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尖端博士 第四百八十章神秘高手

时间:2018-07-31作者:何大员外

    崔富裕对我说:“那名杀死倭国富豪的神秘高手,真让人头疼。”

    我说:“你不准备生剁猪肉吗?”

    崔富裕说:“现在的龙国,可不是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香江,我们这里侦破案件都讲证据的,没有生剁猪肉这回事。”

    我说:“有没有这么好呀!你说跟拍摄宣传片似的。”

    崔富裕正色说:“岂只是那么好,事实上现实生活中,龙国政府扮演的角色,远比你想像的要好的多。他们解决了太多的问题,只是他们一直没有受到公正的评价。”

    我说:“我这里不是唱赞美诗的场所,你不要找错了地方。”

    崔富裕说:“我来找你,其实是求你出马,因为只有你才有最强的说服力,我们的许多百姓都只服你。”

    我说:“其实,倭国人死了,我们不需要太伤心,因为龙国的百姓会拍手称快的。”

    崔富裕说:“这谋杀案毕竟不好听,而且还是恶性案件,不破案影响确实很不好。”

    我说:“你们想我帮什么忙?”

    崔富裕说:“提供一下技术支持,只要你出马,估计这案子很快就破了。”

    我说:“我又不是神,你想想在这个世界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你弄一具少成灰的尸体,让我怎么去破案?”

    崔富裕说:“不是一具,而是三具,这三个倭国人,本来是到龙国来躲避危险的,结果却送命了。”

    我说:“这些人只是时运不济,不过他们遭了难,肯定会让一批愤青拍手称快的。”

    虽然这样说,可是我还是伴随着他们一起见了那个凶案现场。

    在那里,一群龙国的农民正在指指点点,他们慨叹着命运的无情,一个青年农民说:“这个倭国人多有钱呀!平日里,他见谁都笑眯眯的,而且他还许诺要在这里建立几个倭国风味的饭馆,还答应帮咱们村找些财路,没想到他就这么死了。”

    一个年长些的农民说:“这个倭国人也不是好人,你看他的保镖出手可凶了。那天,混混们和键盘侠都没能打赢他们,可见这些人有多狠。不过强中自有强中手,他们还是没能保住性命。”

    青年农民说:“这些都是命!”

    “他们在熬鲸油,”斯科特先生说,“那些是鲸脂。鲸脂是鲸鱼身体最外头的一层保护层,脂肪很丰富。他们把鲸脂放进锅里,把油熬出来,这就叫提炼鲸油。”

    水手们褴褛的衣裳上布满斑斑点点的油迹和血污,又没刮胡子,看上去跟凶恶的海盗一模一样。发号施令的是他们当中最凶恶最高大的一个。他看见来人了,就咕咕哝哝地朝他们走过去,脸上的神情就像他要把来人活恬扔下水去。他的眼睛大而突出,像巨型玻璃弹球;他那难看的嘴巴不怀好意地朝右歪着,下巴额像海盗船的船头似地向前突出,长满又密又硬的胡子,活像箭猪身上的刺。

    “你们要干什么?”他开口粗声粗气他说,刚说完,他就认出了斯科特先生。“这么说,你就是那个搞科学的家伙咯。”很显然,他在竭力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欢迎到船上来。要搭我的船,你准备好船费了吗?”

    “准备好了,”斯科特先生说着,从胸前的衣兜里掏出一大卷钞票来。

    “我相信,这够付你要的三个星期的船费了吧。”

    “要这么多钱呀,”哈尔大叫起来,“就搭这么一艘船?”但他马上就意识到,他不该开口。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与他没关系。

    船长瞪着他,“这个乳臭未干的家伙是什么人?走船得多少花销,他懂些什么?带上一个碍手碍脚的搞科学的家伙又会给我们添多少麻烦?”她把钱往裤兜里一塞,冲哈尔说:“圣灵在上,我倒希望你是我的船员,那样,我非用鞭子抽掉你一层皮不可!”

    哈尔并不俱怕。他个子长得跟船长一样高,虽说体重可能比不上他,但却跟他一样结实健壮。

    “那就抽吧,”他笑着说,“因为我想,我马上就要成为你的般员了。”

    斯利·特先生赶忙息事宁人。

    “都是我不好,”他说,“一开头我就该给你们作介绍的。格林德尔船长,这是哈尔·亨特和他的弟弟罗杰。你不是还缺两个人吗——也许,他们肯签约受雇。他们有一点儿航海经验。当然,对于横帆帆装船他们懂得不多。”

    “没有人懂!”船长咆哮着说。

    “不过,他们很快就能学会的,跟你所能雇到的任何人一样。他们吃得惯苦。他们的父亲是一位著名的动物家,他为动物园和马戏团搜集动物。

    他曾多次派他的孩子去不同的地方搜集各种各样的野生动物,也曾派他们去进行科学考察,目的是让他们对我们生活着的这个世界有所认识。在你的船上,他们将会学到很多东西。“

    “他们会的。”船长怒冲冲地表示同意。“我会让他们学到一些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东西。可我还不知道,该怎样接待一对绅士。”

    他啐了一口,说出“绅上”两个字。

    “他们可能想要特殊照顾吧,”他又说,“我敢说,他们下会得到的。他们得跟其他水手一样睡在水手舱里,给他们什么就得吃什么。他们得手脚麻利,竖桅杆时手脚要快,否则,就得吃苦头,哪怕他们的老子是暹罗国玉,我也不在乎。”

    “别担心,”哈尔说,“我们的父亲不是暹罗国王,我们也不是什么‘绅士’。我们不需要特殊照顾。”

    “看来,干这一行,你们还不算太嫩。”船长咕哝着说,“把手给我看看。”

    伸出去让他检查的两双手全都又粗又硬。船长感到意外,但却不肯流露出来。

    “奶油似的,软绵绵的。”他挖苦他说,“在这条船上千上不到一天,你们的手掌就要磨出李子大的泡来。好吧,谁让我雇不上我想要的呢,只好逮着什么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