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1196章 有此心智者,难成大器

时间:2018-05-23作者:厘多乌

    一行侍卫围在了外面,各个凶神恶煞,面露杀气,手中持着长剑,但没有得到那延的命令,故而并未拔出剑鞘中。

    只是看这架势,显然是要逼迫景容答应。

    景容因为背对着门口而坐,看不见外面那些侍卫的阵仗,但听得见声音。

    心里知道,自己就像一只笼中鸟。

    而把玩鸟儿的人就是坐在自己对面的那延。

    “景公子,本王是非常有诚意的,只要你答应入我府中做门客,到时候你们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但你要是拒绝了本王的好意,恐怕那些刀剑就不长眼了。”

    赤果果的威胁!

    景容听言,依旧一副冷淡镇定的样子,唇角微微一勾,轻笑了一下:“我若是想离开,王爷能困得住我?”

    “你有这个本事吗?”

    “我既敢只身一人进来,自然就有本事离开,只怕王爷你低估了我。”景容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暗劲。那延打量着他:“看来……本王确实是低估了你。还没有人在见到本王的府兵时依旧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你是第一人!此等胆量,本王很是欣赏,也证明本王没有看错人。但是……”那延话语突然一顿,那

    双含笑的眼睛里折射出了一道凛人的杀气,盯着坐在对面的景容,“一个不愿意跟本王做朋友的人,换言之,也就是敌人!”

    景容不闻不应,反而悠闲的再次喝了一口茶。

    那延继续说:“你今日若是不愿意点头说好,便是本王的敌人,而对待敌人……只有一个字,杀!”

    “杀”字,那延咬得极重。

    他放在案桌上的手也握紧了拳头。

    景容捏着茶杯的手指稍稍一顿,继而又将其轻轻放了下去,严肃的说:“王爷不会不知道,你若是将我扣留在这里,亦或是杀了,后果会是什么吧?”

    “愿闻其详!”“我们现在在替城司部办事,我若是出了事,案子一切会停下来,到时候,那位成世子恐怕会将你闹到朝堂上去,据我所知,胡邑王如今卧病在床,储君之位尚未立确,而你是君是臣,谁也不得而知。王爷

    你说要权!可若是因为我等不愿做你的门客而被状告到了胡邑王面前,到时与王爷敌对的三王爷自然会火上浇油,后果如何,不用我来分析了吧?”景容不急不慢的说完了这番话。

    那延笑了。

    “你说都对,眼下这个时候,我当然不能乱来。”

    你明白就好。

    景容已将面前的茶喝尽,缓缓撑身起身,朝那延说:“既然如此,我就不做打扰了,告辞。”

    转身出门。

    然而那些侍卫见他出来,并未退让,反而围得更近了些。

    景容站在门口,一双如鹰隼的目光一一在那些人面前扫过。

    那样的目光,让人害怕!

    继而,那延从里面出来,手一扬,吩咐侍卫:“都让开。”

    侍卫听令,一一退开。

    院子里再次恢复了平静。

    那延扭头跟景容说:“景公子,本王真的很欣赏你,你今日拒绝了本王没有关系,说不定之后你会改变主意。”

    景容一笑:“或许吧!”

    说完,他迈步离开,但走了几步之后,忽又停了下来,转身与那延说:“我想有件事你弄错了!”

    “什么?”“我们帮成世子查案,并不代表我们是他的人,如你所说,各取所需!这胡邑皇室的风云,我们无心踏足,而且你需要的应该是在朝堂上能助你的人,而非我们。倘若,你单单只是想跟成世子抢人,赢得一

    筹!那么……有此心智者,难成大器!”

    有此心智者,难成大器。

    呃!

    那延脸色一瞬煞白。

    因为,他的心思全然被那个离自己三米远的男人看得一清二楚。

    就像景容说的那样,他需要的是在朝堂能帮助自己的人,而不是他们,他也确实是带着要跟李成抢人的心态才“请”景容来。

    如果说之前,他对景容只是欣赏的话。

    那么听完这番话后,便是敬佩!

    等他回过神来时,景容已经走了。

    不一会,那延的随身暗卫走了出来,轻声询问:“王爷,真就让他这样走了?”

    “难道要真的杀了他不成?”

    “……”暗卫又说,“王爷,现在因为杜慕白的案子,黄大人和重大人都被撤职了,就等于刑部已失去了我们的控制,还有不少王爷的人也因此受到了牵连,恐怕,要尽快走下一步了。”

    那延鼻孔里哼了一声,不提还好,一说他就来气。

    本以为是看李成查石头案,想看他闹出点动静来,最好把平阳侯给扯上,哪里知道,竟把自己给扯了进来。

    真的得不偿失。

    这个仇,他算是记下了。

    所以才会请景容来这里,希望他能成为自己的门客,倒打李成一把,也算是灭了他们的威风。

    偏偏景容不干!

    那延迈步在庭院里走了几步。

    眉头紧锁。

    ……

    而与此同时。

    纪云舒到了城司部,却迟迟没有等来景容。

    一时有些担忧。

    问白音:“哥,景容究竟去哪儿了?”

    白音:“你别担心,他不是有事的。”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总觉得不对劲。”

    “真的没事,你先安心办案。”

    哎——

    纪云舒暂且将自己担忧的心情压制下去。

    而现在整个城司部上下都在等她破案,一个个都很听话,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与之前对她的态度完全不同。

    李成也将自己整理的有关杜慕白的案子一一告诉她。大概的意思就是杜慕白死的那天,一早就出了文舍,到了晚上才回来,而根据看守文舍的小童口供来看,在杜慕白回来之后,并没有什么可疑人再进过文舍,加上文舍看守很严格,陌生人进出,都需要写

    单子,但是那天根本没有外人。

    而且当年仕子们曾说,那晚,杜慕白的房间里很安静,根本没有任何声响,也就是说,排除了打动和争吵!

    既没有可疑人和外人,又没有发生过打动的痕迹。

    那么——李成说:“凶手该不会就是当年那些仕子中的其中一个吧?”画骨女仵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