊的醒不明白,再这样下去,指不定你脑子一浑,就出了大事。”

    景容嘴巴向来不留情。

    莫若冷哼了一声,“我没醉。”

    啊呸!

    酒鬼都这样说。

    景容硬是冷丁了一句,“既然没醉,也不想提醒那姑娘,那你还使劲去瞧?两只眼珠子都快长到人家身上去了。”

    “我只是好奇,你也知道,我虽看出了她的症状,却不知道她患的究竟是什么病,心中一痒,倒想去把把她的脉,断个究竟罢了。”

    好奇!

    看他小珠子眯着的样子,景容又觉得好笑。

    他踢了踢马车内东倒西歪的酒瓶子,说,“我估计那伙人也是要去安抚的,若是再遇上,你去给她诊个脉也不是不可。”

    “还是算了吧,那姑娘若是将我当成不良人,那还了得?”说完,莫若伸了一个懒腰,摆摆手,躺了下去,“我还是做个闲人吧,总比爱管闲事的好。”

    一闭眼就睡了!

    虽然,景容与他是光着屁股一块长大的,莫若了解他,他却未必了解莫若。

    莫若心思太沉,心性也捉摸不透,他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景容至今也弄不明白,或许,他什么都不想要,又什么都想要。

    怪得很!

    很快,天色就暗了下来。

    官道山间上,一盏盏火把照亮着大道,周旁大树的树阴一晃一晃的映在地上、马上、人的身上、马车上……

    加上冷风嗖嗖从林子里灌来,显得异常诡异。

    路面也越来越不平,纪云舒被颠簸得毫无睡意,倒是卫奕,趴在她的大腿上睡得舒舒服服。

    时不时还用手指在鼻尖处蹭了蹭。

    纪云舒双腿被他枕得有些发麻,却只能在边边上轻捶几下,动的弧度也不敢太大,以免吵醒了卫奕。

    她伸手在他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嘴角泛着宠溺的笑意。

    但缓时,笑容僵住,眼眸深了深。

    嘴里轻声说着,“卫奕,等到了锦江,也不知道是要继续带着你走,还是……将你留下来?”

    她心中矛盾。

    其实,她一路上想了很久这个问题。

    揉着卫奕脑袋的手也渐渐停了下来,索性撩开车帘子透透气。

    外头,黑压压的树林丛中看不见尽头,隐隐晃动的火把光线斜斜的洒在她精致五官上。

    冷风扑来,混合着火把燃起的暖意,冷意交替,让她不防打了一个寒颤。

    琅泊注意到她,骑马上前。

    “纪先生,你是不是累了?”

    她点点头,直接说,“有点。”

    “前面再走一小段距离就能到一家客栈,你先忍一忍,到了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恩。”

    琅泊似乎话瘾上来了,瞧着纪云舒也还精神,到达客栈还有一段距离,便打算和纪云舒唠唠嗑。

    “对了纪先生,按照我们的行程,估计再走五六天就能到锦江了,你可有什么打算?”

    “为何这么问?”

    “锦江是纪先生你的家乡啊,所以……”欲言又止,分明揣着深意。

    纪云舒算是听懂了。

    目光朝前头看了看,然后与他说,“琅大哥,你是担心我与纪家的人闹起来吗?”

    琅泊尴尬,“纪先生,我这个人嘴巴笨,你也别见怪,我就是随口问问,关心关心,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

    粗粗的声线,带着憨憨的感觉。

    纪云舒果真没有回应他的话,而是朝后方看了看,问,“赵怀还跟着?”

    “跟着,不快一步,也不慢一步,就好像拿尺子量着距离似的,奇了怪了。”又赶紧说,“不过纪先生你别担心,王爷已经吩咐让我好好盯着了,绝对不会让你再出事的。”

    十分坚定!

    她点头,深思片刻,又问,“那下午在小溪边的另外一伙人呢?”

    “那伙人啊?应该也在后面吧,就这一条官道,估计他们也是去安抚的,不过,先生问那些人做什么?”

    “没什么,我也是随口问问。”

    呃!

    琅泊脸色异常难看。

    纪云舒也将脑袋伸了车内,放下了车帘子。

    琅泊摸不着头脑,只觉得好生尴尬,早知道,就不问了。

    半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山间的一处客栈。

    纪云舒摇醒了卫奕,拉着他下了马车。

    还没进去,客栈里就传来了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把林子里鸟儿都惊飞了。

    原来,里头的人正在喊酒。

    所谓的喊酒,一般是山间客栈的一种俗话,言外之意,也就是拼酒的意思。

    一堆人围在一张椅子旁,各个喊得脸红脖子粗。

    人群中,一个身材魁梧、满脸胡渣的大汉正一碗一口酒的喝着,喝得眼睛抽血,整个人已经东倒西歪了。

    而他对面,则是一个女人!

    那女人,长发挽在头顶上,插着一支筷子,身上穿的衣服扯掉了一只袖子,露出白皙的锁骨和右手臂,腰上则绑着一根大红色的带子,上面挂着一串用骨头做成的坠子,十分渗人。

    手边,还放着一把象牙做的折扇。

    她左脚脚搭在凳子上,手肘撑在膝盖处,大口大口的喝着面前备好的几十碗酒。

    半点醉意都没有。

    直到——

    对面的大汉喝得醉倒在地。

    轰隆一声!

    笨重宽大的身子倒地不起,嘴里还在念着“我要喝,我要喝,我要赢,我的赢……”

    大伙哄笑。

    景容和纪云舒进来的时候,就正好看到这一幕。

    小二看到有人进来,高喊了一声,“三娘,有客到。”

    女人一听,喝完最后一碗酒,将空碗直接甩到躺在地上的大汉身上,拿起那把折扇,打开,扭着曼妙的身子走了过来。

    风情万种!

    三娘打量着景容这伙人,精锐的眼睛一扫,就知道他们有钱没钱了。

    她蹭了过来,那双丹凤眼化着红色的眼妆,十分妩媚,却又不失江湖女人的风气。

    “各位爷这是要住店呢?还是吃顿饭就走人的?”

    声音尖尖挑起。

    景容冷着脸,不语。

    琅泊说,“安排几间房间,备些酒菜,送上楼。”

    还在找”画骨女仵作”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