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尖端博士 第二百二十一章美人潘华妃

时间:2018-05-18作者:何大员外

    “不要点火!”里面传来了潘华妃的抖抖索索的声音,元潇湘也一起走了出来。

    我松了一口气,鬼剑阿黛尔睁大了眼睛,说:“这不是暗夜精灵国王的宠妃潘华妃吗?”

    我大乐,想不到轻轻松松就抓了一条大鱼,我正准备将她带走。

    一个戴着金色帽子的男人出现了,他身材高大,体格强壮,一看就是一个好手。

    那男人对我说:“甘博士,能否给我个面子,这潘华妃就不要带走了?”

    我说:“你认识我?”

    那男人说:“名满天下的甘博士,有谁不认识?”

    我说:“你的话我听了很舒服,但是很可惜,这女人你真的不能带走。”

    那男人说:“你真的一点面子都不给?”

    我说:“不行!我给你面子,那么我就没法子和半兽人的大汗阿拉培交代。”

    潘华妃说:“你走吧!当年,你既然没能留住我,那么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那男人说:“我宗安仁是一代丹尊,居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不住。”

    我听说这男人是丹尊,连忙说:“我们可以商量,商量都是朋友嘛!”

    潘华妃见自己和元潇湘都获得了自由,连忙说:“谢谢你!”

    我说:“美人,你还是挖个洞藏起来吧!要是别人再把你抓起来,我可解救不了你了。”

    美人潘华妃的脸红了,她说:“我不能和你的大军在一起吗?我觉得你是好人。”

    我说:“我确实是好人,可是目前我没有自己的嫡系部队,那就意味着你和我在一起,如果一旦半兽人的大汗阿拉培和我翻脸,你这美丽的女人就只能做他胯下的玩物了。毕竟,这个草原枭雄对你是很感兴趣的。”

    美人潘华妃向我道了谢,就和元潇湘一起悄悄的走了。

    我没有问他们将去何方,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想念那个美人。

    宗安仁是一代丹尊,这次他欠下了我一个人情,我不想让他马上就还。

    我说:“丹尊,你的女人走了,你怎么不追?”

    丹尊宗安仁说:“一切随缘,是我的就是我的,何必强求。”

    我说:“那丹尊将往何处去?”

    丹尊宗安仁说:“我想和您一起走走!”

    我连忙说:“荣幸之至!”

    在行军途中,丹尊宗安仁和我讲诉了他和潘华妃的往事。

    丹尊宗安仁对我说:“松海对我爷爷来说,是念念不忘的执念。对我来说,是爱情和文学的圣地。作为草根男的我,能否融进大松海,在此站稳脚跟,成为一名地道的新松海人?1999年,当我走进松海市延安西路的时候,我不知道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这个城市。”

    我说:“松海市很大,但并不适合每个人。”

    宗安仁说:“是呀!可是当时我不明白。好个大松海,这真的是我第一眼的感觉。我是来拿奖的。整个偌大的中国,只有五个人得到《外滩文艺》的新芽奖,奖金虽然只有一万元,但是在这个国营的出版社已经算是丰厚了。”

    我说:“那你当时一定很红。”

    宗安仁说:“也算红过吧!给我颁奖的罗效骁老师吃饭时,和我闲聊,他告诉我松海市,只要买房子就有蓝印户口发放,如今一平米7000块,温州等地的土豪纷纷进城。和我坐在一起的作家章东悦,插嘴说那我们这些外地人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松海了。”

    我说:“你肯定当时就起了年头。”

    宗安仁说:“是呀!罗效骁感慨说这比起我们当年要好多了。我们上山下乡,辛苦了一辈子,最后也就买了套房子。我问他,你没分到公房吗?罗效骁告诉我是有公房,可只有三十多平,在石库门的里弄,有失体面呀!”

    我说:“你一定想买房子了。”

    宗安仁说:“我出去散步时,我和松海本地的作家潘华妃一起散步,走到淮海路上,潘华妃看着周围的霓虹灯,问我说你能做我男朋友吗?我立刻答应了。”

    我说:“那他肯定让你买房子了。”

    宗安仁说:“确实如此,潘华妃说那你要在松海买房子,我只嫁给有房子的新松海人。我说小姑娘不要太精明,你家没房子吗?潘华妃说我家只有二十多平米,很寒微的,我们是里弄的小市民,就是四九城里人说的胡同串子。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说:“那她当时的自卑肯定让你怜悯。”

    宗安仁说:“是!我和潘华妃散完步后,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事。父亲宗明智说咱们家是平常人家,这松海的房子7000块一平米,买不起呀!我说买个七八十平方的也行呀!”

    我说:“你家里肯定为难!”

    宗安仁说:“当时我父亲宗明智说家里只能给你筹集三十万,但是最便宜的七十平方的房子也要小五十万,还有二十万的缺口呀!家里做着钢材生意,但这两天的钢材生意越来越不好做,我知道我们家在外面有一百多万的帐,可那只是帐而已,这些钱是很难收回的。”

    我说:“爱情碰到了现实,所谓莫欺少年穷,纯粹是傻逼自欺欺人话语,现实中欺负的就是少年穷,那脸打得啪啪的。”

    宗安仁说:“幸亏我自己有点钱。颁奖典礼结束,我和潘华妃住到了一起,我用一万块在崇明岛租了个农民房。虽然远了点,但是价格便宜。好在潘华妃的家里很开通,潘华妃的母亲是个纺织女工,非常本分那种。潘华妃父亲是船员,他经常随船队出远洋。我们同居第一年,他又要在国外过年了。”

    我说:“够甜蜜呀!后来,怎么分了呢?”

    宗安仁说:“虚岁二十的我肩膀上就要扛起生活的重担,但我那时还只是豪情万丈,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崇明岛上,我用稿费新买的手机给爷爷拨打了电话,爷爷宗例言说你怎么过年都不回家了?我说我准备过完年后,在松海找份工作。”

    我说:“你爷爷肯定斥责你了。”

    宗安仁说:“爷爷宗例言说胡闹,你一个大二学生能找到什么工作?我说爷爷,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现在国家不包分配了,又在扩招。再过几年,本科生就和高中生、初中生没多大区别了。早出社会,早攒钱。我先保留学籍,等稳定了,我还是要回去读书的。”

    没想到我爷爷带走五十万就来到了松海,他准备给我买房子,可是等我办完一切手续后,却发觉潘华妃不见了。

    原来,潘华妃为赚钱买房,偷偷在酒吧里打工。结果,到外面游历的黑暗精灵国王唐隆基用钱将她砸晕了。

    后来,潘华妃就抛弃了自己在人类社会的一切,和黑暗精灵王国的国王来到了这里。

    宗安仁为了追回自己的爱人,一心求道,结果修炼成了丹尊。

    没想到,他刚刚打探清楚潘华妃的下落,追踪到了暗夜精灵王国,却碰见了半兽人的大汗阿拉培攻破了暗夜精灵王国的都城。

    为了保护潘华妃,宗安仁服用了隐身丹,最后见我执意要送走潘华妃,他才不得不现身。

    我说:“丹尊,你还真是痴情呀!”

    丹尊宗安仁说:“人间正道是情痴,其实我比起精灵王国的国王爱德华,算不得什么。”

    我说:“怎么了?”

    丹尊宗安仁说:“这个爱德华国王,为了讨得人类社会的妃子欢心,锐意改革,好几次都遭到了谋杀。现在,草原半兽人的大军还威胁着他的生命安全,你说他是不是比我更痴情。”

    我说:“要是这么说,他确实比你更痴情!”

    精灵王国的国王爱德华,对内自称皇帝,爱德华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比妖族女皇差,而且他有一个小爱好。就是在人类社会,收集。

    最近,爱德华国王的新宠苏冰冰就是这样得来的。

    女警苏冰冰和同事前去查抄地下钱庄,她以为这是一个和以往没有什么不同的任务。

    在象国地下钱庄运转着超过正规银行的巨大财富。

    象国的首相感到了威胁,随着象国首相的一声令下,警察对那些地下钱庄进行了查抄。

    让苏冰冰想不到的是,这时她最后一次执勤。

    在地下钱庄的仓库里,放置着炸药,当苏冰冰冲向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钱庄老板时,钱庄老板毅然决然的按响了起爆按钮。

    苏冰冰还没来得及喝止他,苏冰冰就化为了齑粉。

    象国的北方邻居的精灵王国电视台以嘲讽的口气,报道了这次事故。不过,这一切都和苏冰冰无关了。

    等苏冰冰再次睁开眼睛后,她发觉自己黝黑的皮肤变得白皙了。

    一只手温柔的将她扶了起来,那个女子说:“王皇后生性嫉妒,你怎么偏偏惹了她。苏冰冰,你也太不小心了。其实,那爱德华国王很喜欢你,可惜这草原上的半兽人大军突然犯边,让他无心内宫之事,你惨了。”

    侵犯精灵王国边疆的,正是我们的大军,虽然我们派往精灵王国的军队不过是些骚扰性质的小部队,但是已经足够让精灵王国的国王爱德华忧心,并亲自出征了。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