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289章 龙生九子,个个不一样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

    第289章 龙生九子,个个不一样

    太子登基?

    景华听到这四个字,眼睛都瞪大了,不敢置信!

    小心询问一遍:“先生的意思是?”

    潘崇眉峰蹙起,往殿外谨慎的看了两眼,这才严肃的与太子说:“皇上如今卧病在床,而且情况大有好转的迹象,所以改立太子也不是没有可能性,这对太子来说是很大的威胁,但若在皇上还没有下旨之前,就……”

    “就什么?”

    真的急死人了!

    “让皇上驾崩!”

    哐当——

    景华双手一抖,手臂撞倒了茶杯,茶杯滚落到地上,摔得稀巴烂!

    整个人也在抖颤之余彻底给愣住了,唇角发白。

    嘴角哆哆嗦嗦的惊语道:“驾崩?让……让父皇驾崩?那也就是说,让父皇他……死?”

    吓得一身冷汗!

    潘崇点头:“太子,这是唯一的办法,围宫逼位,让皇上名正言顺的驾崩,太子便可顺理成章的即位。”

    “不……不行,那是我父皇啊!”

    儿子杀爹,会遭天谴的。

    太子本性也不是坏到如此境地,要杀从小就疼爱自己的老子,他怎么做得到。

    赶紧追问:“先生就没有别的法子了?”

    潘崇摇头!

    “总之要杀了父皇是万万不能的,此乃大逆不道啊。”景华着急。

    见他这般缩手缩脚,潘崇那双小眼睛里带着些许的失望。

    道:“太子要成大事,就不要犹豫不决,如今是最好的时机,难道太子要将自己的储君之位拱手让给亦王吗?”

    “不行!”景华一拍桌。

    猛地站了起来!

    急忙说:“储君之位是我的,自然不能拱手让出去,他景亦有何本事与我争夺?”

    “那太子想要保住太子之位,就只有这一个办法。”

    “可……”

    景华叹气,来回踱了几步,双手抓着自己的脑袋,尽是挣扎和犹豫。

    潘崇是个果伐的人,态度坚定:“太子想一想,要是亦王登基,第一个人要除掉的人会是谁?”

    傻逼,当然是你啊!

    所以现在不反,更待何时?

    听着这番话,景华心里咯噔一震,脸上带着的犹豫感一瞬扫去,双拳一捏,袖子一挥。

    “皇位是我的,谁也不能抢。”一脸对权利膨胀的欲望:“可是先生,我该怎么做?难道,真是要杀了父皇。”

    “只有这一个办法!”

    景华吸了一口气,眼神越来越坚定,最终——

    点了头!

    潘崇则筹谋道:“三天后乃是太子大婚之日,那日,便是太子登基之日。”

    阴谋,正在一步步进行着……

    几个时辰后,潘崇那老家伙出宫后,便直奔亦王府去了。

    按理说,潘崇是太子的人,怎么往这里钻?

    奇了怪了!

    而亦王则早早在屋子里等着他。

    “参见亦王。”

    “不用多礼,潘先生请坐。”

    潘崇坐下!

    景亦带着深笑,问了一句:“上回先生到本王府邸,应该是一年前的事了吧?”

    潘崇颔首。

    “先生乃是太子的师傅,能明白时局而站在本王这边,绝对是先生的聪明之选。”

    潘崇道:“朝中时局,大家心中都很清楚,太子根本就是个废物,若不是因为先皇后,他估计连那多病的贤王都不如,是做不了皇帝的,但是亦王你却不同,你懂得进退,却又野心勃勃,又懂得时重时轻,这样的人,才适合当皇帝,我选择亦王,也是顺着时局而走。”

    说白了,与其跟着一个早晚都会完蛋的草包太子,还不如早点转风使舵,跟着眼前这个摇钱树。

    兴许将来,潘家还能留个香火,不至于被斩草除根。

    对于潘崇的话,景亦显然很受用。

    嘴角往上轻点,他说:“这绝对是先生做过的最聪明的决定。”

    潘崇默然!

    景亦沉声,抬眸问:“太子可打算好了?”

    潘崇回:“虽有犹豫,但太子终究担心储君之位有变,还是下了这个决心,虽说东宫的兵马不多,要逼宫弑君很难,不过好在三日后太子大婚,那日,阜阳殿外的侍卫也会松懈,太子若是要攻进去,一点也不难,加上亦王再在暗中推一把,此事就能定了。”

    “太子没了纪家兄弟做后盾,又围宫弑君,到时候本王带兵救驾,太子就必死无疑。”

    坚定!

    景亦原本温沉的眉宇,拧着一股狠劲。

    只是潘崇又有几分不明。

    问道:“原本,这是能除掉容王最好的机会,亦王为何要放弃?”

    放弃?

    当然不是放弃。

    景亦可有他自己的算盘。

    他拨了拨自己的手指:“所谓放长线钓大鱼,若是能借此除掉太子,将承庆殿大火一事全部推到他身上,又能和那位纪先生达成交易,让她离开容王而跟了本王,那么,放了容王又如何? 到时候,本王迎娶了纪家的嫡女,纪黎和纪桓也会成为本王的人,难道,还担心区区一个容王不成?本王能让他入大内监牢一次,就有第二次。”

    狠道!

    语毕时,原本捏在手中的杯子被他重重的掷在桌案上!

    潘崇这个老书生,读了一辈子的书,对于精明的算计也有点把握,可再怎么精明算计,还是比不上眼前这位啊!

    龙生九子,个个不一样!

    要是太子有景亦这么精明,他还转个屁的舵啊!

    “老夫在此,就先预祝亦王荣封太子,登上大位。”潘崇奉承。

    景亦心里根本就不信任这个老书生,毕竟一年前给太子出主意,调换自己寿礼的人,就是潘崇啊!

    而两人之间,顶多就是个互利关系。

    潘崇想要潘世家族在太子被废后、继续风生水起,景亦则想要潘崇煽动太子围宫弑君。

    赤果果的各有心思!

    只是在潘崇离开之前,景亦又交给了他一样东西。

    “这是?”

    “石斑毒,严维夷研制的毒药。”

    潘崇与严维夷认识是认识,但是并不熟悉,不明道:“王爷的意思,是想太子用石斑毒毒死皇上?”

    “没错。”景亦道:“严维夷与本王之前打过几次交道,此人心性不是本王所喜,所以此次太子围宫,本王想将严维夷也拉扯进去。”

    “老夫可否过问原因?”

    景亦:“有些事,知道的太多,对先生不会有好处。”

    潘崇笑笑,也就不再过问了,将手中装着石斑毒的蓝色瓶子收进衣袖中,起身,拱了拱手,离开了亦王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