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画骨女仵作 第838章 僧人进京

时间:2017-11-26作者:厘多乌

    敢情这小子昏迷了一整晚,脑子却十分清醒啊!

    竟然想到了这么多的事。

    纪云舒想大力阻拦,可他知道,景容心意已决。

    沉默半响后——

    她说:“那么,不管我同不同意,你都已经决定了。”

    他点头。

    从来,都是他站在她这边,不管她做了什么惊为天人的事,他都陪着她一起疯。

    那么这一次——

    也该她站在他这边了!

    尽管此次会是一场很大的风险。

    但——

    “你说的对,我们承诺过御国公府的旧人会查明真相,那就必须言而有信。”

    景容知道她会同意。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她。

    “此次事情,我会与秦大人一同商量,在未开棺之前,你不要干涉进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她点头!

    而景容的计划说来就来,待身体好了不少之后,就立刻找来秦士予开始商讨此事。

    秦士予一开始不认同,觉得太冒险。

    但最后还是同意了!

    几天后,景容就暗中找来了萧统领,将此事告知他。

    需要他配合。

    自打当初他因私造兵器被景容握住把柄后,加上景亦一死,景容自然而然成了他最大的靠山,也一心效忠于他。

    总之,景容说什么就是什么!

    得知此事后,大概本就是武将出生的缘故,骨子里就有一股莽劲,也不在乎是否危险不危险。

    一口就答应了!

    很快就将自己信得过的手下调去了陵墓。

    而皇宫里。

    祁祯帝传来了梁宗正。

    “年祭一事,现在如何了?”梁宗正:“回皇上,已经办理的差不多了,现在陵墓已经加守重兵,绝不会有问题,再过几日,广安寺的僧人也会进京来,按照往年一样,都安排在了安广居,也早早命人备了素食的东西,其余的事情也都

    安排好了,皇上不必担心。”

    一一禀报!

    祁祯帝点头,思忖片刻后,再次叮嘱:“此次年祭一定要万分小心,不得出了乱子。”

    “是!”

    “还有,这次不管是谁进入陵墓,都要好生盘查,那些僧人也不例外。”

    “臣明白,都已交代下去。”

    祁祯帝:“还有一件事。”

    梁宗正躬身,静等!祁祯帝从高台上下来,走到他面前,压低声音说,“朕近日来总觉得心生惶恐,时常都会梦到御国公,所以担心会出什么事,此次年祭前后,务必派你信得过的人单独看守御国公的墓,没有朕的允许,谁也

    不得靠近,明白吗?”

    这……

    闻得此言,梁宗正十分震惊,怎么皇帝做那般奇怪的梦,还会有那般的担忧。

    但他到底不敢多言。

    “是,臣一定好好看守。”

    祁祯帝满意,点头,“下去吧。”

    “臣告退。”

    下去了!

    祁祯帝轻沉了一口气,他确实心有担忧,总是慌慌的,那种感觉,像有一根橡皮筋将一圈圈的绑着他。

    越来越紧……

    当然,他希望自己想多了。

    年祭越来越近,整个京城都忙了起来。

    陵墓里加大重兵巡逻,因为祁祯帝有所交代,御国公的墓特意让人围了起来。

    没有命令,谁也不能靠近。

    萧统领第一时间禀报了景容,“梁宗正交代,务必让人日夜守在御国公的墓地旁,而且看守的都是他的人,我们的人靠近不了。”

    妈的!

    景容眉头紧拧,思忖道:“看来父皇知道我要做什么,所以才会有所防备。”

    果然是老狐狸。

    于是,萧统领问:“那王爷,还要不要……”继续?

    话没说完,景容坚持,“计划不变,棺一定要开,总之,要想办法引开那些人,只需几个时辰就好。”

    “是。”

    “还有,你要记住,梁宗正这个人也是一只眼尖的老狐狸,往年都是他负责年祭,早已轻车熟路了,所以我们行事一定要小心,绝不能露出风声。”

    “下官知道怎么做了。”

    ……

    没多久,纪云舒和卫奕就从竹溪园重新搬回了容王府。

    这一天,正好是广安寺和尚进京。

    那些和尚讲究,不乘马车,全靠走路。

    好在,那广安寺离京城不远,几十个和尚进宫,十分壮观,一进京城就引起了围观。

    正好撞上纪云舒去容王府的马车!

    马夫问,“纪大人,前面是此次年祭请来的僧人,咱们让?还是不让?”纪云舒一听,掀开车帘子往外一看,几十个和尚排列有序的正往这边走来,前面和后面都有很多侍卫保护着,还抬着大大小小的箱子,据说里面是诵经念佛的东西,是佛家之物,所以进城门的时候,并未

    盘查,直接就抬了进来。

    而此次领头的是负责去迎接那些僧人的高大人。

    此人也在宗正寺任职!

    卫奕也看了出去,不等纪云舒说什么,他就吩咐马夫,“将马车停到边上去,咱们让行。”

    纪云舒侧眸看了他一眼。

    认同!

    马夫照做,赶紧将马赶到一边。

    让行!

    那些僧人正好是从纪云舒这边经过,她出于好奇,掀开窗帘观望。

    却像是在人群里寻着什么?

    可是几十个人当中,她还是没有看到当初那个一瘸一拐、脸上留有疤痕的僧人。

    卫奕注意到他的目光,问,“你在找什么?”

    “一个人。”

    “谁?”

    她摇摇头,将窗帘放下,说,“我也不知道。”

    卫奕也没有多问。

    马车前行,很快就到了容王府。

    时子然和路江在门口迎接,不见景容的身影。

    “王爷去找秦大人了。”路江说明情况。

    肯定是为了此次开棺的事!

    她点点头,指了指自己放在马车上的东西,“劳烦路叔派人将里面的东西搬下来,那些东西有些沉。”

    “好!”

    她东西不多,都是这几个月来在竹溪园累积的零零散散。

    倒是卫奕的东西多了些,他念了几个月的的书,写了许许多多的字,堆积如山,一样也舍不得拉下,便都带来了。

    进去的时候,卫奕东张西望。

    看看这里!

    又看看那里!

    时子然靠近他,上下瞄了他几眼,“这地方又不是第一次来,这么好奇做什么?”

    他默不作声好一会,才道了一声,“有吗?”

    “有,都写脸上了。”“……”他笑而不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