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061章 卫奕聪明吗?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

    第061章 卫奕聪明吗?

    卫奕哪里知道什么叫验尸房啊!

    只管自己捂着鼻子,被纪云舒给扯了进去。

    “哥哥,这里不好玩。”

    卫奕拧着眉头,嘟着嘴巴,刚刚吃进肚子里的,差点就吐出来了!

    “你乖乖站在一边,不准动。”纪云舒道。

    “哦。”

    尽管万般不愿,卫奕还是挺听话的,身体直接退到了房角处,捂着鼻子。

    纪云舒暗地里偷偷笑了笑,叫你吃这么多。

    片刻后,她又正色起来。

    将一旁放着的白色手套戴上,然后将桌上的白布一把掀开。

    露出了那具阴阳尸的骸骨!

    衙役们办事倒也认真,连地皮都给挖来了,白骨躺在上面,还是原来的样子。

    这会,县太爷和几个衙役也进来了。

    县太爷朝房角处的卫奕瞅了一眼,还在计较他吃了自己的早饭!

    县太爷走到纪云舒身边,问:“这案子,可棘手?”

    “还不确定,毕竟,这具白骨两年了。”她套着手套的双手吊在胸前,又问:“可查过了?两年前锦江,有没有失踪人口?”

    “师爷正在查户谱,本官也派人去查问了,应该会有结果,不过云舒,还得等你的画像出来。”

    “白骨画像需要时间,后天大概能出来。”

    “那就好,本官也先派人查一查,也免得你太累了。”

    哎哟,这县太爷,嘴皮子,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不再耽误正事,她在那堆白骨上起来。

    边道:“这阴阳尸的致命伤,应该就是肋骨上和肩膀上的那二十几刀,刀的口子是从上而下的,是凶手反握刀柄刺进死者身上的,所以肩骨和肋骨的伤痕是一样的,如果是这样,那么凶手一定是比死者高,而死者并没有中毒的迹象,手腕上也没有骨折,死之前,一定会反抗,如果是这样,对方极有可能是一个男性。”

    说了一通,旁人听得十分认真。

    纪云舒的目光从白骨上身延伸到了下身,手最后按在了腿骨的脚踝上,眉心微蹙:“死者的脚受过伤?”

    为了确定,她在白骨的脚踝上敲了敲,转而吩咐衙役:“去拿些樟木汁和醋过来。”

    “好的。”

    衙役匆匆忙忙将她需要的东西取了过来,摆在一边。

    纪云舒端着那碗樟木汁就往白骨的脚踝上倒去,又找来一张白纸,沾了白醋,抱在了白骨的脚踝上。

    大概等了一会,那张白纸竟然渐渐变红了。

    大伙不解。

    “纪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啊?”衙役问。

    她倒是不着急,将白纸取了下来,拎在手里,突然唤了一声:“卫奕。”

    躲在房角处的卫奕一听,浑身抖了一下,在纪云舒掀开那堆白骨的时候,他就已经吓得瞠目结舌了,双腿抖得厉害。

    恨不得身后有一个洞,好让他赶紧钻出去!

    迟迟没有等到卫奕的回应,纪云舒扭头看他,面色严肃极了:“卫奕,过来!”

    “哥哥,我怕。”

    “死人,有什么好怕的,你该怕的,是活人才对!”

    呃……

    周围的人,眼角抽抽!

    卫奕低着头,在纪云舒的威慑之下,挪动着步子,走了过去,但是侧着身,不敢看那堆白骨。

    “卫奕,你知道一个人如果扭伤了脚,那会怎么样?”

    无缘无故,问这些做什么?

    卫奕依旧低着头,小声小语的回答:“会疼啊!”

    “还有呢?”

    “然后……”眼眸子突然一亮,抬起头对上纪云舒的眼神:“然后脚上就会红,红了之后,就会变青,然后就好了。”

    “没错,卫奕,你很聪明。”

    “谢谢哥哥。”

    全然忘记了那堆白骨的事。

    纪云舒将手里的纸微微一抬,继续跟他说:“那么,我现在说的话,你也好好记住,不管一堆白骨过了多久,只要在骨头上,先撒上樟木汁,在用沾了白醋的纸将骨头包上,如果纸变红了,那就说明,死者是死前刚刚受过伤,如果是变青了,那就说明,伤口造成的时间一定有一段时间了,这个方法,是用来判断死者在死前、是否有跟人发生过争斗的痕迹。”

    “卫奕,明白了吗?”

    卫奕反射弧有些长,最后,还是点点头,指着她手上拎的那张纸,惊呼:“我明白了哥哥,他一定刚刚受过伤。”

    “不是刚刚,是死前刚刚受过伤!”她严厉的纠正了他。

    “哦,我明白了。”

    确定他是真的明白了,纪云舒这才看向县太爷和几个衙役,问:“那么,你们明白了吗?”

    大伙点头。

    她将纸放下的同时,卫奕又往后退去,继续回到了房角处。

    纪云舒则开始起白骨上残留着的衣物。

    绢绸布料,难怪能存两年!

    “一般人家的衣裳,基本都是麻质,而这种绢绸布料,应该是大户人家,看来,这堆白骨,应该是个有钱人。”

    再翻翻看,衣物上,有好几道口子。

    “衣服上有几道破口,应该就是尖刀刺穿的。”

    一边查一边说,县太爷却微微眯了眯眸子,小声低问她。

    “云舒,你刚刚与那傻子说这些做什么?”

    哎哎哎,我正说着正事呢!

    县太爷,你脑子一定有颗泡!

    但是,纪云舒也不恼,反倒唇角一勾,冷眸朝县太爷丢了过去。

    “大人觉得,卫奕聪明吗?”

    “聪明?他?”不可思议:“他是个傻子。”

    声音极低!

    “但我可不这样认为,若是好好调教,说不明,他也是个好的仵作。”

    “啊?”

    县太爷瞪大了眼睛,更加不可置信了,朝卫奕看了一眼,你小子缩在那里,胆心如鼠的,哪一点像仵作啊?

    “云舒,你该不会……想收他做徒弟吧?”

    “正在考虑。”纪云舒好看的眉眼轻轻一挑。

    将手套脱了下来,拍了拍,也不顾县太爷那张傻掉的模样,交代着:“目前这具白骨告诉我的信息就只有这些,你让师爷先记录下来,待查明这具白骨到底是谁,再进一步根本我给的信息去查凶手!”

    木讷的点点头!

    纪云舒已经走到卫奕身边,问:“喜欢这里吗?”

    摇头:“不喜欢。”

    “那走吧。”

    她折身出去,卫奕赶紧跟上!

    背后,县太爷脸色一僵一僵的。

    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纪云舒,打算收卫奕做徒弟。

    是不是搞错了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