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138章柔情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心意已定,她扯了扯站立身边的花碧柔,对她使了个眼色,花碧柔心神领会,跟着走上前,来到慧音身边。

    “叶大哥……”她不安道。

    我身上狂逸而出的暴戾魔气与凌厉无匹的杀气令她心中不安,这是入魔的初步现象,一旦引发杀戮,我完全入魔就变得无可救药,只知血腥杀戮的恶魔了。

    慧音与花碧柔站立的地方距我们的战圈虽有丈远,却仍被凌厉无匹的劲风割刺得面颊的肌肤生痛,衣裙猎猎作响,如同站立暴风雪之中摇摇欲坠。

    两人玉颊苍白无血,满是担忧不安的表情,还有承受凌厉劲气的痛楚,令人怜惜。

    接触到两女饱含担忧、不安、关怀的柔情,令我心中一震,充满杀戮与怒意的灵台一清,徐徐收回真气。

    “看在师太的面子上,此事就此罢休,若再发生类似事情,杀无赦!”我森冷道,凌厉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收回了真气。

    森冷的语气及充满暴戾的杀气令四周围观的人再度变色。

    紫虚居士在我凌厉无匹的真气压迫下,满脸尽是恐惧绝望表情,两只脚已经深陷坚硬无比的水泥地里,直没至膝盖,已经快要崩溃。

    虚云师太原本沉静如水的面庞亦一片苍白,愈发凝重,还带着些许的无奈与担忧,神光内蕴的眼睛充满震惊之色,却没有看到半点的恐惧,果然是抱着必死之心,令人佩服。

    两人突感压力骤消,全都松了一口气,面色惨白无比的紫虚居士晃了晃,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如一头快要断气的老牛,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豆大的汗水不停的从额头滚落,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

    “阿弥佗佛,多谢施主。”

    面色同样苍白无血的虚云师太喧了一声佛号,抽出深陷地里的双脚,就此盘坐地上,闭目行功。

    她说话的中气明显不足,可见真元损耗极大,慧音忙走上前,站立她身边护法。

    “谢谢……”她低声道。

    接触到她明亮圣洁的目光,我心中的杀气与怒意再减。

    “叶大哥……”

    花碧柔冲上前,拉着我的手,玉颊一片羞红,激动之中又隐现不安神情。

    她的小手一片冰凉,感受她的圣洁与清纯的精神,心中杀气与怒气终于完全消失。

    丽姬、冥后等女都高兴的围上来,激动得扑入我怀中,谢嫣红、林雅男、司徒嘉玉三女面上的表情古怪中带着惊讶。

    我咧嘴对她们一笑,被众女拥着回到房里,身后是各种异样的目光。

    大厅的地上躺满了被丽姬制住经脉的人,她穿行众人之间,抬脚一阵乱踢。

    “哎哟哎哟”的痛叫声中,那些年青人全都挣扎坐在,在我凌厉无比的目光逼视下,一个个抱头鼠窜。

    卧室的床上,林幽涵仍在沉睡,秀发凌乱的披散在洁白的枕头上,苍白的玉颊凝结着极度的满足、疲倦、痛楚、忧虑,显得那么的娇弱,令人怜惜不已。

    众女俱都叹了口气,如果没有什么意外,林幽涵或许还可以多活一两年,此刻,为了救我,等于是缩短了自已的寿命,只有几天好活了。

    我伸出手,握住丽姬的手,后者先是一怔,随即露出喜悦表情,激动道:“多谢主人!”

    众女明白我的心意,都退到一旁边,默默的坐着。

    丽姬、魔姬、冥后的功力相当,本人之中,以她损耗的真元最少,所以我先为她输送真元,助她尽快恢复。

    毕竟,人界的修行高手太多,万一他们一拥而上,拼个鱼死网破,倒是一件麻烦事。

    三女的真元损耗极大,再来一场撕杀,那可是非常不妙,花碧柔、林幽涵都需要保护,我一个人根本顾不来。

    等到我依次为三女运功复元之后,天已经黑了,林幽涵仍是沉睡未醒,丽姬在厨房里煮饭做菜,林幽涵极少出门,所以,冰霜里存放了不少的蔬菜肉类,足够我们吃了。

    丽姬告诉我,那三个刺客是司徒家族的弟子,奉命来刺杀我,至于原因则不知道,他们只是奉命行事。

    我不知道司徒家族的人为什么要刺杀我,以前司徒嘉玉救我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就非常的怪异。

    这事我懒得多想,我相信司徒嘉玉会来告诉我的,如果不来,我杀上门去,把司徒家的人都宰光!

    夜已深,众女虽经我输送真元,有所恢复,但仍是疲惫不堪,都被我赶到客房去睡,墙壁被我击穿了一个大洞,为防意外,就由我一个人守夜。

    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可真是凶险万分。

    在冥后出门阻敌之际,司徒家族派出的三名杀手从后边悄然潜入房内,意图行刺。

    当时,我们行功正到紧要关头,骑坐在我身上的林幽涵已是极度疲惫不堪,几近虚脱,全凭一股信念支撑着,丽姬则为她护住心脉,魔姬为我驱除体内灼人炎浪。

    三名刺客被浴室内的声浪吸引,悄然摸近,却被丽姬发觉,抢先出手,把刺客逼到大厅里,魔姬则接替她的工作,既要为我驱除炎流,又要护住林幽涵的心脉,真元损耗更大。

    灼人的痛苦令我难受得几欲崩溃,但阵阵销魂蚀骨的快感又令我欲仙欲死。

    体内炎流疯狂滚动流转,林幽涵身体的深处不仅传来令我舒爽的丝丝寒气,还有一股强大的吸收力量,吸走我体内的灼人炎流。

    当最后一滴灼人炎流狂泄离体时,我丹田内倏然暴涌出一股非常强大的真元,瞬间流遍身体,令我忍不住发出了震天的长啸声,而林幽涵则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仰面倒下,所幸魔姬及时扶住她。

    真元完全恢复的我只觉全身充盈狂涛无匹的力量,心中却有股狂燥不安,急欲发泄,外边的对话及打斗声,我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冥后有危险,心中杀气暴涨,匆匆穿好衣服后,照着墙壁狂轰一拳,破壁冲出,紧要关头解救了冥后。

    夜深人静,如银月光由破壁轻洒进来,我坐在床沿,看着仍在沉睡的林幽涵,她那娇弱样令人怜惜不已。

    替她盖好被子,我正欲出去,身后传来一声低低的呻吟。

    我心中狂喜,回身坐下,低声道:“幽涵,幽涵,你醒了?”

    林幽涵睁开眼睛,看到我,面露惊喜表情,猛然坐起,却“哎”的痛呼一声,往后倒下,我伸手抱住了,将她拥入怀中,抱紧她,柔声道:“幽涵,幽涵,谢谢你!”

    林幽涵紧紧的抱着我,激动道:“叶大哥,你……你全好了?”

    我点头道:“嗯,全好了,没有你,说不定我现在已在是阎王爷的乘龙快婿了……”

    林幽涵“哧”的一声低笑,随即又发出一声呻吟,柳眉轻皱,微现痛苦表情。

    我知道是什么原因,轻抚着她光滑如丝缎的背脊,手掌按在她的背心处,为她缓缓输送真元。

    林幽涵微微一颤,随即安定下来,那股暖洋洋的热流游遍全身,说不出舒爽。

    随着游走的时间越长,那种舒爽的感觉就越发强烈,极度疲倦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全身精力充沛,下身隐隐传来的疼痛也没有了,真是太神奇了。

    她忍不住出声询问道:“叶大哥,这是特异功能么?”

    我慢慢将所谓的修行告诉她,让她听得一头雾水,其实我自已也不太清楚,说得含含糊糊的,更让林幽涵充满好奇之心。

    知道她对丽姬等女亦是充满好奇,我干脆将整件事情从头讲起,这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天方夜谭,林幽涵却深信不疑,对我的种种奇遇惊叹不已,对异界亦充满好奇。

    见她一副非常神往的神情,我柔声道:“改天我带你去……”

    心中突然想到她只有几天可活,忍不住叹了口气。

    林幽涵面色一黯,亦是幽幽叹息一声。

    看到她脸上满是伤心欲绝的悲痛表情,我心中一痛,把她拥得更紧。

    “叶大哥……”林幽涵卷缩在我怀里,低声道:“能跟你在一起,幽涵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

    看着她雾一般的大眼睛充盈泪花,满是悲伤,却仍强装笑颜,愈发令我心痛。

    “幽涵,我……”

    林幽涵的纤手轻掩着我的嘴巴,柔声道:“男儿有泪不劲弹,只缘未到伤心处,叶大哥,你为幽涵流泪,幽涵好感动,好幸福!”

    从我怀中坐起的她,双手轻捧着我的脸,温柔的为我拭去泪水,无限柔情的注视着我,柔声道:“叶大哥,你能答应幽涵一件事吗?”

    我拼命的点头,感觉鼻子酸酸的,眼睛一片湿润模糊,此刻,我心中已无半点暴戾杀气,只有柔情与悲伤。

    林幽涵强笑道:“我走了以后,只允许你伤心一周,每年记得给幽涵上几柱香就行……”

    缺堤的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滑落雪白的胸部,令我愈发心痛伤心。

    她能以自已的生命救活我,而我,就算付出自已的生命,却无法挽留她的生命,苍天,你真是太残忍了

    “你签应过幽涵的,一定要做到!”

    看着她玉颊上满是泪痕的凄美笑容,实在令人心酸悲痛,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点头。

    “你心里能有幽涵一席一之,幽涵已经心满意足了,还有几位姐姐照顾你,幽涵也就放心了……”

    这一刻,我只觉心头有一把尖刀在不停的割绞,很痛。

    林幽涵依入我怀中,双臂缠着我的颈脖,低声道:“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