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61章媚毒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冥后给我食服的两粒药丸可能是药性极强烈的至阳药物,在她真元的催发下,药力散开,冰冻的小腹内感觉有缕缕炎流冒起,抗击寒流的侵袭。

    虽有冥后运功驱寒,又服食了至阳补药,我全身仍是冷得直发抖,全身肌肉都冻僵了,小腹内涌起的滚滚寒流一波紧接一波,吞噬着冥后贯输入的缓缓暖流。

    滚滚寒流越聚越多,冥后如同与一个修行高手在比拼内力,彼此都在不惜真元的对抗着,谁也无法压而不服倒对方。

    初时有冥后贯输入的真元压制寒流,多沙还好受一点,现在寒流越聚越多,如缺堤的滚滚洪流直往上冲击,又受到冥后输入的真元压制,四处乱窜,令我全身膨胀欲爆,痛苦之极。

    冥后半边光洁的额头汗如雨下,全身的衣裙都被汗水湿透,她贯输入我体内的暖流在缓缓减弱、消退,终于撤回贴在我背心的手掌。

    “再给你服食两粒龙虎金刚丸,能不能逃过此劫,就看你的造化了!”她叹息道。

    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两粒红色药丸,捏开我的嘴巴,倒入我口中,自已也服食了一粒。刚才的急奔,加上为我贯输真元,令她损耗极大。

    吞服药丸之后,她再也不理会我的死活,自已运气调息,以恢复损耗过巨的真元。

    两粒龙虎金刚丸下肚,我只觉得小腹升起丝丝暖流,随后越聚越多,如一团烈焰在熊熊燃烧,缓慢的冲破寒流的重重压制,向身体各处缓慢渗透扩张。延伸到任督二脉之后,各大经脉穴位也开始冒出丝丝热气,逐渐汇流在一起,很快的就变得汹涌澎湃的汪洋大海。

    寒气在拼命的抵御着热流的凶狠冲击,炎寒两股异流在我体内纠缠撕杀,令我现痛不堪言,难以忍受却又无法动弹,左半身冰冷冻僵,右半身却象被熊熊烈火灼热一般,就是面庞也是半边惨白半边血红,诡异恐怖之极。

    调息完毕的妖后看到了我的异状,轻噫一声,伸指搭在我的脉门上。那知指尖才碰触到我的皮肤,一寒一炎两股强大得令她无法抗拒的力量如排山倒海一般涌来,令她骇然色变,大惊下想收指,却给那两股强大无比的力量死死吸住,无法收回手指,惊恐下只有运功抵抗。

    她不运功倒好,一运功,一寒一炎两股异流如缺堤的洪水滚滚涌来,迫得她不得不拼命的催发真元抵抗。

    她现在等于是与两个无敌的修行高手在比拼内力,欲罢不能,唯有咬牙苦苦支撑。令她感到恐惧绝望的是两股异流如波涛汹涌的洪水源源不断涌来,越来越凶狠,一波强过一波,而她体内的真元越来越弱,几欲枯竭耗尽。

    我现在已不感觉到寒冷,只是冥后催发出来的真元如滚滚洪流凶狠迫来,窜入我体内,在各大经脉穴位上四处乱窜,就好象身体里有无数条毒蛇在乱窜一般,难受之极。

    痛苦、惊骇下我只有拼命的压制、引导那些四处乱窜的真元,功行大小周天,然后归返蕴藏在丹田大穴内。

    冥后现在是惊恐、绝望却又无能为力,唯有拼命的催发功力,无奈的任凭全身的真元如缺堤的洪水狂泄而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到全身的真元已经枯竭流失精光,脑门轰然一震,整个人直挺挺的往后倒下,不醒人事。

    等她悠悠醒来,发觉自已躺在地上,全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量,小腹丹田之处却有一股暖烘烘的热流在缓缓升起,不禁惊得魂飞魄散。

    她知道丹田处升起的那股热流意味着什么,龙虎金刚丸是一种烈性补药,也是一种烈性春药,她所修练的玄天九阴心法是一种至阴至柔的神功,每次动转功力,体内寒气便加深,需服食至阳至刚的烈性药物以中合。

    每次运转玄天九阴心法后,体内产生的强烈欲望便会平息,功力也有所加深。现在她功力尽失,刚服下不久的龙虎金刚丸药力偏偏在发作,一旦药力发作至极限,如果不与异性交合,必会全身欲火焚身,经血枯竭毙命。

    此时我仍在闭目调息,已经进入忘我境界,头顶散发蒸蒸白气,面上半红半白的恐惧异相已消失,除了有些潮红外,神情显得极为平静。

    冥后痛苦的长叹一声,她知道自已苦苦修练至九成境界的真元已全部转移到我身上,自已如今算是一个废人了,不由得万念俱灰。

    强忍着体内如潮的强烈欲望,她试着运功,发觉丹田大穴内仍存有一些真元,心中不由得狂喜,如果丹田大穴内没有丝毫的真元,说明她已经废了,如今还存有些许真元,就有补救的机会,或许再花费一些时日恢复功力。

    想要再运功压制那股莫明的热流,无奈人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体内深处狂涌而起的莫明热潮冲击着她的神经,令她难耐的扭动腰肢,呼吸急促,面颊滚烫如火,忍禁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胸部胀得难受,体内那股要命的热流更如汹涌澎湃的洪水,一波紧接一波的冲击她的神经,令她生出一种强烈的渴望,渴望得到安抚。

    看着英俊高大的我,仅存的一点理智令她努力抗争着,只是身体深处狂涌的欲潮淹没了她微弱的抵抗,强烈的欲念吞噬了她仅存的理智。

    身体好热,她拉扯着自已的衣裙,让裸露的躯体暴露在空气中,滚烫潮红的肌肤贪婪的吸收着空气中的丝丝凉气。

    此时我睁开眼睛,只觉体内的力量汹涌澎湃,要喧泄才后快,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震天长啸,啸声高吭绵长,直裂云霄。

    我不知怎么会是这样,但肯定与冥后给我吃的药丸有关,强忍体内强烈欲望的折磨,艰维的从雪白诱人的躯体上移开目光,准备运功相抗之际,春潮泛滥的妖后已扑入我怀中,双手环住我的颈脖,蛇一般的紧紧缠住我,喘息着、扭动着,温软的嘴唇凑近……

    我只觉脑门轰的一声,仅存的一点理智瞬间全消,整个人迷失在无边的欲望之中。

    明媚的阳光穿透重重绿叶,撒射地上,山风过处,枝叶一阵摇动,发出沙沙的声响,令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喘息声充滞林间,久久不散。

    当黎明的第一缕阳光撒射林内,地面上厚厚的落叶中有几片沾着斑斑红点,艳如桃花。

    看着卷缩怀中小鸟依人的冥后,我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她竟然还是处子之身,枯叶上的那几朵鲜丽桃花就是她处子的落红。

    曾听丽姬说过,冥后嫁给冥王并封后多年了,一直没有怀过身孕,原来是一直没有同房,这也许是因为冥后半边脸的原因吧?

    不对啊,哪个当皇帝的会娶个丑女做老婆?而且还选为母仪天下的皇后?这么说来,冥后的半边脸变得如此吓人,应该是后天的原因造成的。

    抚摸着她光滑如丝缎的肌肤,我说道:“我们一整天没吃饭了……”

    冥后卷缩在我怀中,低应一声。

    “嗯……”

    “你的脸为何会变成这样……”

    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终于出声询问,以人界先进发达的医术,也许能够治好她的脸吧?

    冥后的身躯震动了一下,叹了口气,缓缓道出原因。

    原先,她的容貌美绝冥族,嫁给冥王之后被册封为冥后,这令先嫁进幽冥帝宫的荣妃大为吃醋,仗着修为高深,根本不把她这个冥后放在眼里,甚至暗中指使杀手行刺。

    为了自保,也为争一时之气,她拼命修练,不惜吞服药性强烈的龙虎金刚药丸以加快修练速度,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终于把玄天九阴心法练至第九重境界,令荣妃不敢再明目再胆的与她作对。

    只是龙虎金刚是药性强烈霸道的媚药,她长期服用,强行炼化,久而久之,没有被完全炼化的媚毒就残留在体内,时不时要承受欲火焚身的痛苦折磨,每次发作,都给她以深厚无比的内力强行压制住。

    也是因为如此,她的半边脸竟慢慢萎缩,变得如沙漠中的干尸一般。她发觉不妙时,已经是迟了,只好戴上狰狞的面具遮掩。也幸好冥王从未跟她睡过,她的秘密才没有被揭穿。

    我靠,大魔王虽然好男风,但还是跟别的妃子同房产下一个小魔王,说明还能人道,那冥王不会是个天阉吧?

    想到冥后的处子之身竟然是我得到,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冥后明白我为什么笑,整张脸都滚烫如火,在我腰上重重扭了一把,嗔道:“便宜你了……”

    幽幽叹息一声,她说道:“九成功力,全让你吸得只剩下一成了……”

    “还有没有补救的余地?”我呵呵笑道。

    我确实感觉到了丹田之内有三股力量,其中最强的那一股应该就是冥后的真元吧,如果炼化吸收了,我立刻挤身异界十四大高的的行列。

    我吃下含有万年冰蟾的食物后,寒毒发作,虽然服食药劲极刚猛的龙虎金刚丸,加上冥后贯输入真元压制寒毒,两股极阴极阳气流在经脉穴道内剧烈交锋,无法喧泄,令我半身灼热半身寒冷,痛苦难当。

    多亏冥后及时伸指搭在我的脉门上,令两股极阴极寒的异流寻找到喧泄点。她一运功抵御,立刻引发两股异流攻击,她越催发功力,流入我体内的真元越多。

    我知道自已吸收了冥后的不少真元,却没想到一下子就吸去了八九成,心中歉疚不已。

    冥后的一根玉指轻划着我宽厚结实的胸脯,低声道:“有是有,只是……只是我担心你……”

    我轻抚着她的秀发,柔声道:“说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