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77章狼M多情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惊呼声中,我感觉腰间一紧,是塞波莉从后面抱住我,只是强劲无比的冲击力量仍是震得她站不住脚,整个人往后便倒。

    倒地之示,她抱着我在地上连继滚动,消去了大部份冲击的力量。

    申天元这一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盘算得极好,估计我在兽族中的地位极高,打算挟持以人质,可惜低估了我的功力,攻出的十成功力虽然把我震得飞抛而起,却也被我强大的反震力量震得飘退。

    他身在半空,无从借力,飘飞得更远。身后,兵器破空的异响传出,凌厉劲风袭来,他勉强扭身,一脚飞踢,一脚踹在出手的狼族战士胸口。

    一口真气用尽,踢飞对手后,再也无力飞掠,快落地时突觉后心一震,凶狠的力量如排册倒海般涌来,冲击得他飞抛而起,身在半空,连喷数口血。

    寒芒修闪,血雾迸现,凄厉的惨呼声中,高大的身躯被一柄锋利的巨斧劈为两半,一群狼族战士一拥而上,乱刀齐下,眨眼被剁成肉泥。

    陷入苦战的一众魔焰门弟子无不骇得心寒胆颤,斗志全无,一个个欲夺路逃命,全给彪悍的狼族战士劈倒,无一幸免。

    我从塞波莉怀中跳起,背部仍能清晰的感受到那种要命的柔软与弹性,伸手把她拉起,后者目光游漓,面颊通红,娇羞无限,极其诱人。

    “谢谢!”我握住她颤抖的一手一爪,由衷道。

    塞波莉低垂着头,想抽回那只毛绒绒的左手,却给我紧紧握住,身体微微一颤,幽幽叹了口气。

    我知道她担心的是什么,柔声道:“这只手并不影响你的半点美丽,再者,身体是父母给的,不必抱怨……”

    我吃吃笑道:“热恋中的人都是瞎子笨蛋傻瓜,对方的所有缺点都会喜欢,包括身体……”

    塞波莉飞快的瞟了我一眼,慌忙低头,下巴都快碰触到高耸的胸部,整张脸绯红如天边的晚霞,格外艳丽迷人。

    塞西扬族长已经乐得老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儿,看来兽王陛下是欢喜上了自已的宝贝女儿了,嘿嘿,如果女儿被册封为后,他这个国丈在兽族中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发大了。就算立为妃子,也是风光无限了,铁龙那家伙,哼哼。

    对全氏兄弟的修为,他吃惊不小,待我介绍,更是又惊又喜又佩服,能把这对活宝收为已用,这本事就令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狼族战士开始清理战场,为伤者包扎伤口,魔族人的尸体就地掩埋,这附近的大树又多了不少的肥料营养。

    这些魔族人的来历,他们早就弄清了,目的只是冲着那个冥族女子而来,误杀了几个放哨的狼族战士,激起整个狼族的愤怒,以至落了个全军覆没的悲惨结局。ttpbbs286zwcom

    往回走的路上,碰上塞西扬的护卫押着那冥族女子过来,我心中不由得一沉,这女人不是我要找的冥后。

    她蓬头污面,面色惨白吓人,身上淡绿色衣裙沾满污血,破损处露出如雪肌肤,失去神彩的大眼睛充满了疲倦、痛苦、绝望,却仍然放射出冷傲的光芒。

    重重叹息一声,我对着塞波莉道:“给她抱扎一下吧,顺便给她弄点吃的,换一件干净的衣裳……”

    眼前这冥族女子的惨状令我不由是联想到冥后,她是不是也如这女子一样的凄惨?她现在在哪?是否平安无事?

    感觉心中悬着的巨石更沉,压得我似乎喘不过气来。

    塞波莉看了我一眼,上前拉着那冥族女子先行回营地。

    塞西扬低声问道:“陛下心事重重,西扬能否为陛下分担解忧?”

    我叹了口气,将寻找冥后一事说出。

    塞西扬皱眉道:“那冥族女子是……陛下心爱之人?”

    塞西扬眼中闪过的一丝忧虑神色逃不出我的眼睛,心中叹了了口气,拍着他的肩膀,强笑道:“塞长老但请放心,我对波莉小姐是真心的,绝对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这话说出口,我自已都觉有点奇怪,自已什么时候变成了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之人?

    难道我真的变了?

    冥后曾经说过,兽王归元杀心法修练越高,心魔越重,甚至人性泯灭,难道她说的是真的?我心中隐隐不安起来。

    我这话无疑是给塞西扬吃了定心丸,他面色一舒,哈哈大笑道:“有兽王陛下这句话,西扬就是肝脑涂地,也在所不辞!”

    看着他咧开大嘴笑得很开心,我心中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ttpbbs286zwcom

    文长老已知我的身份,一副欣喜若狂的表情,搔着头呵呵直傻笑,大嘴巴半天都合不拢。

    他这种人性格豪爽,喜怒哀乐皆在脸上表露出来,这让我大为欢喜,我喜欢的就是这种人。

    谈话中,我了解到,他们自小就是有着过命交情的好兄弟,也曾支持过铁战重振兽族的大计,只是后来铁战一死,铁龙接掌大旗,两人因不满他的行事作风而闹僵,双方似乎不相往来。

    心直口快的文长老直言不讳的提醒我要小心铁龙,我呵呵笑道:“两位放心罢,铁龙长老为振兴我族呕心沥血,兽族若真的重振,他是第一功臣啊!”

    看到我又是挤眉弄眼又是呶嘴的,两人会心的笑了。

    回到营地,所有族人黑压压的跪了一地,恭迎我回营,一番客套子话后,文长老受了点内伤,先行回去疗伤,塞西扬带着我进了他的小宫殿,曾老头与伦图库柏、暗中跟随护卫的几百名兽族高手则安排在宫殿附近的营房。

    全氏兄弟被安排在小皇宫的外层,狼族人所做的饭菜不合他们哥俩的口味,逼着曾老头亲自下厨为他们做菜。

    小皇宫里全是塞西扬的亲信,谈起话来,方便了很多。用餐时,狼族的一些重要人物、文长老也在,大至商谈了一些事情,无非是往后的各项发展与行动计划等。

    会议结束时,我已经是七八分醉意,幸好狼族人所酿造的酒比兽族的好喝了n百倍,入口挺顺的,性子也不烈,轮番的敬酒也灌得我头晕眼花,全身轻飘飘的。

    陪侍的几个狼族少女搀扶着我进了一间装的大房间里,宫纱锦帐,珠帘琉璃,全新枕套锦被,布置得挺豪华的,塞西扬这家伙可真会享受。

    塞波莉带着那冥族女子进来,令我眼睛一亮。

    她显然刚刚沐浴过,雨丝一般的秀发仍是湿的,身上披着真丝白袍,绝美曲线毕露,美中不足的是左手戴着一只棕色皮手套,把整个毛绒绒的狼爪遮挡起来。

    那冥族女子也是刚沐浴过,油漉漉的秀发泛着黑油油的亮光,身上披着粉色罩袍难掩玲珑曲线,面庞秀丽紧绷,略略恢复神彩的明眸放射出慑人心魄的森冷光芒,令好色者望而却步。

    活脱脱的一个冰美人。

    塞波莉示意那几个服侍的少女出去,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呐呐道:“……陛下……是否……要她陪侍……”

    我看到那冥族女子柳眉一扬,俏脸上寒霜更浓,晶亮慑人的明眸有一缕杀机一闪而过,不禁令我心头一跳。

    这种女人,少打歪主意为妙,没准上床之后,乘你睡熟了来上那么一下子,到了阴曹地府,阎罗王问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到塞波莉不时瞟着她,充满野性的大眼睛里偶尔闪现一丝幽怨,我大感好笑,这狼mm竟然在喝干醋。

    我心中大感欣慰,控制住了塞波莉,不怕她老爹不死心塌地的为我卖命。

    我轻咳一声,对着那冥族女子道:“你叫什么名字?”

    长长睫毛颤动了一下,她那略显苍白的嘴唇微张,吐出了三个字。

    “冷寒霜。”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她人原本就冷,说话的声音亦是冷冰冰的不近人情,名字更冷,冷得令人全身发寒。

    “噫,那是什么?”

    塞波莉轻噫一声,走到石桌前,拿起桌上的一幅画卷展开。

    那是冥后的画像,我喝得晕糊糊的,一时忘了交给塞西扬族,脱掉外衣时随手放到了桌上。

    “好美!”

    塞波莉赞叹道:“她……是谁……”

    我叹了口气。

    一直站立不动的冷寒霜突然伸手抢过画卷,颤声道:“这……这画中之人……你……见过?”

    见她双手微颤,神情很激动,我不禁一怔,皱眉道:“你认识她?”

    “告诉我!”冷寒霜突然大声道。

    塞波莉目光一寒,戴着皮革手套的左手扬起,我忙制止她,上下打量冷寒霜,道:“我凭什么告诉你?”

    “我……求你……”冷寒霜苍白的嘴唇颤动着,低声求道。

    从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出她非常的关心冥后,不禁叹息一声,低声道:“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我略带伤感的声音令她一怔,抬起头打量我,半晌才道:“你能告诉我,你是如何认识她的吗?”

    塞波莉喝道:“大胆!”

    我伸手抓住她扬起的左手,摇摇头,沉吟了一会,才将事情的始未说出,就连与冥后的欢好销魂也一并道出来。

    从冷寒霜的神情,还有我的直觉,让我感觉她也许是冥后的亲人或好朋友,完全可以相信。

    冷寒霜静静的听我诉说,秀丽的面庞突白突红,神情极古怪。一旁的塞波莉亦是一副古怪的表情,充满野性的大眼睛流露出幽怨、失落、伤心的表情。

    嘿,这么快就俘获她的芳心了?

    我摸了摸鼻子,不禁有点佩服自已泡妞的本事。

    冷寒霜幽幽叹息一声,绝望道:“唉,这下正好遂了荣妃的心愿……”

    听她把话说完,我才知她是冥后身边的飞卫十八卫的侍卫长冷飞燕,寒霜是她的小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