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都市狂少 第26章特别护卫队

时间:2018-05-18作者:笑轻尘

    我这才发觉自已手上沾了不少的血迹,早已干了,漂亮小妈雪白的胴体上也沾了不少,嗯,看来是我乱摸乱捏时沾上的,就连床罩被子也沾有一些。

    想到自已吸食了不少那家伙又腥又臭的血水,我的胃一阵的抽动翻滚,只是却呕出来。

    望向那家伙的尸体,我不禁一呆。

    原先躺在地上的尸体不见了,只余下衣物,好象还有一些黑灰。

    我走近一看,不禁又是一呆。

    地上那些黑灰的形状,跟那家伙死时的姿势是一样的,难不成那家伙死了就很快化为黑灰了?这可能吗?

    “昭阳,这是什么?”华淑仪用毛巾包住裸露的身体,不安的问道:“那个恶人呢?”

    “被我打跑了……”

    我不想让她担心,只好这么说了。

    “那地上的衣物……”

    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因为我伸手提起地上的衣服时,从里边滚出了三个白底兰花的小瓷瓶吸引了我。

    我捡起其中一个小瓷,拔开瓶盖。

    一股撩人欲念的浓郁芳香充滞房内。

    我慌忙盖住,心中一动,漂亮小妈开始时很疯狂浪荡,似乎不知道自已在做什么,她嘴里呼出的气息也是有着这么一股香味。

    “那个人给我灌吃的东西就是带有这香味……”漂亮小妈呐呐道:“不知怎的,那东西入口就溶化,让人全身象火一般,莫明奇妙的产生欲……”

    见她面上那羞红的表情,我明白那瓶子里装的是能催发人的情欲的药物,想到漂亮小妈初时的疯狂放荡,我心中一荡,不禁吃吃笑了起来。

    我就着她耳边低声说道:“妈,这可是好东东呀,收好。”

    华淑仪一呆,不明白儿子的意思。

    我吃吃笑了笑没有多说。

    另外两个小瓶,一个装的有点象面粉,白色无味,另一个装的是黑色粉状物,带有一股刺鼻的气味,我不知道是什以东东,反正害得我连打喷嚏。

    这家伙既然随身带在身上,肯定是比较有用的东东,管他呢,全没收了。

    我胡乱套上衣裤,把那家伙的衣裤、沾上血迹的床罩被子一股脑儿拿到花园里烧掉,连同那些黑灰埋入地里。

    华淑仪则打扫地上的碎玻璃,我们忙完之后,已是满身的臭汗。

    “昭阳,妈给你放好水了……”

    我突然想起小雯姐一直没见踪影,担心的问道:“妈,小雯姐呢?”

    华淑仪见儿子当面脱得赤条条的,慌忙背过身,颤声道:“我……让她回去了,在那个恶人还没有进来的时候……”

    自那一夜之后,也因为那一夜,不速之客的突然来访,在我心中留下了极大的阴影,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我决定组建一支特别守护队。

    大清早的,陪着漂亮小妈用完早餐,我就独自来到牲畜市场,里边有不少男男女女在挑选鸡鸭等,地上到处是鸡鸭鹅羊等牲畜的粪便,粪便的臭味弥满了空气,还有不时随风飘扬的羽毛。

    看着那些禽类即将被宰杀,我心中叹了口气。

    步入狗行时,里边或关在铁笼或被铁链锁着的三十多只狗一齐吼叫了起来,响作一片,乱成一团。

    “嗨,兄弟,救救我吧,我可不想被宰了下锅……”

    “哥哥,救救我啊……”

    “帅哥,救救我吧,我以身相许……”

    “兄弟,你发达了,可不能忘了同类啊……”

    “老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

    看着曾经的同类们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含泪的眼睛里全是绝望的神情,我的心不由得抽动起来。

    他们当中,有不少已是老弱痛残,只有五六个还是年青力壮的,我本来只是想挑选年青力壮的兄弟替我看门巡夜,可是看着他们这样,我能狠下心来弃他们不顾吗?

    狗行里所有的狗都乱蹦乱跳的吼成一片,那些卖狗的人全慌了神,有一个脾气火爆的家伙还操起了木棒。

    “妈的,叫什么叫,老子揍死你!”

    “帅哥救命啊……”

    给锁着脖子的狗mm尖声叫了起来。

    我箭步冲上,一把扣住他的手腕,凶狠的瞪着他。

    “哇……痛死了,你……你……想干什么……快放手啊……”

    那家伙痛得满头大汗,面部的肌肉都扭曲起来了。

    “你敢打她一下,看我怎么拧断你的手!”我凶狠道。

    “你……你……想干什么……我……又没得罪你……”

    那家伙吓得浑身发颤,几欲瘫倒。

    我抽出三张百元大钞,扔到他脸上,狠声道:“以后再见到你打一次狗,我拆下你的一条胳膊!”

    那家伙捡到了钱,灰熘溜的跑了。

    “帅哥,谢谢你,我叫红红,你好威猛呀……”狗mm含情脉脉的看着我,一副大恩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许的神态。

    我双手一用力,把锁在红红脖子上的铁链扯断,红红欢呼一声,在我身边跳着笑着,不时挨擦我的脚。

    那些卖狗的人不安的看着我。

    我扫了他们一眼,沉声道:“所有的狗我都买下了,自已报个价!”

    或许是我刚才的发飚举动,或许是我凌厉慑人的目光,那些人出的价钱都老实,没一个敢狮子大张口。

    获得了自由的狗兄弟姐妹们齐声欢呼着,全围在我身边,乱成一团。

    “不想下锅的,都跟我走罢!”

    “对对,不想下锅的,都跟老大走吧!”

    三十多只狗排着队,跟在我后边,浩浩荡荡的走出牲畜市场,所有人全看得目瞪口呆。

    带着这么多狗兄弟姐妹,想搭出租车是不可能了,我只好租了一辆破卡车,把他们带回别墅。

    谁想快到家时,破卡车竟然熄火了,我只好带着他们步行。浩浩荡荡的一个狗队伍,让路人纷纷驻足观看。

    “小伙子,等一等……”

    一个中年男子气喘吁吁的从后边跑过来。

    “小伙子,你是不是喜欢养狗?”他问道。

    “嗯,”我点点头。

    “是这样,我家里养有五只狼狗,”中年男子叹道:“可是我要到外地定居,不能照看它们,所以,按原价处理给你,怎么样?”

    “狼狗?那真是太好了!”我高兴道:“大叔,谢谢你。”

    从他眼中那种宛惜又无奈的神情,我能确定他是一个喜欢狗的人。

    我把住址告诉了他,然后带着我那群狗兄弟姐妹们先走,才到家不久,那位大叔就带着他的五只大狼狗来了。

    狼狗是犬类与狼杂交的后代,体格高大强壮,性野凶狠,给他咬上的话,一般很难松口。

    五只狼狗整齐的蹲在地上,吐着鲜红的长舌头,露出尖利的獠牙,神态凶狠高傲,根本不把我和那些狗兄弟姐妹们放在眼里。

    “虎虎、小黑、辉辉、皮蛋、乖乖,”中年大叔摸着虎虎的头,提醒道:“小伙子,希望你能善待他们。”

    我点点头,五只狼狗当中,虎虎最强壮最凶狠,应该是老大,乖乖是mm,性子温和一点。

    中年大叔交待了一些要注意的事项,并提醒我,他这五只宝贝性情凶狠,让我先圈养一些时日,等熟了再放。

    我不以为然的笑了,要让虎虎他们五个折服,当然要动爪子把他们全打败了。

    我笑道:“大叔,把们全解开吧!”

    中年大叔怔了怔,担心道:“全解开?”

    我微笑道:“放心吧,没事的,训狗嘛,我有一套!”

    看了虎虎他们五个一眼,我大步走到停车房,推开铁门。

    中年大叔不安的解开铁链。

    虎虎低吼一声,率先冲入车房,小黑等也随后跟着。

    我笑着对满脸不安的中年大叔道:“大叔,放心吧。”

    说完话,我把大门关上。

    等我再度拉开铁门出来的时候,中年大叔、还有那些狗兄弟姐妹们全傻眼了。

    我身上的衣服裤子全给撕成一条条的,只比裸体好过那么一点点,虎虎等如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的跟在我后边,先前的高傲神情已经不复存在。

    “老大万岁!”

    兄弟姐妹们齐声欢吼,乱成一团。

    “好家伙,真有你的,这样我就安心走了,哈!”

    中年大叔竖起大拇指。

    我以一对五,令虎虎等折服在我的武力下之后,将他们分派成了四个队,三班轮流倒,一队做预备队,分别由小黑、辉辉、皮蛋、乖乖带队,虎虎是我之下的老大,由他全权指挥调度,看守大门、巡逻等工作。

    我给他们定了几条规矩,不准打架,不准私自跑出别墅吓人,不准随地拉屎拉尿,违者由虎虎亲自处罚。

    之后,我请来工人,把车房改建成狗舍、卫生间、餐厅、娱乐厅等,在花园那建了个小车房。

    家里突然多出一大群狗狗,把华淑仪吓了一大跳,见我喜欢狗狗,而且那些狗狗又温顺听话,也不到处乱拉屎拉尿,她也就放心了。

    我让兄弟们熟悉漂亮小妈、婷婷与许怡春的气味,警告他们不许惊吓三女,更不许色迷迷的对她们。

    兄弟们忠心的执行我的命令,只是那些姐妹们对我大献殷勤,乱抛媚眼,争风吃醋,红红为此还与乖乖干了一架,弄得我头都大了。

    我要的是铁的纪律,绝不容许有谁违抗我的命令。

    虎虎铁面无私,对两mm实行惩罚,全天执勤,不许吃饭,下回再犯,赶出别墅。自发生这事之后,再也没有谁敢顶风作案。

    有兄弟们全天二十四小时守卫,我放心了不少。

    自从与婷婷有过第一次欢好之后,这丫头不时找着各种借口,赖着不回家,留下来过夜,每一次都是玩得死去活来的,散架到第二天下不了床,无法上学,她现在对我是又爱又怕。

    只要婷婷不在,已经完全放纵的漂亮小妈就会找机会与我疯狂缠绵,纵情荡魄,尽情享受,我真希望这种美好的日子能够永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