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98章血战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我、冥后、风寒烟也试过几次,山壁太过陡峭险峻,满是苔藓,滑溜溜的,又没有立足之处,实在无法攀越。

    所有的东西都运到了半山腰堆放,矮人族是无法攀越到山顶了,只有等待蛇族人的到来。

    他们在附近的山林里砍来山藤,编成长长的软梯,只要有个人能攀到山顶,放下软梯就ok。

    令人心焦的十天过去了,出发的兽族人与蛇族人没有半点消息传来,倒是光明神王的信使催促了多次,花碧莲拼命的说好话拖延时间。

    信使隐隐看出了点问题,大为不悦,出言警告,花碧莲整天陪着好话,早已不耐烦,出言反讥,信使拂袖离去。

    按我们估计,信使回去之后,光明神王龙颜震怒,下令出兵。等到大军集结,行进到精灵族的住地时,最快也要十来天的时间。

    十来天的时间,就算出发的兽族人与蛇族人走得再慢,也应该到达了。

    信使离去不久,风镇侯派人送来的消息却让我们大吃一惊。村民挑货物要去赶集,道路却已给大批的官兵封锁,任何人不许进出。

    等我们接到确切消息,外围的村落据点已经失陷,神族大军行动之神速,令人震惊。

    我让花碧莲拖延时间做好布置,没想到光明神王也利用此机会暗中调动大军,猝然袭击,正应了那一句“我算人,人亦算我。”

    此次,神族军队的调动极隐秘,我派在外边搜集情报的兽人都没有一个传回消息,这一手,不得不令人佩服。

    所围所有村落据点尽失,西北所有通往外界的道路已经断绝,东面是绝地,幸好还有南面的三条秘密通道作为退路,只要光明神王没有派大军进驻在南面矮人族住地一带,我们仍是安全的。

    据逃回来的精灵战士所说,此次敌方将领是左仙将,二王子雷宏远监军,大军正面发动袭击,数千翼人战士从两侧包抄,袭击他们的后方,万箭齐发,精灵战士本就不擅长近战,很快崩溃,几千战士,逃出来的只有几百人,损失惨重。

    果然如我预料的,光明神王出动了三分之二的天使部队,且由二王子雷宏远监军,万事俱备,只是该死的蛇族人还没有到来,真是急死人了。

    现在,所有在外围固守的精灵战士已奉命退回一线天固守,等待我的命令。

    望着高耸入云的险峰,我急得直骂娘,外围失陷,蛇族与兽族战士是无法进来了,如此歼敌良机,难道就此放弃?

    花碧柔担心道:“叶大哥,怎么办?”

    怎么办?我现在哪知道怎么办?奶奶个熊的,都是该死的蛇族人贻误了军情,我心里别提有多冒火。

    爬上梯架顶端,我望着云雾缭绕的峰顶,朦胧中可见怪石林立,古木参天,有的大树是斜长的,看似好象要倒塌下来一般。

    如果能爬到上边,垂下绳索或软梯就好了,这样人可以攀爬上去,再把驽炮索管等家伙吊上去。

    心中一动,/>

    布置好所有一切,软梯绳索都被收起,搭建的木架拆掉,可以引诱翼人进来了,我现在担心的是发动伏击之后,谷口能否封住,跟随我来的三百兽人高手能否撑到两旁峰顶的矮人与精灵战士们全都安全撤走?

    本来地上要撒上一些枯草,来个史无前例的伟大烧烤,翼人翅膀的羽毛易燃,不必用太多的杂草,只是看到风寒烟投来的几近哀求的眼神,烧烤只好变成活捉。

    等我赶到一线天,即被眼前的惨烈战斗惊呆了。

    数以千计的精灵战士的遗体堆放在平地上,两旁山下,还堆着厚厚的几层尸体,殷红的血水四处流趟,汇流成了一条小河。

    无数的战士冒着天空撒下的如蝗箭雨冲上阵地,或以强弓射击攀爬上来的敌人,或以刀枪等武器与敌人撕杀,或扔擂石滚木,或把负伤的族人扶下阵地,尸体太多,已无法往下抬,只能从山上只往下扔。

    翼人手中的强弓实在令人恐惧,他们盘旋在高空,如蝗箭雨一波紧接一波撒下,每一波都标出无数血花,许多精灵战士惨呼倒下。

    他们可以在高空肆无忌惮的攻击任何看到的目标,而别人却无法攻击他们,难怪异界各族会把翼人列为头号大敌,他们那种可怕的攻击力,令人恐惧的杀伤力,我今天是实实在在的领教到了。

    天空是来回盘旋攻击的翼人,地面,神族士兵高举盾牌,冒着暴雨般的箭矢,悍勇的发起冲锋。他们架起云梯,疯狂的往上攀爬,有的给劲箭贯入体内,惨呼倒下,有的给长矛捅穿,连人带矛摔落云梯,有的给擂石砸得肢离破碎,脑浆飞溅……

    山坡下,堆满了厚厚的一层尸体,大地都被殷红的血水染成红色。天空是如蝗的箭雨交错飞行,劲箭急速飞行撕破空气的嗖嗖声,地上是震天的吼杀声、刀枪的猛烈撞击声、人体从高处坠地的沉闷响声、惨呼声、呻吟声,充滞整个山林。

    我带着一批生力军换下了早已疲惫不堪的精灵战士,士兵们开始有计划的撤退,伤者尽数带走,战死士兵的遗体已经来不及运走,只能无奈的遗弃在平地上、山坡下。

    翼人战士没有追击,只是疯狂的攻击坚持阵地的精灵战士,看来他们是采取步步为营的策略,一点也不担心精灵族人会逃跑。

    先撤退的精灵族战士分成三批从三处秘密通道退往矮人族住地,两处秘密通道都有人断后,负责掩去痕迹,再在入口处将早已挖好的大树种上,将泥土恢复成长年没有人走过的迹象。

    唯独不归谷没有掩去痕迹,纷乱的脚印清晰可见,地上还有斑斑血迹,遗弃路边的破损战甲武器等。

    冥后一直坐镇前线的指挥楼里指挥,族长花碧莲、圣女花碧柔及几位长老都在,以激励族人的士气。风寒烟看着惨烈的战斗,遍地的尸体,汇流成河的血水,整张玉颊一片惨白,眼中神情极复杂痛苦。

    我右手持着短柄大斧砍人,左手持着铁叶盾,不时遮挡从天空暴射而下的箭雨,脚下全是肢离破碎的尸体,绝大多数是神族人,也有一些是精灵族的,不小心就会被绊倒,一倒下,就会被蜂涌而上的敌人淹没。

    我坚持在左面的山坡上,斧下无一合之敌,给我砍倒的神族士兵将近百人,大大减轻了守在这一面的精灵族战士的压力,不过我也成了翼人战士的集中攻击的目标,要不时的跳动着,以躲避暴射而来的箭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