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尖端博士 第二百一十九章鬼剑

时间:2018-05-18作者:何大员外

    我对半兽人草原的大汗阿拉培说:“既然你决定去攻打两个精灵王国,那么你拉上我干什么呢?”

    阿拉培说:“要说到打仗,在阵前冲杀,十个人族也比不上一个半兽人。但是,要谈到玩弄计谋,一百个半兽人也不上一个人类。

    我说:“在你们的半兽人草原上,不是有许多人类吗?为什么要找到我?”

    阿拉培说:“那些人只善于用阴谋诡计,我想用堂堂正正的计谋来战胜那些混蛋。”

    阿拉培说:“请你帮帮我,一旦我拿下了精灵王国和暗夜精灵王国,那时候帮你扫平南迷雾森林王国不过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罢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好吧!如果大汗非要拿下精灵王国,我就勉为其难的为你效力吧!”

    在半兽人的大草原上,这支大军掀起了遮天蔽日的尘土。

    将士们马不停蹄向着精灵王国的方向赶去,大家口渴了,就喝一些

    马奶。

    负责供应阿拉培水果蔬菜的人族商人陈羊尾,跟在大军后面,像一具行尸走肉,他不时用仇恨的目光望着草原上的大汗,有时又胆怯的低下头个,更多的时候,他会发出神经质的笑声,大家都觉得他疯了,但是又不好意思说他。

    在接近精灵王国的边境线后,阿拉培忽然掉头向西,我问他说:“大汗,为何我们不去进攻精灵王国了?”

    阿拉培说:“你说我们进攻精灵王国,他们有没有准备呀!”

    我说:“当然有准备了?”

    阿拉培说:“那就是了,我们虚晃一枪,让这些家伙虚惊一场,实际上我们攻打的是暗夜精灵王国,你说好不好!”

    我竖起了大拇指,说:“大汗的用兵真是神出鬼没,让人佩服!”

    精灵王国的国王爱德华知道半兽人草原的阿拉培带兵前来边境,吓得有些六神无主,等到他发觉半兽人的大汗只是虚晃一枪后,才松了口气。

    精灵王国的紧张气氛也影响到了艾环佳和杜利豪,他们两三天没有聚会了。

    等到气氛缓和下来,他们又碰到了一起。

    杜利豪给艾环佳讲了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当公司破产后,

    杜利豪也心慌了,他不敢坐而待毙,他从父母那里,拿了一套设备,就在晚上开始出摊了。

    那时的襄樊还叫做襄阳,这里分为襄城和樊城。

    杜利豪当时没有住在樊城,不过他总在樊城摆摊。

    许多人晚上下夜班,总喜欢去吃碗牛肉面,顺便叫上几碗凉菜,喝点啤酒。

    生意谈不上太好,但杜利豪家从此有了生气。

    一天时来运转,一个监狱警察对杜利豪说:“我们单位在招人,你可以来试试。”

    那时,杜利豪已经在和陈娜娜谈朋友了。

    靠着在银行工作的岳父母,杜利豪托了点关系,又靠着勤奋用功,成功的考入了监狱管理局,当了一名临时工。

    杜利豪的饭碗有了着落,他家牛肉面摊的生意也好了起来。

    同时,他开始发挥自己的特长,学习了摄影。他开始疯狂的给当地报社供稿。

    勤能补拙,靠着投稿的数量和背后单位的支持。杜利豪在当地,也成了一个小名人。牛肉面摊子的生意虽然能赚些钱,可是杜利豪的岳父母却不准他再开了,只有打牙祭的时候,他才再次显了显身手。

    对于杜利豪做的牛肉面,同事们很欣赏。

    领导们谈到杜利豪时,也会说到:“小杜,没想到你还会干这事!”每当这时,杜利豪就会憨厚地笑笑。

    杜利豪后来在监狱里干起了专职的宣传干事的活,活很出彩,不久后杜利豪转了正。

    这时,单位的领导很欣赏他,让他去武汉报了个成人大专班。

    杜利豪在武大拿了个大专文凭,在吃食堂吃饭的时候,他见武大食堂的档口人很多,他就设想在这里开一个牛肉面馆,或者牛肉面档口,肯定很赚钱。

    和老婆陈娜娜商量后,这个计划被无情的否决了。

    在武大进修完之后,杜利豪就跳槽到了艾环佳的报社。

    等杜利豪站稳脚跟,杜利豪就陡然变了,他不再做牛肉面。

    每次,杜利豪见到艾环佳总是嚷嚷着:“请客!”

    出于对杜利豪的佩服和同情,艾环佳经常请他。

    钱不多,每顿不过五六十元而已。

    每次,杜利豪总是会喝倒为止,并痛诉革命家史。

    杜利豪告诉艾环佳自己有多么不容易。

    艾环佳说:“杜利豪,你牛肉面的滋味其实是不错的,将来你开一家牛肉面馆,肯定生意兴隆。”

    杜利豪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房租人工都吓死人。”

    艾环佳说:“好滋味,总是有人欣赏的。”

    杜利豪说:“什么时候,哥哥我再为你做一碗牛肉面。”

    然而,那面艾环佳终于没有吃到嘴里。

    杜利豪那年运气爆棚,2003年他居然连获好几次新闻奖。

    虽然是二等奖,但是已经有了让他跳槽的资本。

    被艾环佳主任称作拍照片很有想法的杜利豪,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机会。

    杜利豪跳槽去了松海,刚到松海的半年。那个新报纸还没有正式出版。

    每次,杜利豪打电话和过来拜访,同事都出言小心。

    过了半年,那家草创的报纸人员动荡,原摄影部主任被炒。

    新换的老板因为每天都能吃上杜利豪专门烹制的牛肉面,所以将杜利豪提拔为摄影主任。

    杜利豪的手下笑称,一碗牛肉面换了个主任,真是划得来。

    每当杜利豪听到这里这话,就顿时黑脸。

    等到杜利豪站稳脚跟之后,就把我们报社一个叫孙婷成了校对小姑娘弄到了松海的那家报纸。

    当时,报纸的薪水还算不错,彼时的松海房价还不像现在这样吓人。

    杜利豪妻子陈娜,在老家通过银行的关系搞到了一笔贷款。

    靠着这笔钱,他们在一个老旧的铁路小区买了套房子。

    每次,火车经过杜利豪就会在睡梦中惊醒。

    因为太过忙碌,杜利豪的牛肉面也给新老总送的没那么勤了。

    杜利豪在外面找了个情况,不过当陈娜娜来到了松海后,杜利豪只得戒掉了沾花惹草的毛病。

    陈娜娜辞去了老家的工作,在松海全心全意的照看夫君。

    以前,对厨房不算熟悉的陈娜娜

    这次学到了如何做香辣牛肉面,而且做的异常美味。

    靠着陈娜娜拉近和老总一家的关系,杜利豪又在老总面前挽回了局面。

    艾环佳报社宿舍的有个同事出差到了松海,想看看杜利豪。

    电话打通后,艾环佳就没有说话。接着,他将电话放下,颇有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味道。

    杜利豪电话里指挥手下,说了十多分钟,那个同事愤然将电话放下。

    这个杜利豪在松海,有些小人得志,他开始有点儿找不着北了。

    杜利豪利用工作的便利,读了一个在大连和美国一大学合办的硕士学位班。

    混到文凭后,杜利豪又买了套房子,这时陈娜娜已经在银行停薪留职了。

    为了还房贷,陈娜娜在所住的小区里租了个档口卖牛肉面,补贴生计。

    杜利豪想陈娜娜到报社打工,陈娜娜表示反对,她说:“你现在风光将来难说。”

    杜利豪女儿的教育是让他十分头疼的问题,加上后来网站对报纸进行了冲击。

    杜利豪的工作开始不顺,那个老总也和资方闹翻了。

    杜利豪的的摄影主任也当到头了,为了谋取出路,杜利豪不得不破釜沉舟,毅然到了美国留学。

    为了弄到长期居留权,他将松海的房子,挂牌卖出。

    同时,杜利豪将陈娜娜从松海市那里接到了美国,并在那里生了个孩子。

    这个儿子,终于圆了杜利豪多年心中的那点遗憾。

    唯一让杜利豪意料不到的是,他在美国没有能找到工作。

    在美国蹉跎了一年半后,杜利豪终于狠下一条心,决定离开美国去闯荡。

    以前杜利豪在网上看过一条新闻,说美国收留了一个做拉面的老太太,不久后这个故事又换了个主角,成了剪窗花中年妇女。

    可是故事毕竟是故事,杜利豪在美国没能混出头,他从美国来到了英国伦敦。

    这是,他在英校园里一边学习,一边拼命的开始找工作。

    终于,杜利豪在一家龙国人的餐馆找了一个给厨师就是打下手的工作。

    厨师很欣赏对杜利豪的牛肉面手艺,也许是太欣赏,在学到了杜利豪的牛肉面秘方之后,就将杜利豪给开了

    餐馆老板不无遗憾,但是厨师很坚决。有个和杜利豪关系不错的白方案,有次跟厨师喝酒,那个厨师说了真话。厨师说:“那个杜利豪不是东西,我要是再留他在餐馆,他就会抢了我的位置。”

    杜利豪没想到自己百般讨好,反给自己招来了祸事。

    之后,杜利豪找了个拍婚纱的工作。因为是在影楼打工,所以杜利豪的工作基本稳定。

    唯一遗憾的是,那个影楼老板喜欢骂人,杜利豪一把年纪,被老板指着鼻子说:“我操你娘!”

    为了生活,杜利豪不敢还嘴,他被别人喝看喝去,熊得像个孙子。最后,影楼的工作也没能保住,或许因为竞争太激烈,杜利豪打工的影楼关张了。等杜利豪又找了几家企业,那些企业都相继倒闭。

    靠着申请到的工作签证,杜利豪的妻子跟一个英国老头当上了保姆。英国老头对陈娜娜做的牛肉面,赞叹不已,情有独钟,所以工资开的还不错。

    靠着杜利豪妻子陈娜娜的收入,杜利豪居然在伦敦郊外的一个小镇买了房。

    虽然,杜利豪买房的区域靠近黑人和巴基斯坦人的住宅区,但好歹有了个自己的房子。

    乐极生悲,三年后杜利豪的妻子陈娜娜的雇主英国老头去世了、

    杜利豪和妻子,还有孩子都没能获得英国的永久居留权,更没人能够入籍,所以每次都要续签。每年这笔签证费用都在增长,杜利豪靠着获得的文凭摆脱了文化自卑。

    可是,他一直在英国无法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那份签证费用越来越沉重,终于让你好好下决心回国,嗯,回到了国内,在各大城市转了一圈,祝你好悲哀的发觉自己已经成了一个近乎无用之人,大城市里他找不到工作,房产价格更是让他玩而却步.

    杜利豪只能靠在网上发些文章补贴家用,杜利豪的妻子老家那里的房价相对便宜。

    不久后,杜利豪的女儿就读于一所二类大学。但是,他的女儿却交了一个怪怪的男朋友。

    这个男朋友,就是利用精灵王国的传送阵到处旅行精灵王国国王爱德华。

    可惜的是,爱德华只将杜利豪的女儿当做一个玩物。不久,就将杜利豪的女儿赏赐给了王皇后当做婢女。

    所以,杜利豪的女儿虽然将父母弄进了精灵王国。

    但是,他们还是不得不靠自己开牛肉面馆来维持生计。

    艾环佳和杜利豪重新又成了朋友,但是那牛肉拉面的味道似乎已经不复当年。

    这是三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正是这三个小人物,改变了历史。

    当半兽人的三十万大军开始接近暗夜精灵王国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阿黛尔的不安。

    我甚至感觉到了阿黛尔随身携带的那个银弹里的跳动,我知道那个银弹是个剑丸。

    我对阿黛尔说:“你可不要让我难做?你知道我不可能让你杀了半兽人的大汗阿拉培的。”

    阿黛尔说:“为什么不能杀了阿拉培?如果他死了,你不正好接管他的军队吗?”

    我说:“没这么简单,那个阿拉培在半兽人部落中,很有威信,而且他一直在装傻!你看看,我们自从和阿拉培合作以来,一直被他牵着鼻子走。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既然阿拉培明知你有鬼剑,还敢将你收做女奴,他就用反制你的手段。”

    阿黛尔说:“无论如何,我必须杀了敢于入侵我祖国的人。”

    我说:“你醒醒吧!阿拉培是个枭雄,而一个枭雄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杀死的。”

    阿黛尔说:“我是一名鬼剑师,生是暗夜精灵的人,死是暗夜精灵的鬼,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半兽人入侵而无所作为。”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