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尖端博士 第六百五十七章炉鼎

时间:2018-10-04作者:何大员外

    曾玲玲说“你知道什么,那万古魔尊到来之后,可能将我变成炉鼎,这样一来,我不就完了?”

    我说“如果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帮助你的,事实上在地球这里,你不用担心那个万古魔尊为所欲为,无数的厉害角色都没能征服地球,那个所谓的万古魔尊也不例外。”

    不过,万古魔尊并没有亲自来,他只派来了自己的弟子任奥飞。

    而且,万古魔尊的弟子任奥飞只是在地球上做了短暂的停留,就撤走了。

    万古魔尊的弟子任奥飞,他到地球上来,也是为了追寻仙女帝国的前女皇。

    关于仙女帝国的前女皇有无数的传说。

    有一个传说是这样的,现任仙女帝国的女皇曾冰冰,她的母亲被劫持到了桃花星球去了。

    笆联珠吃惊似的问道“你看明白了,是一只鹰麽?”

    别武道“青天白日,怎的看不明白呢?确是一只极大的黑鹰!”

    笆联珠叹道“不好了!我家的仇敌金罗汉到了。除了他有两只神鹰,甚麽人也没有!”

    别武问道“金罗汉是个甚麽样的人?如何和你家是仇敌?”

    笆联珠道“我常听得我父亲说江湖上有个吕宣良,绰号金罗汉;专与崆峒派的人作对。养了两只神鹰,许多有本领的人,都败在那两只鹰的爪里。我师伯董禄堂,险些儿连性命都丢了!所以金罗汉是我家的仇敌,不知他今日怎的到这里来了,却救了你我的性命?”

    别武问道“他是不是一个白须老头儿呢?”甘联珠点头道“我虽不曾见过,但听说他的年纪很大了。你问怎的?”桂武便将前日在山顶闲眺,遇见金罗汉的话说了。

    笆联珠笑道“幸得你前夜,不曾将这话向我说。若说给我听了,我心疑是金罗汉,有意离间我家里人,特来刁唆你的!我有了这疑心,不但不肯和你同走,说不定还要疑你是来我家卧底的;那麽,事情就遭透了!”

    别武道“我所以不将遇见他的话说出来一则,因不知道他是甚麽人,若将当时那种神出鬼没的情形说出来,怕你疑虑;二则,想离开你家,原是我的本意;久已有了这个念头,并不是遇见他才发生的,甩不把他说出来。”

    笆联珠点头应是。又道“此地离家太近,我们不可久留!看你打算往甚麽地方走,就此走罢。这是乘我父亲哥哥都不在家,我们只要出了头门,在此停留这麽一会,还不要紧。若是父兄在家的时候,不能立时逃出叁十里以外,怕你我的头,此刻早被飞剑取去了呢!”

    别武道“我到湖南来,原是为寻我姑母,想投托他,替我觅一安身立命之所。无奈探访了多少日子,探访不;於今只好再去临湘,从容探访。我想我姑母此时的年纪,尚不过四十来岁;必不曾去世。只因他出嫁得早,那时我才四岁。我父亲在世时,他同姑父陈友兰,在我家住饼好些日子。後来父亲一死,路远了,两家便不大来往。”

    “父亲死了的第二年,接了姑母专人送来的讣告我才知道姑父也死了。姑母守一个两岁的表弟,听说搬到临湘乡下住了。自後便绝无消息。这也只怪我那时,太不长进,专和许多狐群狗党一块;家中大小的事,一点也不过问!我姑父去世既久,姑母又不在县城,我初来人地生疏,因此探访不。此时也没有旁的道路可走,仍旧往临湘去罢!”

    二人遂到临湘。甘联珠拿出些珠宝,变卖了钱,置备田产房屋;也不向人说明自己的来历。

    临湘人见他夫妇,都生得那麽漂亮,举动又很豪华;也没人疑心他们是强盗窝里出来的人。桂武逢人打听他姑母的消息,又是一年多没得些儿踪影。桂武揣想他姑母,不是已经去世,就是搬到别州府县去了,不在临湘。已渐渐把探访的心,懈怠下来了!

    一日,桂武正和甘联珠在家闲谈。忽见一个十来岁的的小孩,生得骨秀神清,英气奕奕;立在门外,同里面大声问道“这里可有一位姓桂的公子麽?”桂武听了,心中一动。一面迎出来,一面留神看那小孩的眉目竟和自己的眉目一般无二;若在一道儿回走,不问谁人见了,必说是同胞兄弟。旋想旋走到切近,且不答应自己就是桂鲍子,先问那小孩道“你是那里来的?姓甚麽?问桂公子做甚?”

    那小孩见桂武出来,两眼也不住的向桂武脸上打量不待桂武说出姓氏,小孩已拜倒在地,说道“家母今日才知表哥在此,特命小弟来请表哥到寒舍去。”

    别武听了表哥的称呼,一时方想到是自己姑母,打发表弟来请的;连忙也拜下去,将表弟扶起。心中欢喜,自不待言。一手拉了表弟的手,同进里面;与甘联珠也见了礼,桂武子问他表弟的名字。

    表弟答道“我名叫继志。家母吩咐在路上不要耽搁,见表哥,就请同去,免得家母盼望。”

    别武喜问道“姑母怎知道我住在此地?可笑我专为探访姑母,才来临湘;在这里前後住了叁年,竟没探姑母的住处。今日倒是他老人家知道了,劳老弟的步来找我。”

    陈继志答道“家母怎知道表哥在此,却不曾向我说表哥去见了家母,自会知道。家母并吩咐了表嫂也请一起同去。”

    别武回顾甘联珠笑道“怪呀!他老人家连你在这儿都知道了。”

    笆联珠也笑道“既知道你在这里,自然连我也知道。我本应同去请安,只是他老人家住在那里?此去有多少的路程?得问问小弟弟。”

    别武道“他这般小小的年纪能来,没多远的路,是不问可知。”陈继志也点头说道没多远的路!”

    笆联珠走进自己卧房,更换衣服。桂式教陈继志坐,也跟甘联珠进房。只见甘联珠正坐在床上裹足,将铁尖鞋套在里面。桂武惊问道“又不去和人家动手,你穿上这东西干甚麽呢?”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