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225章 执着,是一种可怜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

    第225章 执着,是一种可怜

    桃花源

    景容与苏子洛从宫门口离开后,便来到了这里。

    此时,两人对立而坐!

    守在桃花源的小厮急急忙忙的端了一壶茶进来。

    斟了两杯,一杯放置在苏子洛的面前时。

    “不用了!”

    小厮将茶杯收回,低着头,乖乖的退了出去。

    外头桃花纷纷,粉红色的花瓣偶尔有一两片落了进来,亦或是被亭子隅角上挂着的白色纱幔挡了去。

    景容修长的眉眼一直落在苏子洛的身上,带着一种探寻的味道。

    指尖在衣袖中则不停地轻轻敲打着!

    两人都没有要率先开口的意思!

    苏子洛那双从一开始就如同湖水般的眸,平静中,又带着幽深的神秘感。

    淡淡不语!

    直到——

    景容问了一句,“苏先生可来过大临?”

    “容王的意思是?”

    “单纯的只是想问问罢了。”

    苏子洛轻轻摇头,“从未来过。”

    这话说给旁人听,兴许会相信,但是景容则一副完全不信的模样,阴鸷的双眸往上轻轻一挑,嘴角勾笑。

    说,“这里没有别人,苏先生何不与我说说实话?”

    苏子洛并没有表现出奇怪的神色,相反,带着有趣的淡笑,答,“在下的确没有来过大临,又哪里来的实话呢?倒是王爷你,邀约我来到这里,莫非,只是想问这件事?”

    “并不是!”

    语气微硬!

    苏子洛道,“那王爷,就不妨开门见山吧,有些话,就不用拐弯抹角的了,听上去,倒让人觉得有些累。”

    谁不累啊!

    大伙都累好不好。

    景容平日里的急性子,在这会的时候,突然有些慢了下来,大概,也是想要适应苏子洛的节奏吧。

    稍微顿了一会,这才双眉往下深深一压,启唇道,“苏先生在朝堂上说的话,倒算得上是个直性子的人,本王也不跟你绕圈子了,就问你一句。”

    “恩?”

    “你到底是不是纪裴?”

    问题来的太快!

    来得太突然。

    好在,苏子洛在来桃花源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景容问出这番话来,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他只是笑笑,那股文雅之气,也如同他唇角上那抹笑一样,点点溢出。

    让人心神一怵!

    这样的男人,就仿佛是春日里的一道暖风,触在人的心间上,一阵酥麻。

    就连景容这样的俊朗男子,都要嫉妒一番。

    也怪不得,那样的纪裴,能在纪云舒的心中根深蒂固。

    着实,太吸引了人。

    苏子洛挪动着轮椅,走到亭外的檐下,望着满院子的桃花,落花飘飘。

    其中一片,落在了他的肩头上。

    本想伸手去拂一拂,手才碰到那片花瓣,就停了下来。

    索性,任由它吧。

    良久,才背对着景容,缓缓开口问,“纪裴?这个名字,两年前就已经消失了、不存在了。”

    景容道,“对你来说,纪裴的确已经消失了,但是对别人而言,却不是这样的。”

    “纪姑娘?”苏子洛偏了偏头。

    景容不意外他已经识破了纪云舒的女子身。

    于是点了下头!

    换来的,则是苏子洛浅浅一笑。

    过了好一会,他才说,“执着一个已经消失的人,是一种可怜。”

    可怜?

    景容不妨冷声道,“可怜她苦守吗?可怜她为了等一个男人,两年来受尽折磨吗?亦或是,可怜她傻?”

    话说完,苏子洛则别过目光,将眼底猛然泛起的一丝内疚和心疼感掩去。

    面色上,始终展现得平平静静。

    但是衣袖中的手,却因为景容方才说的这番话,而紧握成拳。

    许久——

    “王爷可知道,人的一生,有太多的无奈,太多的选择,而每一个选择,都注定着你得到一样东西,却要放弃一样东西,这是亘古不变的定理,谁也无法改变,这是命,王爷懂吗?”

    这是命!

    话虽然说得有些含含糊糊,但最后,景容还是听懂了。

    这个人,就是纪裴!

    缓时,景容从桌边起身,默默的走到了苏子洛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那片桃林,美得有些不像话。

    他问,“那么,你真的舍得她吗?”

    苏子洛微微一颤,双手摸了摸自己的大腿,苦笑了一声,“我如今这般模样,还有何资格谈舍得,舍不得?”

    “你知道她不会介意!”

    “但是我介意。”

    苏子洛语气沉重。

    景容用余光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

    苏子洛:“王爷从锦江到京城,一直陪在她身边,这份心意,她早晚都会明白的,如今能有资格陪在她身边的人,也只有王爷你,往后的日子,就要王爷多多费心,好好照顾她,不管将来她做错任何事情,也希望王爷能原谅她。”

    “就算你不说,本王也会一直陪在她身边,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也都会站在她那边的。”

    “希望王爷能说到做到。”

    这话,分明就揣着深意,但让人也猜不透他话中的意思。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子洛说,“今日王爷与我见面一事,就不要与她说了。”

    “我知道。”

    “多谢。”

    苏子洛离开桃花源后,身边的随侍推着他离开,又停了下来,走到他的面前。

    用手做了几个手势。

    苏子洛眉心微微一皱,“列儿,你不会明白的。”

    被唤列儿的这名随侍又做了几个手势,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比划完,便蹲了下来,仰着头看他。

    “啊啊啊”了几声。

    原来列儿是个哑巴。

    苏子洛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笑了笑,“你放心,我很好,这个决定,两年前就做好了。”

    于是,列儿又抬着手比划了几下,眼眶都红了。

    “列儿,你不会明白的,父仇未报,大王交代的事情未办,旁的事,不过都是过眼云烟,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啊啊……”

    “好了,不许再提了,你且好好记住,我只是苏子洛,你切莫让舒儿察觉,明白吗?”

    尽管列儿十分的惋惜,可自从两年前苏子洛将他带回曲姜后,他便是他的主子了。

    于是点了点头,起了身,推着他离开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