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040章 送手帕的傻小子

时间:2017-10-18作者:厘多乌

    ,!

    第040章 送手帕的傻小子

    天寒地冻,大雪虽已经停了,但冷风嗖嗖,灌进身体里,肆意啃咬,搅得浑身辣疼!

    卫奕一身厚实的淡色蓝长袍,脖子上裹着一根灰白条的围脖,呆呆板板的身子在雪地里来来回回的跺着。

    偶尔还带着玩味似的往空气里哈着白雾。

    极其的可爱!

    却又时不时的观望着纪家的大门。

    这一等,就等了一个多时辰,那张白净的俊脸也被冻得发红。

    纪云舒远远的就瞧见了他,见他躲在纪家门口那座石狮后面,脑袋不住的往里瞧。

    那可爱的小傻子跑这来做什么?

    莫非皮子痒了,想找纪元职给他松松筋骨?

    大概是好奇心作怪的缘故,纪云舒朝他走了过去。

    “卫奕,你怎么在这?”

    背后突然响起了声音,让卫奕一惊,吓得双脚差点离地!

    一回头,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吓到我了。”

    小小的埋怨了一声,无辜的小眼神转了转,两只手还压在胸口上。

    那模样,把纪云舒活活逗笑了。

    “谁吓你了,你若不是做贼心虚,岂会被吓到?”

    他慌忙摇头,急促促的说:“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贼,我真的不是贼,老师说,不能偷别人的东西,这样不好,娘也说了,做人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别人的东西是别人的,自己的东西才是自己的,而且我爹还说……”

    “打住!”纪云舒抬起手打断了他的话。

    要是这样说下去,恐怕天烟也说不完。

    “我就问你,这么冷的天,你不在家待着,跑这来做什么?”纪云舒正色。

    他缩了缩眼神,抿着唇,把头埋低。

    要是纪云舒没看错,那小子,他在害羞!

    这可把纪云舒心里的好奇欲勾了起来,朝他迈近一步,带着一丝戏谑的语气,问他:“卫奕,你与我说实话,好端端的,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还偷偷摸摸的。”

    “我……”

    “告诉我,我保证不告诉别人。”

    半天,他才诺诺的吐出几个字来:“我在等姐姐。”

    姐姐?

    小子,你是独子,你没有姐姐,你顶多能让你娘给你生个妹妹或者弟弟。

    莫非……

    “卫奕,你爹还有别的老婆?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吗?”

    “没有。”他支起脑袋来,看着纪云舒,突然眉峰一蹙,从嘴里滚出一句话:“哥哥,你跟姐姐很像!”

    呃!

    纪云舒顿时明白过来。

    傻小子,你是在等我?

    不等纪云舒回过神来,卫奕从自己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盒子,一脸希望的看着她,说:“哥哥,你认识姐姐吗?我来给她还手帕的,上次她塞在我手里的,但是脏了,不过我洗干净了,你看。”

    说完,他将那个盒子打开,里头那块白色的手帕折得整整齐齐,上面,还撒了几片小花瓣。

    好生惬意!

    臭小子,谁告诉你这种撩妹技巧的!

    纪云舒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一只僵硬抽搐的手伸到盒子上,缓缓往下一压,把盒子给盖上了。

    “卫奕,这手帕,你姐姐不要了,她也不喜欢这些花,她花粉过敏。”纪云舒蹙了蹙鼻尖。

    “可这手帕是姐姐的,我一定要还给她,而且阿米也说了,女孩子都喜欢花。”

    那小样,委屈极了。

    “阿米是谁啊?”

    “是我养的一条小黄狗。”天真烂漫!

    噗……

    纪云舒捂着胸口,吐了血。

    不行了,她不能再跟傻子说话了,不然多少脑容量都不够用。

    “罢了罢了,你自己等吧。”

    撒了撒手,纪云舒转身就走了。

    只是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去,正好对上卫奕那双清冽的眼神,带着一些希冀,又带着楚楚动人的可怜。

    这会,天又下起了雪,一粒比一粒厚!

    落在那少年的身上,带着朦胧的安世感,竟牵得人心,隐隐作疼!

    纪云舒的心也似乎随着那落在肩上的雪花,融成了一块。

    透过那一层层的白雪,纪云舒冲着卫奕喊了一声:“跟我走,带你去找姐姐。”

    听到这一说,卫奕整张脸就像树獭似的缓缓绽开,脚步一跺一跺的跟在了纪云舒的屁股后面。

    她领着他进了西苑,屋子里,暖暖的。

    这还是纪云舒头一回带男子进自己的屋,好在,卫奕和别人不同!

    卫奕站在屋子内厅的中央,转了好几圈,打量着周围的景象,充满了新颖感。

    “哥哥,你的屋子真好看,还好香哦!”

    “你赶紧坐下,这样往别人屋子里瞅,很不礼貌。”

    “哦。”他闷声应下,乖乖在旁边坐了下来,眼睛也不再到处乱看了。

    这个时候,鸾儿正好端着一大盆的碳进来,看到屋子里坐着一个男人,吓了一大跳,又看自家小姐在旁边,这才没大叫起来。

    小步子挪到自家小姐身旁,小声问:“小姐,这人是谁啊?”

    “卫奕。”

    “卫家的那个傻子?”鸾儿张嘴。

    纪云舒往她脑门上敲了敲:“不准无礼,你好生看着他,我进去换衣服。”

    揉了揉生疼的脑门,鸾儿点点头。

    纪云舒把手里的檀木盒放在桌上,进了内屋,将身上的男装换了下来,前后不过一丁儿的功夫。

    大概换的太勤了,以至于十分熟练。

    从里面出来,就看到卫奕端着茶像喝白开水似的往嘴里灌。

    不烫吗?

    兴许是他冻僵了!

    抬眸之际,看到纪云舒走到自己面前,卫奕放下茶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笑得极为灿烂。

    惊呼:“姐姐,你来了?”

    “嗯,我来了!”

    其实,我一直都在!

    卫奕朝她身后看了看,挠着脑袋瓜子:“哥哥呢?”

    纪云舒往旁边坐下,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你哥哥走了。”

    “哦。”他也乖乖的坐了下来,眼睛直直的看着纪云舒,身子往下缩了缩,启唇:“姐姐,你知道我来做什么吗?”

    “知道,你送手帕来了。”

    这一说,卫奕惊讶极了,他还没说呢,姐姐怎么就知道了呢?

    傻孩子,你哥哥告诉她的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