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105章欲望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艾雯丽卷缩在草堆上,双目紧闭,嘴唇干裂,浑身颤抖,面颊却滚烫如火。

    是发高烧了,且烧得不轻,我急忙抱起她奔出牢笼,绮丽丝跟在后边,那兽人军官想伸手阻止她又不敢,手忙脚乱的解开两女手腕上、脚踝上的铁镣。

    我转头对着那矮人长老道:“你让花族长派几个族人来,看看还有谁生病?尽早医治!”

    那矮人长老嘴唇动了动,想说话,我瞪着他,厉声道:“就说是我要她来的,她敢不来,你把她给我逮来!”

    “是是……”

    那矮人长老抹着额头上的冷汗珠子,不知道我的火气为何突然间变得很大。

    风寒烟刚好进来,见到我手上抱着艾雯丽,先是一怔,伸手道:“叶大哥,交给我吧。”

    她接过艾雯丽,匆匆离去,临去的眼神,充满了欣慰、欢喜、赞赏的神情,令我一阵飘然,原来讨美女的欢心这么容易呐。

    绮丽雯报以我感激的一眼,跟着风寒烟匆匆离去。

    牢里,一个年纪稍长的女翼人朝着我盈盈一福,低声道:“多谢兽王陛下。”

    我看着她,面容颇为秀丽,体态丰腻,充满少妇的成熟风韵,显然在翼人族中的地位极高,应该是长老极别的。

    我淡然道:“不必谢,这只是人道……”

    沙沙声中,碧柔扭动着水蛇腰滑进来,一手捏着鼻子,皱着眉头,嗲声道:“哎,陛下怎么会来这鬼地方呀?”

    她贴到我身后,高耸诱人的胸部挤压着我的臂膀,就差没伸手抱住我。

    不光是那兽人军官,就连所有的女翼人都露出奇怪的表情。

    她瞪着那与我说话的女翼人,一副酸溜溜的表情道:“陛下不会是看上她吧?”

    “啊……”

    那女翼人低呼一声,退了一步,秀丽的面庞一片苍白,眼中恐惧不安的神色更浓。

    “操!”

    我骂道:“你瞎凑合什么?”

    “陛下生气了”碧柔斜着腰,小小声声问道,长长的尾巴似乎要把我缠绕住。

    狠狠瞪了她一眼,我对着那女翼人咧嘴邪笑道:“虽然你长得还算可以,不过还比不上她,呵呵……”

    我拍着碧柔的丰臀,目光却落在她的胸前,双峰被软兽皮紧紧包裹束缚,形成了一条深沟,绝对与碧柔的有得一拼。

    那女翼人本能的双手掩胸,又退了一步,面颊羞红,隐现愠色,狠狠瞪了我一眼。

    “咭”的一声轻笑,笑靥如花的碧柔白了我一眼,玉颊羞红,一副清纯少女初涉爱河的羞答答样。

    一旁的兽人军官轻咳几声,本要借机依入我怀中的碧柔急忙滑开。

    脚步声传来,是先前那个矮人长老伴着花碧莲进来,还有十几个女精灵战士。

    目光接触,她没由来的玉颊飞红,碧柔看在眼里,勾人魂魄的桃花眼里尽是酸溜溜的神情。

    我心中好笑,干咳一声,道:“花族长,你让她们看看这些翼人,有没有生病的,及早医治……”

    “嗯……”

    花碧莲低应一声,不安的瞟了碧柔一眼,转头吩咐族人一番,逃命似的离去。

    看着花碧莲匆匆离去,碧柔若有所思瞄着我,满脸哀怨表情。

    我也匆匆离去,再呆下去,鬼知道碧柔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近来常是欲念横生,无名之火莫明奇妙的勃发,定力极差,稍一诱惑便一发不可收拾。

    来到自已的房间,刚想推门进去,里边传来风寒烟的说话声。

    “姐姐,你的肌肤越来越娇嫩光滑,都快滴出水来了,让人见了,都忍不住想捏上一把,倒底用的什么法儿?”

    一声低笑传出,是冥后的声音,略带一丝娇羞,格外诱人,令我不禁一荡。

    “这个……这个呀,是……是爱……的魔力,嘻嘻……”

    “爱的魔力?”

    半晌才传来风寒烟娇羞的声音,似乎是鼓起了好多的勇气才说出口。

    “小妹不懂,小妹也……想着他,见到他,心里面甜滋滋的,没见到他,心里面空荡荡的,好象失落什么……可是肤色还是原来这般……”

    又是一声低笑,是冥后的声音。

    “傻妹妹,陶醉在爱河中的人都这样,不过呢,爱还包括好多种,情到浓时,双方会情不自禁的牵手……拥吻……缠绵,那是……是所谓的阴阳调合……”

    “啊……”

    是风寒烟的娇羞低呼声。

    我不禁心中大乐,风寒烟已是春心萌动矣。

    我悄悄离开,这时候打扰她们说悄悄话,实在不智,心里巴不得冥后多把男女欢爱的快乐美妙说给她听,哈。

    看过绮丽丝与艾雯丽之后,我宽心不少,艾雯丽得到及时雨医治,高烧已退,精灵的医术果然非常高明,令人佩服。

    艾雯丽躺在床上沉沉入睡,绮丽丝趴伏在床沿,也是睡得很香甜,看来是被俘之后睡得最香最甜的一次了。

    轻手轻脚为她盖上薄被,我悄然退后,拉开房门正欲出去,却差点与迎面行来的花碧柔撞了个满怀。

    低呼声中,我双手扣住她纤腰,两人才没撞到一块。

    隔着薄薄的衣服,我仍能清晰的感觉手掌接触处温软滑腻,心中不禁后悔起来,为啥不撞个结结实实的,正好把她搂住。

    满面羞红的花碧柔退了一步,挣开我的双手,低着头,低声道:“叶大哥……”

    今天的花碧柔一袭粉色薄纱裙,随现如雪肌肤,依旧是那么的圣洁,只是眉目之间隐隐透着股令我说不出的感觉,似乎有种要命的诱惑。

    无名之火在我丹田处又开始冒起,令我欲血贲张,欲念狂起。

    “叶大哥……你……你怎么啦……”

    花碧柔不安的退后,玉颊羞红中带着紧张、害怕,似乎还有种渴望。

    强烈的欲念冲击着我的神经,令我几欲迷失,我把她流露出的那一丝渴望当成了暗示与鼓励,不禁伸手朝她逼去。

    花碧柔打了个寒颤,呐呐道:“叶大哥,你……你……别吓人……”

    她一手掩着心口,不住的退后。

    心头呯呯直跳,呼吸也急促起来,身体深处莫明奇妙的升起一股热潮,感觉胸部胀痛,腹下隐隐传来怪异的刺痛,那种奇怪的感觉令她全身发热酥软,似乎站立不住。

    这种怪异的感觉,就象那日在八象莲心阵中产生的感觉一模一样,令她紧张、害怕,却又渴望。

    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娇笑声,显然有人经过。

    花碧柔浑身一震,甩了甩头,理智恢复,转身急急跑出去,扔下一句话。

    “叶……叶大哥……我……我有事……先走了……”

    我用力摇头,想驱逐心中的强烈欲念,只是那股欲念太过强烈,燃烧得我欲血贲张,膨胀难受,脑海一片混乱迷糊。

    花碧莲忙得几夜未眠,刚沐浴完毕,正在铜镜前梳妆。

    “嘭”的一声震响,房门被人大力撞开,惊得她直跳起来。

    “陛……下……”

    看到双目赤红的我朝她逼来,不禁恐惧得连连退后。那种发狂一般的光芒,她再熟悉不过了,也令她羞赧、恐惧、紧张,脑海之中却又闪现那种令她欲仙欲死的美妙的感觉,如最击一般,瞬间传遍她的全身,令她不禁颤抖。

    “陛下……你……你怎么啦……”

    “嗯”的一声低呼,身体被强壮有力的手臂抱住,紧压在宽厚的胸脯上,男性特有的气息熏得她几欲迷失,那种令她又爱又怕又羞的感觉瞬间传遍她的全身,冲击着她的神经。

    苍茫大海中,她感觉自已如一叶随时颠覆的小舟,在波涛汹涌中拼命的挣扎尖叫,拼命的抱紧压在身上的那个男人,只有他,才会把自已带到海洋的彼岸……

    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好象过了漫长的一个世纪,迷漓中的她回过魂,身上的重压仍在,那种有节凑的、强有力的冲击仍在继续,她感觉到灵魂又轻飘飘的离开躯壳,忍不住又呻吟尖叫起来……

    三魂七魄已经离体,轻轻的飘浮在美丽的天堂之中,她好象看到天空有一颗星星光在闪动,散发幽幽光芒。

    白天也有星星?

    已经迷迷糊糊的她神智一清,努力睁开迷茫的眼睛。

    在她们身后的上空,悬挂着一颗大如鸡蛋的光球,散发着幽幽光芒,不住的旋转。

    花碧柔满是潮红色的面颊不禁露出羞愧、不安的表情,但身上的重压,强有力的冲击,欲仙欲死的美妙感觉又刺激得她难以抑制,那种被偷窥的不安感觉刺激着她的神经,令她在瞬间又攀越了最最美妙的颠峰……

    等她呻吟着睁开眼睛,天色已暗,悬在半空的那个光球早已消失不见。自已赤裸着身体,卷缩在那个比她还小二十多岁,却令她要死要活的男人怀里。

    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全身仍是酥酥麻麻的没有一丝力气,看到满床的狼藉,她的面颊不禁一红。

    “你真是要我命的冤家……”

    她幽幽叹息一声,记起还有重要事情要办,急忙扯过薄被,替那个睡姿象极婴儿的男人盖好,在他面颊上轻轻摸了摸,急急下床,却“哎”的一声低呼,脚下站立不稳,差一点摔倒。

    掩住狼藉得惨不忍睹的地方,匆匆处理一番,急急穿衣出门。

    站在女儿的房门前,她犹豫了好一阵长鼓起勇气敲门。

    房内传来一阵慌乱的响动声,之后是一声慌张的询问。

    “谁……”

    “……柔儿……是娘……”花碧莲拍拍胸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