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尖端博士 第四百六十九章隐形的战斗基地

时间:2018-07-31作者:何大员外

    我对人道派机器人的领袖柯博文说:“洪水滔天关我屁事,你们机械文明的事情我不想听,也不想评判,只要星星剑不招惹我,就不关我的事情。”

    青山派机器人的领袖麦加登发出一声冷笑,说:“你白日做梦,你想独善其身,无论是宇宙大帝,还是星星剑,能让你如愿吗?”

    我说:“我这个人从来不害怕威胁。”

    我对人道派机器人的领袖柯博文说:“你是不害怕威胁,我知道你在小麦哲伦星系和魔族,以及吸血鬼们交手也没有吃亏,甚至电子星的人也在你手里折了,但是你想过没有,在这个宇宙中机械文明史一种你不了解的所在。你要相信我,星星剑是个疯子,他是个科学家,但是他连自己的领袖麦加登都能背叛,你说他这家伙有什么做不出来。”

    一个飞机迅速的向我们这边飞来,一个全身通红的机器人变形后,站在了我们的面前。那个机器人对人道派机器人的领袖柯博文说:“在背后编排人的不是,可不是好的习惯呀!”

    郝震湘点头道:“伍捕头难道不关心这些人的安危?”

    伍定远心中一惊,寻思道:“听郝震湘的语气,倘若我不交出东西,昆仑山便要杀人泄恨,莫非他便是传这等讯息来的?”他心念一动,说道:“郝教头若想传话,却是找错了人。眼下东西不在我的手上,已然转入柳侯爷手中,郝教头若有话说,该去找侯爷才是。”

    郝震湘摇头道:“我只是奉命而来,把几句话转给定远兄,至于定远兄欲待如何,那也悉听尊便。”伍定远冷笑道:“好吧!念在我们还有几分交情的份上,我就听阁下把话交代完,也好让你回去交差。”他把交差两字拉得特别长,着意讥讽郝震湘。

    郝震湘脸上神色微微一变,随即宁定,说道:“江大人有令,若是你一味倔强,眼下形势禁格,他虽然动不了你,但只要局面一转,日后不管你做得多大的官,发多大的财,他一定买通杀手,不杀你满门老小,誓不为人。”

    这几句话极具恫吓之力,伍定远登时惊出一身冷汗。此时江充若要杀他,柳昂天手握证物,必然有法子报复。但若柳昂天一死,或是在朝失势,伍定远必然大祸临头。想到成家立业之后,每日尚须提心吊胆,忍不住脸上变色。

    伍定远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就是这几句话,没有别的了?”郝震湘点头道:“便是如此了。”

    伍定远低头不语,忽然叹了口气。

    郝震湘道:“伍捕头若是担忧,何不送上东西,也好图个平安?”

    伍定远忽尔大笑,说道:“郝教头啊郝教头!那日我若是贪恋荣华富贵,早在西凉便屈服了,何必拖到现在才死?你回去转告你的主子,就说我伍定远的脑袋早就洗好了等他,有种的随时来拿!”

    郝震湘听他说话渐渐无礼,便板起脸来,冷冷地道:“我念在旧识一场,该说的也说完了,伍捕头自重。”说著站起身来,走到门口。

    伍定远看着他的背影,想到此人方才与锦衣卫之间有些不睦,忍不住道:“郝教头,这些日子委屈你啦!”郝震湘全身一震,头也不回,说道:“伍捕头此言是何意思?”

    伍定远道:“都说你是一条汉子,现下和猪狗混在一起,难免沾了一身屎。我说你委屈,那是看得起你。”

    郝震湘转过身来,大怒道:“姓伍的!我不过是混口饭吃,你又何必侮辱于我?”

    伍定远装作满脸不在乎的神气,说道:“郝教头何必动怒?若是心中无愧,便当我是一个妄人,也就罢了。”说着淡淡一笑,道:“若是心中有愧,你便杀了我,也是心中有愧。”

    郝震湘双手握拳,全身骨骼劈啪作响,眼中布满血丝,只听他咬牙道:“我是有愧!原来我那日便该死在刑场,好让我全家沦落街边行乞,好让我老婆女儿靠着娼户卖淫的肮脏钱来养家活口。伍捕头,你何曾可怜过我这种人的处境?”

    伍定远见他这幅模样,想他一条铁峥峥的汉子,却要如此度日,心中感慨。

    郝震湘越说越响,大声道:“这世道有多难啊!你要见不平了,出头了,随时落个不得好死,谁倒楣?谁可怜啊?全都是自家人!伍捕头,我自山东一路打到河南,在天牢里早想通了。我日后只本本份份的度日,忠君报国,把一身本领献出来,别的什么也不想!”

    伍定远摇头道:“别说了,你现下为虎作伥,死时臭名万古,终究没有好下场!”

    只见郝震湘怒目望向自己,伍定远寻思道:“凭郝震湘的武功,倘若此时要伤我,只怕易如反掌。不过大家总算相识一场,想来他也不会这么小气。”

    忽听郝震湘冷笑一声,说道:“伍捕头,你口中说得漂亮,口口声声骂我无耻卑鄙。你可知道外头把你多得有多难听啊!”

    伍定远心中一凛,但脸上仍装得毫不在乎,笑道:“竟有此事?只要不是教头编排我的阴损话,但说无妨。”

    郝震湘摇头道:“本来定远兄为了燕陵镖局的血案奔走,弄到了丢官亡命,江湖好汉,无不敬服。连我远在山东,也是敬佩得五体投地。待得各方好汉都给昆仑山擒下,只有你一人走脱之时,天下英雄都为你庆幸,直说老天有眼,保住好人的性命。谁知过了几个月,江湖上便出了一种说法,难听之至。”

    伍定远冷笑一声,说道:“什么说法!你说清楚点!”

    郝震湘道:“本想伍捕头为人行侠仗义,独自逃走之后,必会回头搭救旧日弟兄。谁知伍捕头到得京城后,摇身一变,成了大名鼎鼎的伍制使,却不见他苦恼忧心当日为他出生入死的好朋友,只记得自个儿过好日子,干自己的肥差,买楼进仆,好不威风!霎时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伍定远听他如此说来,只气得脸色铁青,一句话也说不出。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