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尖端博士 第四百三十五章小野马

时间:2018-07-18作者:何大员外

    在蒙大拿州,有一匹小野马,它比任何人都像一个真正的勇士。

    这里是我偷偷买下的一个农场,在这里我们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在这里我们有着自己的土地。

    这匹小野马,显然也很喜欢霍华德,我对霍华德说:“我一定会保住你的,你不要担心。”

    霍华德像是一个无辜的绵羊,他手下的圣殿骑士还在陨石坑和陨石村委了夺回圣杯而战斗,而他却为了保存神子的血脉,不得不躲藏在这里,因为我的安慰,他才心里好受一点。

    但是,我知道霍华德是想冲出去和敌人拼命的,只是目前的局势,让他不能这样做。

    我对他说:“在人们的人生过程中,你总会碰到尴尬的局面,当你的精力、时间和金钱都无法应付和支持哪些敌对势力时,你会感到异常的尴尬,你现在就是这样。”

    不过乔达拉为她的技艺感到惊叹,比起像她一样的其他人,她受过训练的记忆力是一个奇迹,提高了她学习的能力。他惊讶地看到她学习新语言是多么容易,几乎没有费劲,但是获得这个能力并不简单,而且虽然她学会了快速记忆,她从来没完全领会部族人是怎样记忆的,这是他们之间一个基本的区别.部族人比后来的人脑容量还要大,所以他们并不比别人智力低,更确切说,他们有不同的智力.作为他们学习来源的记忆从某些方面讲,与本能相似.但更加有意识,他们出生时储存在大脑里面的是他们祖先知道的所有东西。他们用不着学习生活必需的知识和技能,他们记住了这些东西。在还是孩子的时候,只需要提醒他们已经知道的东西.他们就可以习惯这个过程.长大成人后,他们知道怎样提取储存在记忆中的东西。、他们回忆事情很容易,可是学习新东西则需要很大努力,一旦学会了新东西,或明白了新概念,或接受了新思想.他们就不会忘记,把它传给后代,但是他们学习和变化得很缓慢。当伊扎教给艾拉医术的技术时,开始明白了她们的不同,这个奇怪的小女孩记忆得远不如他们好,但是她学习的耍快得多.莱伯格说出了一个词,艾拉没有马上明白,可是一会儿她听出来了。是她的名字!叫她名字的这种方式她曾经很熟悉.部族里的人曾这样叫过。

    跟他们一样.那孩子不能完整地使用发音的语言,他会发音.可’是与他生活在一起的这些人的语宫中,有几个重要音他还发不出.发这些音艾拉也因为缺少练习有点困难。部族和在此之前的人就因为发膏系统的限制,而发展了一套丰富全面的手势和动作语,来表达他们丰富而多样的思想.莱达格理解与他一起生活的外族人,他明白语言的概念,只是不能让别人理解他的意图。

    那孩子作了前一天晚上向妮兹作的动作,他叫艾拉“妈妈”艾拉感到心跳加快,最后一个对她作那个动作的是她儿子,一时间莱达格看上去那么像杜尔克,以致于从他身上,她看到了自己的儿子。

    她想相信他就是杜尔克.她渴望把她抱在怀里,叫出他的名字,她闭上眼睛,颤抖着抑制住了叫他的欲望。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莱达格正带着理想和渴望的表情看着她,仿佛他明白她的心情,并且知道她也了解他.偏偏与她所希望的相反。莱达格不是杜尔克,就像她不是狄琪一样,他就是他自己。情绪稳定下来后,她深吸了一口气.“你还想学更多的话吗更多的手势语?莱达格”她问道.他连连点头。

    “你还记得昨晚学的‘妈妈’……’他用手势语回答,这个手势曾经让妮兹那么感动。

    “你知道这个吗?”艾拉作出问候的姿势,她可以看出他正努力地学习几乎已经知道的知识.“这是问候的话.意思是‘上午好’或‘你好’,还有这个,”

    她又作了一下这个姿势.像已经用过的那样变化一些。‘是年纪大一些的人向年纪小的人说话时用的。”

    ‘他皱了一下眉,然后作了那个动作,接着又像刚才那样向她笑了一下,他两个动作都作了,然后想了一下,又作了第三个动作。作完后好奇地看着她,不知道他到底作了什么.“对了,莱达格j我是女人,就像妈妈一样,那是问候妈妈的方式。你记住了!’妮兹注意到艾拉和男孩在一起.有好几次他玩着玩着走迷了路,让她很担心,所以她一直注意他在什么地方.作些什么,她对那女人和孩子很好奇。想看看他们在于什么。艾拉看到她好奇和关切的表情,便把她叫过来。

    “我正让他看部族人一一就是他母亲族人的语言,”

    艾拉解释遭:“就像昨晚上那个词.”莱达格咧嘴笑了,露出了大于一般人的牙齿.他用力对妮兹作了一个动作.“那是什么意思?”她看着艾拉问。

    “莱达格说‘早上好,妈妈”年轻女人解释道。

    “早上好,妈妈”妮兹作了一个略微像莱达格作过的动作,“那就是‘早上好,妈妈’的意思”“不,坐下,我教给你这个,”

    艾拉作了一下手势,“就是说‘早上好’j而这样,”

    她变化一下,“就是说‘早上好,妈妈’!他可以对我作相同的动作,那就是说‘像母亲的女人’你可以这样作。’艾拉把那个手势又变了一下,“就是说‘早上好.孩子’,还有这个,”

    她又变了一下,“是说‘早上好,我的儿子’,你明白了吗?”艾拉把所有的变化又重复了一遗,妮兹仔细地看着.然后有点害怕地跟着做,虽然做得不大灵巧。艾拉和莱达格都明白,她做的信号意思是‘早上好,我的儿子。”

    那孩子站在她身边,伸出瘦弱的胳膊,搂住她的颈部,妮兹抱住他,眨着眼睛试图阻止泉一般的泪水,连莱达格的眼睛都湿润了,让艾拉很吃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