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92章芳心难测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沈流云面上一副惊喜欲狂的表情,激动得脸颊都胀红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我这样自投罗网,他可以抓我向光明神王邀功了。

    风寒烟则是震惊之中带着不安,还有一丝莫明的喜悦。

    目光投注到她身上,容颜依旧未变,眉宇间却多了几分的落漠、无奈,目光不再似以前那么凌厉逼人,变得柔和多了,淡兰色的衣裙取代了战甲,秀发披肩,没有了迫人的英凛之气,反倒增加了几分妩媚可人,一派大家闺秀名门淑女的动人样。

    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话果然不假,现在的风寒烟比以前的迷人多了。

    我不知道她与沈流云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不过能看出来,她似乎与沈流云闹得不大愉快。

    报以对方一个温柔的笑容,我发自内心的赞道:“这才是真正的风四小姐!”

    风寒烟玉颊飞红,垂下目光。

    沈流云冷哼一声,踏前一步,眼中精光暴闪,一副跃跃欲试样。

    看到他眼中浓浓的醋意,我大笑道:“多日不见,沈兄仍旧是这么的风流倜傥,迷倒无数怀春少女,哈。”

    “可恶!”

    面色发青的沈流云咒骂一声,伸爪抓来。

    我退后半步,避开他猝然的一抓,右掌同时虚击,阻断他后面的攻势。

    看到风寒烟伸出一半的右手捏成兰花状,我不禁心中大乐,再度报以对方最最温柔多情的微笑。

    面色苍白的沈流云怔道:“你……你竟然为了他出手?”

    风寒烟的玉颊突红突白,明眸一片迷茫。

    她一跺脚,冲进旁边的雅间,“呯”的一声,关上房门。

    沈流云狠狠的盯着我。

    从他阴沉的眼中,我看到了惊讶、疑惑,还有杀机。

    这家伙动了杀机,我不敢大意。

    魔姬虽说我现在的修为,已挤入修行界一流高手的行列,但以前的阴影仍存在心中,我还未真正与高手交过手,信心仍然不足。

    “哇,好正点的妞啊……”

    “啪!”

    “哎……”

    风寒烟的雅间里传来男人色迷迷的怪叫声,跟着是手掌着肉的脆响声与痛叫声,稀哩哗啦乒乒乓乓的桌翻凳倒碗摔碟碎的声传出。

    “呯”的一声震响,雅间的门给人踢爆,确切的说应该是撞碎,几个大汉给人象扔麻袋一样扔出来,滚倒在地上直呻吟,半天挣扎不起。

    我不禁一怔,风寒烟的雅间里怎么会有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

    瞄了沈流云一眼,这家伙面上的表情极古怪。

    粉面含霜的风寒烟从里边出来,进了旁边的雅间,“呯”的一声,关上门。

    我差点笑出声来,看来她是晕了头,进错雅间,那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把她当成了陪酒的粉头,动手动脚的,惹得她大发雌威,出手揍人。

    躺在走廊上哎哟直叫唤的几个家伙不是眼角发黑如大熊猫,就是脸颊肿如猪头,鼻歪嘴破的,恐怕连姥姥都认不出来了。

    一股凌厉无比的劲风骤然袭来,惊骇下我已来不及躲避,咬牙轰出一拳。

    沈流云猝然出手,目的是想出其不意的擒住我,谁知见我不闪不避,轰出一拳,风雷之声如在耳旁轰鸣,震得他两耳轰轰作响,袭人寒气汹涌迫来。

    骇然失色的他慌忙扭身闪避,擦身而过的奇寒之气令他打了个寒颤。

    “这是什么心法?”他失声道。

    劲风刚猛霸道,劲气却阴柔奇寒,完全颠覆了修行的正统之道。

    一阵刺耳的厉啸声倏然传来,令他面色又是一变。

    那是物体急速飞行撕破空气的厉啸声,似乎要把他的耳膜撕破,魂飞魄散下已经来不及躲避,他只能运劲劈出数掌,以强劲的掌风护住胸前要害。

    “波”的一声闷响,沈流云如醉汉般摇摇晃晃的退了三步,若不是有栏杆顶着,只怕已摔下楼。

    “嘀哒”一声,一根筷子落地。

    沈流云面色一阵惨白,凭一根筷子,能把自已震得血气翻腾,连退三步,如此骇人的功力,只怕已接近了光明神王的级数。

    各雅间里的食客纷纷开门探头,看到打架,一个个吓得赶紧关上门,满脸惊惶的店伙计站在楼梯口,不敢上来。

    那几个给风寒烟揍得青皮脸肿的汉子已连滚带爬的跑下楼,灰溜溜的跑了。

    面色铁青的沈流云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狠狠瞪了我一眼,拂袖离去。

    对他离去时眼中闪现的浓重杀机,我根本不在乎。

    以前刚刚接触修行,碰到的全是超级高手,一根手指头就把我制得不能动弹,信心全无。刚才沈流云猝然出手偷袭,却给我一拳轰得面无人色,信心总算恢复过来。

    以他高傲的性格,加上有风寒烟在,不会带大队人马来报复的。

    我推门进去,风寒烟双手托腮,正趴在餐桌上发呆,明眸里流露出的迷茫神情,说明她的心很乱,很迷茫。

    “谢谢!”我低声道。

    我没想到她为了帮我,竟对沈流云出手,令当时的我既吃惊又感动,看来我在她心中的地位要比沈流云高出好多,嘿嘿。

    风寒烟瞟了我一眼,淡淡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从她眼里,我看出她心里充满了太多的不解与好奇。

    当初我落在妖妃手上,没有被她吸干血液,已经是个奇迹,现在已经嗅不到我身上的圣果异香,而且功力突飞猛进,更令她惊奇不已。

    我眨着眼睛道:“说来话长了,之后发生了很多惊险刺激的事情,你要不要听?”

    看到她眼睛的好奇更浓更强烈,我大笑道:“这些事嘛,恐怕一年半截的说不完,没准说上一辈子都有可能……”

    避开我灼热的目光,风寒烟的面颊一片绯红,惊喜、慌乱、不安、紧张之中还有迷茫,就好象突然之间,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我柔声道:“不急,你想什么时候听就告诉我,我随时都会说给你听的。”

    风寒烟低着头,玉颊绯红,贝齿轻咬红唇,两手不安的绞动着裙带,呼吸也显得有些急促。

    这时候的她,的确是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当中,一时之间委实难以做出抉择。

    我柔声道:“不急的,反正我们有的时间,呵呵,还是先说说你吧,你怎么会在这里?光明神王没有怪罪你吧?”

    风寒烟幽幽叹息一声,将之后发生的事情一一道出。

    她与一众神族高手穷追妖妃,奈何妖妃功力骇人,很快就失去了她的踪迹。他们在方圆百里的地方搜了几天,一无所获,妖妃与我好象从人间蒸发了一般。

    风寒烟回到圣城,向光明神王请罪,龙颜震怒的光明神王将她打入死牢,天煞自杀谢罪,奉命前往人界追杨枫的军官护卫全以办事不力治罪砍头,右将军、流云圣使等人官降一级,罚俸三年。

    因有静妃娘娘求情,风寒烟才得以免去死罪,官降两级,一直闲置着,等于是失去了重用。

    闲置在家的她无意之中从太子殿下的嘴里知道了圣果失窃一事原本就是光明神王有意安排的,故意让杨枫盗走圣果,再散布消息,令杨枫在异界无法容身,逼迫他逃到人界。

    本以为各族会尽起精英高手追至异界,几方人打得不可开交,他暗中派出的杀手则刺杀人界的修行者,把人界闹得天翻地覆。人界的修行高手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必定高手尽出,斩杀异界的各族高手。而他则乘此良机先出兵灭掉魔族,之后再到冥、妖两族,进而一统异界。

    谁想人界修行者一再克制,只是击杀了少数一些异界高手,打伤了大魔王安蒂雷斯,驱逐所有异界人离境。

    无心圣果是修行者梦寐以求的无价至宝,他算准了天地双煞必能从杨枫手里夺回圣果,所以才冒险策划了这个行情,谁想丽姬拼死护主,加上杨枫阴险狡猾,将包着圣果的包裹扔掉,被我无意中捡到。

    行动失败,圣果又没了,光明神王不暴跳如雷才怪,风寒烟能捡回一条小命,实是万幸。

    我记起冥后说过的话,连她这种级别的超级高手都无法潜入圣山,凭杨枫那点修为,如何能盗得了圣果?

    风寒烟闲置在家,原本就心灰意冷,再得知她们这些人全都被利用,是光明神王称霸异界的棋子,更是心死,遂称病辞去官职,呆在家中潜修,顺便打听我的消息。

    她家在燕洲最南面的村庄里,与精灵族的住地只隔了一条小河。本来是在家静心修练,不想沈流云找上门,约她在此相会,并劝说她回去继续为光明神王陛下效力,心灰意冷的她断然拒绝,双方闹得颇有些不愉快。

    沈家也在燕洲,而且沈忆的父亲曾做过官,风寒烟应该知道沈家吧?

    我出声询问,风寒烟的答复却是说不太清楚,她从小就在圣都居住,只是听说沈家的二小姐沈忆神秘失踪之后,她的父亲随后病逝,姐姐沈静后来也不知所踪。

    见到我满脸的失望,风寒烟奇道:“你问这事干嘛,难道……你认识沈家姐妹?”

    我苦笑将认识沈忆的事情说出,身为兽族新一代兽王的身份自然也都合盘托出。

    风寒烟越听下去,玉颊愈发苍白,眼中的不安、担忧、恐惧之色更浓,也更迷茫。

    我叹道:“光明神王狼子野心,妄图统治异界,我们不得不奋起反击……”

    光明神王是不会放过冥后魔姬这种可怕的对手,所以,我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击败光明神王,我们才有生存的机会。

    很自然的伸手搭上有如刀削的香肩,触手处充盈青春的活力和弹性,动人发香体香扑鼻而来。

    我低声道:“异界百年来一直烽火不断,这里的平民百姓长期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是该结束这一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