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153章 二选一?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

    第153章 二选一?

    贵妃椅上的萧妃,红唇一笑,溢出一抹让人神秘的深意。

    纪云舒正打算行礼时,萧妃轻抬起手。

    “不必了,本宫召纪先生你进宫,你便是本宫的贵客。”

    “草民贱命一条,担当不起一个贵字。”

    萧妃不语,那双玉手轻轻一抬,眼神朝旁边的椅子示了一眼。

    “先生请坐。”

    “多谢娘娘。”

    纪云舒缓步走到旁边坐下,面色上带着敬意,可心里却清冷的很。

    萧妃嘴角勾起,看着纪云舒,问:“纪先生是一个聪明人,那日既然能利用失踪案一事,让皇上答应御国公一案开棺,让本宫十分的敬佩,既然你如此聪明,想必,也知道本宫今日召你进宫的原因吧?”

    倒是一个直肠子!

    说话并没有拐弯抹角。

    对于她的话,纪云舒也只是淡淡开口。

    “娘娘有心传召,尽管是有别的意思,草民也不敢乱加猜测。”

    “无妨,你倒是猜猜看。”

    “娘娘的用意如何,草民着实不敢乱加猜测,还望娘娘明示。”

    既然萧妃跟自己打马虎眼,以眼还眼,她还是会的。

    因为她很清楚,若是自己猜对了,便得顺着萧妃引的这条路,不得不去帮她,猜错了,便显得自己故意而为,明显表示自己不会站在萧妃的阵营,那么,就相当于成为她猎杀的对象!

    二者选一,都是绝路!

    不如不猜!

    萧妃是个聪明人,知道纪云舒识破了自己的小小计谋,索性一笑。

    “罢了,先生既然不猜,本宫也不为难了,其实,本宫召先生你进宫,也只是想问问关于失踪案的事。”

    撒谎!

    纪云舒不拆穿她,诚实回答:“不瞒娘娘,失踪案一事暂时没有进展。”

    “没有?”萧妃暗地里小小的窃喜了一番,又不忘挑眉问道:“可本宫却听说,这两日,在凉山上发现了一具与失踪案相关的尸体,而且双手被砍断,脸皮也被拔下了,先生也去看过,听说,先生画了一幅画像,得知死者是李老将军的外孙女?”

    “是。”

    “那……除了得知死者是谁,旁的,没了?”

    “线索已经断了,无从查起。”

    纪云舒很老实的回答,这些,她都无需藏着掩着。

    毕竟,对于萧妃来说,失踪案查不到线索,正和她意。

    萧妃故意露出一副失望的神色,隐约还带着一些伤感,轻沉了一口气。

    道:“此案拖了这么久,无辜的女子接二连三的失踪,兴许,都像李老将军的外孙女一样,都遇难了。”

    沉痛万分的叹了一声气!

    这个女人装出来的模样,真真让纪云舒恶心了三分。

    不过那种恶心感,她还是给咽了回去。

    “娘娘心系此案,是百姓之福,草民自然竭尽全力。”

    “纪先生有信心就好。”

    说完,萧妃朝着一旁的宫女使了一个眼色。

    只见那宫女,拿着一个十分精致的锦盒上前,放在了纪云舒手边的小桌上,再将其小心翼翼的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十分精美的海南珠。

    “这颗海南珠,是前些年,皇上赏赐给本宫的,本宫虽然很喜欢,不过心想着,先生的腰带上,正好缺这么一颗,不如,就将其送给先生。”

    真大方啊!

    纪云舒并没有表露出喜欢的意思,也没有回拒的意思,只是伸手,指尖轻轻的压在锦盒盖上,往下用力。

    盒子盖上。

    萧妃不解:“莫非,先生不喜欢?”

    “娘娘赏赐之物固然精美贵重,不过草民习惯了素袍加身,腰带上若是佩戴如此昂贵之物,实在不习惯。”

    “哦?既然先生不喜欢海南珠,本宫倒还有些别的。”

    宫女明白,再次递送上来一卷画轴。

    摊开在她面前!

    画面上五颜六色的梅花枝点点尽现,那一米多长的画卷上,画着一大片的梅花,淡红色的色泽,晕染开来,让人觉得很舒服,而且梅枝错落有致,可紧可松,映入眼帘而不觉得繁多、眼花缭乱。

    不得不说,纪云舒的心底的确有些心动了。

    萧妃伸出那支指节修长的食指,远远的指向那幅画上的一个印鉴。

    一边解释起来:“先生可认得这个印鉴?”

    一看,竟然是大临第一画师白阙的画。

    “认得,白先生的。”她点点头。

    “白先生的画功,在整个大临内,堪称第一,无人超越,他的这幅《梅花园》,是他生平最得意的一幅画,无意间,被本宫所得,而这上等之物,自然,是需要一个懂得欣赏的人,本宫知道先生也喜欢作画,而且化工也了得,不如,本宫便将这画送给先生了。“

    不得不说,纪云舒真想收下这份厚礼。

    可她知道,一旦自己收下了,就算是站在了萧妃的阵营,放弃去帮景容查《临京案》。

    她眼底心生起的一抹冷淡,快速的将自己的心动掩盖过去。

    笑了笑!

    ……

    景萱提着方才新换上的裙摆,梳着十分好看的发髻,忙不迭的朝着正殿的方向奔去。

    后头跟着几个宫女,却如何也追赶不上她的步子。

    到了正殿门口,她满心欢喜的准备冲进去,却被一旁的太监拦住。

    “公主,娘娘在里头会见纪先生,吩咐下来,不让人打扰。”

    “放肆,难道本公主你也要拦着不成?”

    “奴才不敢。”

    “那就给我滚开。”

    太监终究是不敢拦着,只好哆嗦了两步,朝旁边挪去。

    景萱哼了一声,提着裙摆进去了。

    正好就瞧见纪云舒坐在椅子上,目光,放在那副诱人的画面上。

    而自己的母妃,则满脸窥探性的,看着纪云舒!

    另一边,阜阳殿内。

    祁桢帝坐在桌案前,眉眼忧愁肃重,一副忧国忧民的模样,面前的桌案上,则放着一摞的奏折。

    殿中央的前排,从左至右,分别站着景亦、景华和景容。

    三人的后面,还站着几位大臣。

    而大臣后方,又站着几个稍微年轻的文官,其中一个,叫沈长钦,礼部尚书的儿子,是半年前在自己父亲的推举之下,入了礼部侍郎。

    沈长钦,也正是纪婉欣将来的夫君。

    瞧他虽是微微躬着身,可眉目的确清秀几分,倒有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与锦江第一美人纪婉欣,着实般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