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尖端博士 第590章 国师舞棍

时间:2018-09-04作者:何大员外

    说起来,紫玫瑰帝国的国师会成为一个舞棍阿伯,其实和他们的制度有关。

    在紫玫瑰帝国的宫廷里,大家常常翩翩起舞,这时候一个好的舞技就很重要。

    作为他们的敌人,锦龙帝国常常讽刺他们说:“紫玫瑰帝国的人有多少厉害的士兵和将领没人知道,但是他们的舞蹈冠军和明星,肯定是紫玫瑰帝国的宠儿。”

    不过,锦龙帝国的这些人也知道,作为紫玫瑰帝国的杀手组织,是玫瑰星系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组织之一,锦龙帝国皇室那凋零的皇族后裔就充分的说明了这一点。

    “是什么事情使你想到它要离开呢?”

    “贝贝离去之前,它离开我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起初是一天,接着是好几天,有时它回来以后,我可以看出来它打过架。我知道它是在找配偶。它找到了一个。如今,每次沃夫一走,我就怕它是去找配偶了,”艾拉说。

    “原来如此。我吃不准我们对这事儿能做点儿什么,可又能做什么呢?”乔达拉问道。有一种不自觉的想法浮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倒希望是那样。他倒是不想叫她不高兴,可是这头狼已经不止一次地延缓了他们的行程,甚致于造成他们之间的关系发生紧张。他不得不承认的是,要是沃夫找到了配偶,他会希望它好,而且会为它的离去而高兴。

    “我不知道”,艾拉说。“迄今为止,它是每次都回来了,而且看它那样子对于跟我们一道旅行感到很高兴,它跟我打招呼时就像我们是它一窝的似的。你是知道玩乐是个什么滋味的,那是一件非常强有力的礼物,那种需要是非常强烈的。”

    “这倒是实话。噢,我不知道就这件事你可以做点什么,不过我很高兴你跟我说一说。”

    他们在一起默默地行进了一阵子,走上了又一片高原,但是这种沉默仿佛恰是时候。他很高兴她跟他说了。至少他对于她那莫名其妙的行为知道了个来龙去脉。她就像一位过分溺爱孩子的妈妈,尽管她表现得不够正常。他会常常为那些男孩子感到难过,他们的母亲不让他们做那些看上去带有一点危险性的事情,比如钻进深邃的洞窟,或者是爬到高的地方去。

    “瞧,艾拉。那儿有一只羚羊,”乔达拉说,一面指着一只长着长长的弯弯角的很灵巧、又很漂亮的像山羊差不多的动物。这种羊都栖息在高山上那陡峭的崖边。“以前我曾经猎获过。在那儿,那些是麂子!”

    “那些就是沙穆多人猎获过的那种动物吗?”艾拉问道,一面看着那些犄角与山羊相仿佛,但是却要小一些,有些朝上竖起的麂子,在人们几乎难以攀援上去的山峰上和满是乱石的陡坡上蹦来跳去。

    “是的。我曾经跟他们一起去过。”

    “怎么会有人猎得了像它们那样的动物呢?你们怎么才能够着它们?”

    “这个问题就在于要在它们的后头攀援上去。它们有一种倾向,随时随地注意下面有没有危险,因此要是你能够攀到比它们高的地方,那你一般就能靠得很近把它击杀。这你就该明白为什么梭镖投掷器有它的长处了,”乔达拉解释说。

    “这就叫我更加感谢罗莎里奥送给我的那套家什了,”艾拉说。

    他们继续往上攀登着,到了下晌,他们就到达了雪线附近.他们的两侧就是光滑的高耸峭壁,不远的_l方就是一片一片的冰和雪。前面的坡顶衬托在蓝天的背景当中,仿佛就通向世界的尽头。他们又攀登了一程之后,停下来四下张望了一回。这景观真是难得一见。

    在他们的身后是他们从树木线登上山来的狭窄天地。在那之下是常绿树木覆盖着的斜坡,掩盖住了坚硬的岩石和高低参差的地形,他们就是从那里扎挣着爬上来的。东面,他们甚至可以看到下边的平原,上边镶着一条懒懒散散流淌着的河流,这条河叫艾拉为之惊奇。站在他们立足的高山之颠,可以一览无余,但见那条母亲河不过像几条涓涓细流而已,她简直不能相信,他们汗流浃背地沿着她的近旁走过那阵子,仿佛离现在已经隔了好几个世纪了似的。他们的前方,是又一条山脊,比这里地势显得低了一些,深谷中是一些散散落落的羽状绿锥。抬头仰望顶上,则是闪闪发光的冰峰。

    艾拉四下里一望之后,不免心中害怕起来,目光中闪烁着某种疑惑,深为收入眼帘的壮观而美丽的景色所打动。矗立立在这料峭的寒风中,每一次兴奋的呼气,都依稀可见。

    “噢,乔达拉,我们高过一切了。我还从来也没有到过这么高的地方呢。我觉得好像我们已经站在了世界的极颠了!”她说。“这一切是那么……那么美丽,那么激动人心。”

    那位男子望着她那疑惑的表情,她那闪烁不定的双眸,她那美丽的笑容,他自己对于眼前壮丽景色的激情也被她的激动给煽了起来,他激动得恨不能立即得到她。

    “是的,那么美丽,那么激动人心,”他说。他的腔调里有一种什么东西打动了她,使她浑身为之一颤,将目光从非同寻常的景观上收回来看向了他。

    他的两只眼睛是那样碧蓝碧蓝,有一阵子功夫她以为是他偷取了深邃发亮的两小片蓝天,又装进了他的爱和恋。她被这一对眸子攫住了,被他那难以言状的俊气所俘虏,他的魅力就像他的爱一徉让人不可逆料,但是她不能够—而且也不想一一加以否认。仅仅是他对她的欲求就一向是他的“信号”。对于艾拉来说,这不是一种意志的行动,而是一种肉体上的反应,一种需要,像他本人的一样强烈,在驱动着她。

    还没等到她意识到她在动,艾拉已经到了他的怀里,感觉到了他那强劲有力的拥抱,他温暖的探索着的口唇已经印上了她的。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