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114章神功大成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潭水如同被煮沸一般翻滚浑浊,咕噜咕噜的冒着气泡,散发蒸蒸白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个世纪,灼人炎流终于萎缩退回丹田大穴内,而我也被无边的疼痛折磨得百骸欲散,整个人瘫软在潭水中。

    疼痛虽然逐渐消退,但令我不安的是,体内又冒起一股莫明热潮,让我身体某处膨胀坚挺,难受得急欲发泄。

    “呯”的一声震响,水珠如箭一般四处激射,潭水翻涌中浮现兰色身影。

    我不禁一怔,这不是静夫人吗?

    不知道她是如何掉下来的,从高处坠落的剧烈撞击已令她晕迷不醒,我急忙把她抱住,挣扎着从深潭里爬出来,把她放在地上。

    她的脉搏极微弱,我只好一手扶着她坐起,一手按在她的背心,运气行功,缓缓输送真元。

    她人已晕迷不醒,无法吸收我贯输入的真元行功,这令我必须损耗平日的数倍真元,方能替她疗伤。

    静夫人仍是晕迷不醒,全身湿漉漉的,兰色宫装紧贴在晶莹如玉的肌肤上,绝美诱人曲线毕露无疑,令我心头一阵狂跳,体内热血更加翻滚沸腾,邪念滋生,某处地方更加膨胀坚挺。

    本是揽住她纤腰的手掌竟然不受控制的捂到高耸的胸脯上,充满惊人弹性的柔软令我眦牙咧嘴的满脸怪相,本就滋生的邪念更加强烈,直冲我的神经,令我几欲疯狂。

    静夫人苍白的玉颊开始有了一点点红晕,脉搏起跳有力,显是有所恢复,原本冰冷的躯体也开始变得温暖。

    我本身就有内伤,加上刚才运功抗拒炎流,此刻再连连输送真元,本身的损耗也极大,累得直喘气。

    此时我已停止输送真元,搂着静夫人盘坐地上,让她依靠在我怀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的疼痛与寒意令静夫人苏醒过来,睁开眼睛,挣扎坐起,发觉自已赤裸的身体上盖着一件衣衫,四周古树参天,郁郁葱葱,地上尽是片片碎布

    她紧紧抱着瑟瑟而颤的身体,呆坐地上,泪水,沿着苍白的面颊不停滚落……

    这一刻,她充满了无比的痛苦、羞愤、绝望,她还有什么脸活着回去?

    怒火在熊熊燃烧,她转头张望,看到那个夺去她清白之躯的男人正盘坐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闭目行功,头顶尽是蒸蒸雾白,正是到了行功的紧要关头。

    她挣扎站起,跌跌撞撞的朝着这个可恶的男人走去,下身的疼痛、还有她从未感受到的怪异感觉令她全身酥软无力,轻飘飘的站立不稳。

    她咬牙举掌,朝着他的顶头用力击落,手掌距顶门半尺,再也无法击落,一股无形的强大力量抗拒着她的手掌,蒸蒸雾气中不时有黑云翻涌,丝丝怪异的力量旋转着撕破她的劲气,直撼丹田,令她气血翻腾,难受得几欲吐血。

    惊骇下她慌忙收掌,喘息着靠在树上。

    这个夺去她清白之躯的男人,不知在修练什么邪功,竟是如此诡异邪门,等他行功完毕,异界将多出一个年青的超级高手。

    她咬牙上前,举掌再劈,连试几次,手掌都是在距他身体的半尺之处被阻住,诡异霸道的力量同时反击,令她无计可施。

    长叹一声,她踉踉跄跄步入深潭里,任凭冰冷的潭水冲刷着她的身体、灵魂……

    突然之间,她想起了什么,慌忙从深潭里爬起,来到被污辱的地方,蹲下身子,在地上寻找着。

    从片片破碎的兰布堆中,她翻出了一个玉镯,小心的捧在胸口,泪水又哗哗的滚落。

    看了那男人一眼,她再度来到深潭边,把身上那件衣服洗净,挂在一棵树上晒干,拿着那个玉镯,滑入深潭里,靠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沉思。

    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她是在接到他的口信之后,本要急着赶来,可是还有一些事情缠身,待处理完毕,已将过应约的时间。

    她不顾惊世骇俗,施展轻身提纵术,从小道飞掠上山,抵达山顶,正好看到他被妖妃的七彩软绫击落悬崖,那一刻,她心里全是绝望、悲愤,愤而出手,誓要击杀妖妃,不想却被一个红衣女人偷袭,摔落悬崖,后来……

    苍白的面颊突然一红,露出羞愧的表情。

    “吼!”

    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倏然传来,象虎啸,似龙吟,地动,山摇,潭水翻腾,天空乌云翻涌,雷电轰鸣,狂风大作。随后又一阵地动山摇,象是万兽嘶吼应和,又似是受惊狂奔。

    骇得面色苍的静夫人从深潭里窜起,匆匆忙忙的把挂在树上的那件衣服套上,她的衣裙全碎了,唯一能穿的,只有那个男人的这件衣服了。

    那个男人已经行功完毕,如巨人般屹立,仰头张臂,发出一声强过一声的震天长啸,震得她耳膜疼痛欲裂,骇得她连忙捂住耳朵。

    看到他披头散发,赤着上身,尽露结实强健的肌肉,充满男性的阳刚之美,心头不禁莫明奇妙的狂跳起来。

    当他转过身来时,她的心头不禁又是一跳。

    令怀春少女心跳的英俊面庞依旧不变,只是眉宇之间隐现暴戾黑气,双目精光暴闪,充满凶残的可怕杀虐。

    怎么会是这样?她心中不禁不安起来,先前认识的这个男人不是这样的,难道是与他修习的心法有关?

    我屹立山林间,只觉全身真气狂涌不止,忍不住狂吼一声,挥拳狂击山壁,轰隆震响声中,碎石飞溅,坚硬的石壁轰然倒塌,大地又是一阵摇晃。

    “哈哈哈……”

    我忍不住发出了狂笑声,兽王归元杀的第八重境界,我终于突破了,哈哈哈,看来还得感谢妖妃呐,哈,以后一定好好报答她,哼哼!

    看到我眼中暴闪而过的凌厉杀机,静夫人打了个寒颤,看到我逼来,不禁退后。

    退后几步,身后是深潭,不能再退了,她只好站定,挺起胸膛,狠狠的瞪着我。

    我上下打量着她,湿漉漉的头发披散脑后,光洁照人的玉颊满是羞愤表情,身上穿着我的上衣,裸露一双修长健美的玉腿,看上去虽然不伦不类的,却充满另一种动人的风情。

    盯着那双光滑白晰的玉腿,我露出邪恶的笑容。

    “你……你……无赖!”静夫人羞愤道。

    我吃吃笑道:“无赖就无赖,嘿嘿,反正你……”

    “闭嘴!”静夫人叱喝道。

    她满脸羞愤表情,举着手中的玉镯子,大声道:“这玉镯怎么会在你手上?”

    我邪笑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

    静夫人气得满脸通红,胸部剧烈起伏。

    我啧啧笑道:“夫人生气,别有一番动人的韵味呐……”

    “告诉我这玉镯的来历……”

    静夫人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让我明显感觉到了她语气中的屈服与哀求。

    我大笑道:“你早这样,我早告诉你了,我最恨别人威胁我!”

    静夫人瞪了我一眼,似乎想发作,随后又幽幽叹息一声,她面上的表情,似乎非常关心这件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静夫人应该是忆儿失散多年的姐姐沈静,两人的轮廓有些相似,以前我只是逗弄她,倒没注意到这点。

    心中邪念再生,我笑道:“这玉镯嘛,是一个叫沈忆的漂亮女孩送我的订情物!”

    “啊……”

    静夫人低呼一声,面上表情惊喜中又带着羞愧、不安。

    沈忆,是她失踪多年的亲妹妹,多年来,她一直都在寻找,心中坚信妹妹仍活着,如今终于得知她的消息,令她喜极而泣。

    妹妹把这玉镯送他,当然是把终身托付与他,这么说来,他应该是自已的妹夫,可是他却把她这个做姐姐的玷污了。

    风寒烟睁开眼睛,挣扎坐起,全身软绵绵的,真气无法运转,显然有几处经脉穴道被人封闭。

    这是一间普通的民房,自已躺在铺着草席的木床上,她摇了摇头,想起山上发生的事情,俏脸骤变,慌忙跳下床,脚下一软,差一点摔倒。

    房门推开,进来一妖艳的红衣女子。

    风寒烟一怔,失声道:“你是……是……”

    这妖艳的女人很面熟,只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妖艳女子咯咯轻笑道:“哎,御风圣使大人,这么快就把妾身忘了?嘻嘻,当初,妾身与主人都被你们四圣使追得无处藏身,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你也有落入妾身手上的一天,嘻嘻……”

    “你是丽姬!”

    风寒烟不理会对方的嘲笑,急声道:“快,叶大哥给妖妃击落山崖,生死未卜……”

    她满脸悲愤,痛不欲生的绝望表情。

    “叶大哥?”

    丽姬一怔,皱眉道:“哪个叶大哥?”

    迷死人不偿命的脸蛋骤然色变,惊道:“你说是……是……”

    风寒烟拼命的点头,拖着她冲出门。

    “快,我们下去寻他……”

    丽姬咬牙切齿道:“该死的妖妃!”

    她化了半年的时间,终于把无心圣果吃完并吸收炼化,融合圣果里的神秘力量,神功大成之后,只身回到异界,一路打听,只知我到最后是给押到了圣都,是以赶来圣都,以色相媚惑神族高官,暗中打听我的下落。

    打听出我并没有被押来圣都,而是半途已经逃脱,她又惊又喜,本想今日离开圣都,却发现静妃独自一人,行色匆匆,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便暗中跟上山,发生了开头的一幕。

    那么,她助妖妃把静妃击落悬崖,岂不是大错特错了?心中不禁后悔。

    那么深的悬崖,人摔下去,岂不……

    她打了个寒颤。

    风寒烟边跑边哭泣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一定要找到叶大哥!”

    丽姬咬牙切齿道:“嗯,一定要宰了妖妃这贱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