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1124章 小霸王的本性

时间:2018-04-18作者:厘多乌

    学子有些害怕。

    说,“刚刚已经检查过了,里面没有什么东西。”

    李成抬起下巴,用鼻孔对着他,说,“可是本大人刚刚没看到,所以要重新再检查一遍,打开,快点。”

    学子缩了缩脖子,不敢反抗,只好乖乖将自己的包袱取下来递给他。

    哪里知道,李成一把抓过来后,就直接甩到了地上。

    包袱散开,里面的几身衣服和书籍掉了出来。

    学子见状,正要弯腰去捡,却被李成拉住。

    “大人?”

    “这些东西,我要了。”

    “只是几身破衣裳和几本旧书,望大人手下留情。”

    “本大人看上你的东西就是看得起你。”李成说的冠冕堂皇,转而吩咐自己的人,“将东西带走。”

    身后的侍卫便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抱着,站在一边。

    一副狗腿的模样!

    那学子满脸愁苦,看着自己的东西被夺走却无能为力,又恨自己出身卑微,无法与官抗衡,这委屈和这亏也能自己默默的忍着。

    只好走了。

    城门口的人都看见了这一幕!

    纷纷评头论足!

    李成完全不在乎,继续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慢悠悠的看着。

    这时,一行商人通过检查后进来了。

    李成又喊住了他们!

    领头做主的商客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长得温温和和。

    商客问,“不知道大人有什么事?”

    “本大人就是随便看看。”李成看向他们用车运送进来的大大小小的箱子。

    商客赶紧说,“大人,我们可都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啊,往年也都是这个时候来高定做生意,绝对没有带什么不该带的!”

    “那就打开看看!”

    “大人……”

    “怎么?不打开看,本大人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不该带的东西。”

    这时,侍卫跑到李成身边,轻声提醒他,“大人,他们这些老商人都有货物通行的令牌,不用打开箱子。”

    李成狠狠瞪了他一眼,“最近高定不太平,又快举行科举,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可不是你我能担当得起的,他们有令牌又怎么样?本大人说了,要开箱检查。”

    “可是……”

    “闭嘴。”李成转向商人,“你都听到了,还不赶紧打开箱子给本大人看清楚,后面可还有很多人在等着。”

    那商客实在没办法,只好将自己带来的货物一一打开给他看。

    里面都是丝绸!

    李成用手中的折扇一一挑开。

    将那些东西挑得到处都是。

    狼藉一片。

    干干净净的丝绸落在地上,沾染了灰烬。

    商客欲哭无泪,两腮抽搐。

    那都是钱啊!

    他也一边苦苦哀求,“大人,这里面真的什么都没有,全部都是一些丝绸,你这样一弄,这些东西我怕是卖不出去了了,求求你高抬贵手。”

    李成觉得事情还没有闹得太大,便继续将箱子里的丝绸缎子一件件的往地上扔,还用脚直接去踩。

    商客连死的心都有了,绸缎被踩成那样,也就等于废了!

    直接跪了下去,“大人,小的求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就指望这种货物过日子,大人,你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声音哽咽。

    李成心想,闹得差不多了。

    便收手了!

    挥挥折扇,说,“行了,走吧。”

    “谢谢大人啊。”

    商客赶忙让自己的手下将东西一一收拾好,推着货物走了。

    这一闹,直接在城门口轰动了。

    后面进城的那些人对李成是又恨又怕,生怕被他找麻烦。

    最后,城门侍卫实在看不下去了,悄悄让人去了平阳侯府,将这事禀报侯爷。

    李成就是要将事情闹大,只要这样,才能被罢免官职,继续潇洒自在。

    很快,平阳侯府来人了。

    “世子,侯爷叫你回去。”

    “正好我也玩累了。”

    便拍拍衣袖,回去了。

    进出城门的秩序也渐渐恢复。

    那小霸王果然名不虚传。

    怪不得城里很多人见到他就怕。

    ……

    李成既然敢这么做,自然也知道此事一定会惊动到平阳侯,所以,他也早就想好了托词,等会在自己父亲面前大胆的演就是了。

    到了府上,平阳侯在大厅里等着他。

    怒火中烧。

    训斥他,“这才第一天,你就闹得城门口鸡飞狗跳,看来平时我对你是真的疏于管教了,才养成了你现在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

    李成说,“爹,我什么也没做。”

    “仕子赶考,那些书籍对他们而言何其重要,你却收他们的东西,还言之凿凿!你是官,不是土匪。那些来高定行商的商客只要有特令的都可以免去货物搜查,你却将他们的东西搅得满地都是,你知不知道,若不是因为你是我儿子,现在你已经被关进大牢,说不定,已经惹来杀身之祸。”

    哪有这么严重?

    李成信誓旦旦的说,“爹,我不过是例行检查,根本没有犯错,那个仕子,他如果是来赶考的话,身上带的书籍也应该是平时经常看的,可是他的书却很崭新,还有那几件衣服,看似打了补丁很破旧,可是衣服的布料明显不旧,而且都没有穿过的影子,可见衣服是故意伪造出补丁来的,他的身份一定可疑,我把他的东西拿走没错,等检查清楚没有问题的话,我自然会还给他的。还有那个商人,虽然有特令,可难免他会心怀不轨,打开他的箱子检查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哪里知道那些丝绸轻飘飘的,一翻就往地上掉,散得到处都是,这可不能怪我。”

    “你倒是将一切都说得明白。”

    “要是爹觉得我惹事生非的话,大可以让恭左相把我的官职给撤了,反正我也不是做官的料。”

    “这就是你打定的主意。”

    可不是吗?

    李成也直接承认,“爹,朝中有大哥帮你就已经够了,如果我将来真的入了朝,反而会给你们添麻烦。”

    “这个你就不用管,我让你入朝是有一定原因的,但现在你不必知道,你给我好好做现在的事情,记住,你的一言一行,都会牵扯到我们李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