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979章 王烨?

时间:2018-02-06作者:厘多乌

    准备开会。

    商讨着该给木木定一个什么罪名?

    是帮凶?

    还是目击者?

    “其实那木木也不算上是什么帮凶,毕竟,她也不知道余忘会杀人啊,所以,不能定罪。”一人说。

    有人立刻接话:“可若不是她,命案也不会发生,看似不是帮凶,可到底此案由她而起,所以这罪,不能轻。”

    各持各的意见。若木木只是个目击者,刑部还定她个罪名,确实说不过去啊!可换一个角度来说,是她**华翎将其送到余忘屋中,而且明明透过窗户看到余忘掐着华翎的脖子,她却没有进去制止,所以,在这案子里,

    她也构成了犯罪。

    厉大人苦恼,这案子实在不知该怎么判?

    最后只得将目光投向纪云舒,询问她的意见。

    可纪云舒从进来后一直沉默着。

    “纪大人,这案子既然是你接手的,那要怎么判,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她摇了下头。

    几个刑部官员面面相觑,心想:这纪大人是怎么了?

    于是,又开始讨论起来。

    最后,判了木木一个“帮凶”的罪名,杖刑五十,监禁三年。

    敲定!

    写入卷宗内,交由大理寺复审。

    可等刑部写好卷宗打算由人送去大理寺时,纪云舒却将这份差事给揽了过去。

    并说:“我亲自去趟大理寺。”

    厉大人也没说什么,点头答应了。

    纪云舒到了大理寺,才发现那王烨上任不过才两天时间,就将原先大理寺的侍卫逐一换了一遍,将之前跟着余大理的人都调去了别处。

    新官上任,如此也不稀奇。

    王烨得知纪云舒亲自送卷宗过来,将她迎进了内堂,好茶好点心上着。

    “这等小事,纪大人何必亲自过来,遣个小吏送来就是了。”王烨对她客客气气。

    纪云舒礼笑:“王大理此次上任,我也是想过来道贺一声。”

    “客气客气。”

    “不知王大理可否适应了?毕竟之前你在工部任职,现在入了大理寺,接管的东西也不一样。”

    王烨笑说:“皇上器重,让我任职大理寺卿,做臣子的,自然要竭尽全力。”

    她喝了口茶。

    王烨心想:无事不登三宝殿,纪大人此次前来,不可能只是道贺这么简单。

    只怕……大有玄机啊!

    果然,纪云舒忽然饶有兴趣的问了句:“对了王大人,听说当年修葺余府的事,是你批的,也是你下令着人办的,可是?”

    王烨不知她为何问起这个来,点头:“没错,是我派人修葺的,也是由我监管的,只是纪大人的意思我有些不大明白?”

    “王大人别误会,我只是好奇罢了,此次余府主屋的墙体崩塌,听说是因为墙体的材料出了问题,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纪云舒话里带话,暗讽王烨在此过程中偷工减料,中饱私囊。

    只是没有直接说出来罢了。

    但王烨一听,当即脸色一僵,他也不傻,当然知道纪云舒的意思。

    果然,这纪大人是有意来的。

    他有些急了:“不知道是谁胡说八道,竟传出这等子虚乌有的事情来,当年修葺余府用的都是上等的材料,此次墙体倒塌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纪云舒一副八卦的模样:“哦?如果不是材料的问题,那会是什么?”

    “外界因素太多,纪大人是外行,自然不明白,而且当时完工时,是我亲自检查的,那面墙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他十分笃定道。

    “可确定?”

    王烨怔了一下,纪云舒接连问得他都开始怀疑了,于是极力回想起来:“收工撤走棚架当天是我亲自去的现场检查,各处也都仔仔细细的查了一遍,因为没有问题,所以才下令撤了棚架。”

    他说完,纪云舒笑了一下。

    这一笑,将王烨给笑懵了,他皱着眉心问道:“纪大人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些?”她说:“王大人不要怪我多嘴,据我说知,当时主屋那面埋着尸体的墙、是你们撤走棚架前三天就已经修建好了,可死者是在你们撤走棚架前一天死的,那也就是说,如果凶手要将尸体砌进墙中,就需要将

    那面墙重新凿开,再重新砌好,可是一面整体的墙被人凿开一个洞之后再重新封上,就算眼睛再瞎的人也不可能看不出有异样吧?那当时王大人检查时,会没发现?“

    表示怀疑!

    呃!

    王烨倒不是紧张,而像是突然被纪云舒点中了要害似的。

    他:“……”纪云舒:“王大人,你现在再好好想想,可还确定那面墙没有任何问题吗?若明明知道有问题,王大人为何不及时让人重新修缮?反而依旧下令完工,撤走了棚架呢?难道是因为王大人嫌麻烦,不愿再动工

    一次?还是说……真的是材料出了问题,若是再动工修葺,怕被人看出问题来,索性就算了。”

    她分明是在“循循诱导”,有意诱导着王烨说出她想要的东西来!

    而一不小心,王烨就入了她的坑!王烨愁眉苦脸道:“纪大人,你言重了!那面墙当时看上去确实没有任何异常,而且粉饰得很好,平平整整,根本看不出有被人凿开过的痕迹,而且当时的工人都可以证明,甚至连余大人也在现场,他跟着

    我一块检查的,朝中上下都知道我与他关系紧张,若墙面出了一丁点问题,他必定抓着我不放,又怎么会让我下令完工呢?再说了,修的还是官邸,就更加不得马虎。”

    解释得头头是道!

    纪云舒认认真真的听,顺着他的话再次认真问道:“那为何凶手在墙上凿了个洞、还砌了一具尸体进去,你们整个工部的人都看不出来呢?”

    从材料的问题上,慢慢跃到了余家的命案上!

    王烨想了想:“想必……凶手是个很厉害的工匠,对墙面的结构十分知晓,否则不会在将人砌进去后,还能让墙体的表面看上去没有丝毫异样。”

    哈哈。

    纪云舒要的,就是王烨这番话!这也正是她来这里的目的。画骨女仵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