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132章双阴合体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r />

    身材高大的蒙面倏然跃起,凌空扑击两女,如林的长矛立刻竖起,将两女护在枪林之下,房顶上的弓箭手也不失时机的射出了第一波箭雨。

    密集的箭雨象是给无形的气墙挡住,在黑衣人身前半尺处停止,随后化为一缕缕青烟,铁箭头叮叮当当的跌落地上。

    他身在半空,连连劈出数记劈空掌,爆现的数团烈焰轰入密集的卫士群中,一时间血肉横飞,惨呼声不断。

    首当其中的卫士被强大无比的劲气劈得枪折盾碎刀飞,肢离破碎,惨不忍睹,旁边的也被余波震得东倒西歪,站立不稳。

    房顶上的弓箭手又射出了第二波密集的箭雨,劲箭仍是在敌人身前半尺处寸寸碎裂,化为缕缕青烟,无法伤到蒙面人。卫士们仍是挺着刀枪铁盾,悍勇冲上,护着魔姬与丽姬两女。

    那蒙面人一口真气用尽,斜飞降落,脚尖在地上一点,再度暴起,双掌连环劈出,在卫士们被震得飞抛,东倒西歪之际,他已降临两女上空,猛然一掌劈在罩住两女的白色光圈上。

    波的一声震响,光圈骤暗,随即又变得更加明亮刺眼,流转的速度更快,而蒙面人被光圈的反震之力震得飞起。

    等他飞回,第二次出掌时,流转不已的光圈倏然化为一道刺眼光芒,闪电一般飞刺他的胸膛。

    那蒙面人眼中流露出惊骇神色,在半空拼命扭转身体,光芒擦背闪过,凌厉的剑气割刺得他背上的衣服碎裂。

    浑身散发淡淡银色光芒的魔姬持着一柄寒光四射的长剑腾空跃起,长剑虚刺,三道刺眼光芒如利箭一般袭射敌人。

    那蒙面人飘飞落时,足尖在地上一点,身形再度暴起,交电一般钻进房里。

    三道刺眼光芒射入他刚才落地的地方,轰然炸响,碎石激射,尘烟滚滚。

    魔姬提剑欲追,一个被卫士围困的蒙面人身形暴起,挥爪朝她扑来,寒虹倏闪,那蒙面人身体坠落,双爪已与身体分离,坠地时,无数的长矛刺入他的身体,乱刀把他劈砍成无数碎片,随后化为一缕青烟,消逝在夜空中。

    与全氏兄弟激斗的两个蒙面人见势不妙,双双狂攻数掌,身形暴起,欲意逃脱。

    全氏兄弟怪叫一声,双双跌起,四只手爪一阵狂抓,分别扣手一个蒙面人的脑门、后心、腰肋,尸体坠地时已失为青烟。

    另一个蒙面人眼看就要冲入房内,寒芒倏闪,已给魔姬的长剑斩下一条大腿。

    这家伙真够狠的,身形只是顿了顿,钻进房里,一阵轰隆隆的倒塌声传出,墙壁轰然倒塌,尘烟滚滚,遮天蔽日,等全氏兄弟冲前时,敌人已消失不见。

    卫士们在府内一阵狂搜,全城也连夜进行大搜捕,闹了个鸡犬不宁。

    我是在魔姬贯输了数次真元之后才醒过来,只觉丹田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真气,胸口沉闷欲爆,非常的难受。

    看到诸女焦急、担忧、关怀的目光,我心中一热,努力挤出一丝笑容,道:“我……没事……”

    话还没说完,我已经剧烈咳嗽起来,吐出了一口血水,吓得众女又是一阵慌乱,忆儿与风寒烟都吓得哭出声来。

    一群大夫惶恐不安的站立一旁边,一个个束手无策,给我把脉,都是同一个结论,脉相非常微弱,若有若无,随时可能断气。

    魔姬不安的看着我,又转头看着丽姬,沉声道:“看来只有请精灵族的人来看看了……”

    丽姬明白她的意思,是要两人御气飞行,日行千里赶赴矮人住地,把花碧柔带来这里。

    玉颊苍白的伊儿担忧道:“你们要多加小心,速去速回。”

    两人点头,双双出门离去,伊儿跟着出去,吩咐了守在门外的军官一些话,又回到房中。

    此时,将军府内外全是密密麻麻的卫士守护,伊儿可是调来了一个师团,另两个师团就驻在将军府旁边,严加警戒。

    将军府里闹刺客一事已经轰传出去,引起一阵恐慌,所幸伊大元帅亲自率队巡逻,这才安定了军心。

    在风寒烟连输送了几次真元之后,我感觉好受了点,盘坐床上,试着行功,丹田大穴内仍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真气,不信邪的我试风寒烟再输送真元,想以她的真元引导出丹田之内的真气。

    这一次我感觉不妙了,只觉丹田内倏然冒起一丝丝热流,流遍我的全身,再回流丹田大穴汇合,很快的就汇流成一股汹涌的灼人炎流,似乎要把我的内脏烧焦。

    我只觉身体内部好象有熊熊烈火在燃烧,痛苦得五官都扭曲起来,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声。

    “叶大哥,你怎么啦……”

    风寒烟惊入得尖叫起来,慌得六神无主,一旁的忆儿又痛哭起来。

    “热……”我强忍无边的痛楚,呻吟道。

    其实不用我说,她们也看到,感觉到了,我的血管在膨胀,皮肤呈现血红色,仿佛要爆裂,整个人热得象一个大火炉,比房中摆放的几盆烧得通红的木碳还要热上数十倍。

    伊儿急声道:“快,撤掉火盆,把冰块拿来!”

    守在门外的卫士慌忙撤掉火盆,端来一箩筐一箩筐的冰块,堆在我身边,令我感觉舒服了一些。

    那些冰快很快被我身体的热流融化成水,流淌得满床满地都是水。卫士们继续把冰块堆积在我身上,很快又融化成水。

    伊儿叫人弄来十几个装满水的大木盆,摆放在雪地上,雪花纷扬中,木盆里的水很快凝结成冰,风寒烟把我抱出房外,放进大木盆里。

    嘶嘶的声响中,冰块逐渐融化,冒起阵阵白雾,我慢慢的沉入冰水中,再一会,冰水开始变成温水,风寒烟又慌忙把我抱起,放入另一个大盆里,如此反复,直到把那十几个结冰的大木盆都融化成水,我才感觉舒服多了,身体不再那么膨胀痛苦,血红色的皮肤也变得淡了许多。

    幸好现在是冬天,大雪飞扬,否则我惨了,极可能全身膨胀爆裂。

    见我气色比刚才好了许多,众女才稍为宽心,可是在过了三个小时之后,丹田大穴内的那股热流再度冒起,比之第一次的冲击更加厉害,我痛苦得快发狂了,风寒烟只好把我再度抱进结成坚冰的大木盆里浸泡,一夜下来,把她整个人都累惨了,我也被这种痛不欲生的痛苦折磨得几欲崩溃。

    我不知道存储在丹田大穴内的真元为何莫明奇妙的消失不见,却多出了一股烈焰一般的炎流,折磨得我痛不欲生,而且发作的时间越来越快,越来越久,一次比一次厉害,面对这种难当的痛楚,我不知道还能够支撑多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