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129章血战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第八天早上,伊儿率领她的本部人马出城,在城外平地布阵,摆出与对方决一死战的态势。

    魔帅所部攻城虽然损失较大,但步兵仍有近百万,骑兵六万,而伊儿所率的本部军团才有三十万步兵,三万骑兵,实力悬殊。

    伊儿的部署是前军中军各十万步兵,后军五万,五万预备队稍为偏右,右翼两万骑兵,左翼一万骑兵,大有破釜沉舟之势。

    看着对面的敌军,魔帅显得心事重重,他一直想与伊帅再来一次大对决,以绝对的优势击溃她。

    现在,伊帅终于与他来了个大对决,这反倒让他有点不安起来,心中猜测不透对方在弄什么玄虚。所幸探子来报,青虎集、阳关集的两路敌人一直按兵不动,这才让他稍为放心。

    隆隆的战鼓声擂响,伊帅的前军开始推进,左右两翼骑兵也开始小跑逼来,大战即将爆发。

    没有时间多考虑了,魔帅令旗一指,大军缓缓推进,士兵整齐沉重的步伐声惊天动地,扬起的尘烟遮天蔽日。

    双方推进的步兵阵中突然飞起如蝗的箭雨,在半空交错飞行,密密麻麻的如一张天网,随后标出无数的血花,不时有人中箭,惨呼倒下,后面的战友接着顶上他的位置。

    双方骑兵都在助跑,冲刺,隆隆的铁蹄声惊天动地,尘烟滚滚。

    左翼,我伏鞍跃马,丈八铁枪挟在腋下,前伸,枪头略略朝下。全氏兄弟亦是挟着铁枪,护翼我的左右两则,三骑并排,丽姬与两名身材高大强壮的狼族战士紧跟在我们后边,他们的后面是我的随从护卫及一万骑兵。

    伊儿把最有冲击力的精锐骑兵都摆放在左翼,是希望左翼能够率先取得突破,进而打击敌军的士气。毕竟,敌军数倍于我,久战对我们非常不利,我们凭的只是一鼓作气,还有出其不意的奇兵,但是两支奇兵能否在指定的时间赶到,决定着整个战场的胜负。

    率先接触的两翼的骑兵,长枪在半空猛烈撞击,迸发出点点火星,随后是惨呼声传出,骑士堕马,铁蹄踏处,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我以十成功力贯注铁枪,刺、挑、拨、劈、扫,无人能挡得下我的一枪,不是枪断人飞,就是连人带马被我砸得轰然倒下。

    全氏兄弟翼护在左右两侧,两杆铁枪如蛟龙出海,近身敌人无不惨嚎飞抛,战马轰然倒下。

    我们三人组成牢不可破的铁三角,契入敌人骑阵之中,挡者披靡,所向无敌,加上后面的铁骑冲击,只是一照面,敌人骑阵立刻给冲得七零八落。

    中军大阵中的魔帅纵览全局,见到已方左翼才一交锋立刻吃紧,不禁大吃一惊,急忙下令后阵的两万骑兵出击增援,他现在已经明白伊帅的意图,连忙做出调整,左翼步兵方阵组成了长枪大阵,以防左翼骑兵溃败,敌骑冲击步兵大阵。

    敌骑的冲击力非常可怕,比之一队人马族人的冲击更可怕,敌阵中隐藏有非常可怕的高手,四万对一万,他仍觉不放心,再度把作为预备队的四万骑兵派出一万,现在变成了五万对一万。

    面对潮水一般狂涌而来的敌骑,我们拼命冲击,如入无人之境,贯注十成功力的铁枪无人能敌,一接触立刻毙命,无人能够近身。

    也不知杀了多少敌人,我们只觉压力一轻,已冲至敌方阵后,立刻又调转马头往回冲击,杀戮再度开始。

    左翼,我们以一万对五万,依旧占据上风,只是右翼骑兵以二万对三万,仅能勉强拼个平局,反复冲击了几回,骑队损失颇巨,隐隐现出不支之相。

    步兵方阵,双方接触之后,首先是一阵嘭嘭的盾牌碰撞声,之后是刀斧挥舞,血光迸现,惨呼声不绝。

    双方都有人倒下,后边的人立刻顶上,密密麻麻的挤成一堆,没有闪避可言,除了拼命砍倒对手,直到自已倒下才罢休。

    狼族战士一个个牛高马大,力大无穷,巨盾每一次撞击,都令对手身形不稳,往后倒下,巨斧每一次劈出,都是盾碎人倒,攻击力之强,绝不输于兽人。

    狼族战士的勇猛令敌人心寒胆颤,斗志逐渐低落,已方的步兵方阵一步步向前压迫。

    魔帅急令中军向前压,逼迫前军不得不向前推挤,由于身体挨着身体,推挤着,前面的士兵无法后退,只能拼命搏杀,直至倒下,如此一来,确实阻滞了狼族战士的推进,他们每推进一步,都要砍倒无数的敌人,直到自已筋疲力尽,战死倒下。

    步兵方阵呈现现胶着状态,而我方的右翼骑兵力量比较薄弱,虽有两万人,却难敌敌方的三万骑兵轮番冲击,败相已现。

    为不让敌人的骑兵冲击已方的步兵方阵,骑士们拼命砍杀,直到自已死于敌人的刀枪下。

    双方的战鼓擂得惊天动地,吼杀声直裂云霄,遍地的尸体,殷红的血水汇流成河,构成了一副非常惨烈的战斗场面。

    我伏鞍跃马,单手持枪,枪尾挟在腋下,每一次捅刺或劈打,都有一个敌人惨呼飞抛,失去生命的尸体被铁蹄踏得肢离破碎。

    左翼,我们以一万对五万,依然稳占上风,只是魔帅又下令将预备队的两万骑兵投入左翼,一万投入右翼,将左翼的劣势堪堪扳回,我方右翼却非常吃紧,已成了一面倒的败势。

    伊儿坐镇中军,下令右翼骑兵回撤,右翼的步兵方阵快速组成了长枪巨阵,弓箭手散布枪阵后面,准备阻滞敌军骑兵的冲击。

    看到自已的右翼大获全胜,魔帅大为满意,稍为犹豫了一下,他下令右翼的全部骑兵绕过敌人的步兵方阵,冲击敌人的左翼骑兵。

    敌人的左翼骑兵虽少,冲击力却非常可怕,以六万对一万,已方依然没有占到半点上风,他决定两面夹攻,完全击溃敌人的左翼之后,再以骑兵冲击敌人的步兵方阵,以达到完胜的战绩。

    已方中军大阵中,一众高级将领都不安的看着伊帅,伊儿面容沉静,看不出丝毫的慌乱,她平静道:“敌人已是强弩之未,只要稍一反击,必定溃败如潮!”

    一众将领心中大定,纷纷激励手下将士奋勇杀敌,他们跟随这位女统帅征战十数次,从未偿过败绩,相信这一次也绝对不会失败。

    现在的局势极微妙,双方左翼呈胶着状,伊帅右翼已经完全失败,中间的步兵方阵却步步推进,压迫魔帅的步兵逐渐退后。

    胜券已经在握,魔帅心中大定,他下令中军再度向前推挤,阻止前阵步兵退后,只要阻滞敌人的步兵半杯茶的功夫,他的右翼骑兵抱抄敌人的左翼,两面夹击,敌人的骑兵再厉害,寡不敌人,也必定溃败。

    从右翼抱抄过的敌骑已经尾后追来,一旦咬上我方后翼的骑兵,对我们非常不利。

    我只能拼命的催动坐骑冲击,希望能在敌骑追上后翼之前转头反扑。

    手中长枪疯狂刺劈,击杀了无数敌人,直到感觉压力骤轻,来不及喘气,立刻拐弯反冲。

    长长的骑队如一条转头的巨龙,疯狂冲击,敌骑虽然追上了我骑队的尾翼,但我转头得快,正面撞入敌骑队中,避免了极大的损失。

    虽然把敌人的骑队冲击得凌乱,但敌军原先左翼的骑兵已经调整完毕,朝着我骑队的中间冲来,妄图把我们拦腰冲断。

    危急时刻,两旁岔道突然传来惊天动地的隆隆铁蹄声,尘烟滚滚中,两支骑兵如滚滚钢铁洪流冲出,一下子压入敌人的骑队当中,硬生生的把他们拦腰切断。

    敌人的骑队是向前冲击,哪会想到旁边突然杀出两支骑兵,想要调转马头迎击已经无法办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已的队型被狂涌而来的滚滚洪流冲散,分割。

    魔帅骇色失色,骑兵预备队已经全部派出,空有数十万步兵又无于济事,他急忙派出传令官,命令骑队收拢集结,再行反扑。

    援军到来,我方士气大振,在一阵高过一阵的吼杀声浪中,我们全军压上,冲击欲要重新集结的敌骑。

    无敌铁三角如一把锋利的尖刀突入敌骑阵,从密集的骑兵群中反复杀进杀出,在敌骑慌乱之际,我们发起了最后一次冲击,另外两支骑汇合一处,在我们后面呈扇形扑击,实施了毁灭性的打击。

    见势不妙的魔帅急忙下令步兵边打边退,稳住阵型,后军逐步退向密林,长枪兵在密林边布起长枪大阵,弓箭手隐身盾牌兵后面,以掩护大军的撤退。

    我们势如破竹,一举击溃了魔帅的骑兵,朝着撤退中的步兵发起了冲击。

    面对如林的长枪,我与全氏兄弟催动坐骑冲击,手中铁枪贯足功力狂扫,长枪纷纷断折,那些士兵被无匹的力量反震得虎口震裂,把握不住长枪,纷纷惊恐退后。

    “挡我者,杀!”

    我怒吼着率先冲入步兵方阵中,铁枪当棍狂扫,枪折盾爆骨碎的怪响声不断传出,无数尸骸飞抛两旁。

    魔帅的手下强攻城池七天七夜,损失惨重,而城池纹丝不动,锐气已挫,而敌人的援军突然杀出,一举击溃了已方的骑兵,无不心寒胆颤,士气低落至极点。眼见敌骑如滚滚钢铁洪流压来,再不跑就要被压成粉未了。

    不知是谁带头抛下手中的武器,拼命往空地跑去,整个前军的步兵方阵立刻被感染,一哄而散。

    方阵本来就密集,后面的同伴在缓慢退后,前面的战友在拼命的往后冲挤,相互踩踏,死伤无数。

    我率着骑队压入溃败如潮的人群中,朝着仍算较完整的中军方阵冲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