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 第128章 印戳

时间:2018-07-12作者:洛九殇

    洛倾音拿下背在身后的包裹,褪去了包袱皮,一件玄色绣金蟒纹的外袍便展现在了洛婉莹的面前。

    随后洛倾音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枚小巧玲珑的圆柱形物体——金色镂刻的外壳下包裹着一层黑色坚硬的内壳。

    洛倾音轻轻旋开盖子,苍劲有力的“帝烨冥”三字便跃入了两个人的视线之中。

    “快,快拿过来叫本小姐看看!”

    洛婉莹十分激动的就要伸手去抓,可洛倾音手腕一转便让洛婉莹的手抓了个空。

    “唉,洛小姐,本公子做的可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买卖。”

    洛倾音颠着手中的印戳,金色镂空的外壳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两眼的光芒。

    洛婉莹十分不满的撇了撇嘴道:“你若不先让我验货,我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三爷的印戳,还有,你说三爷丢了一件衣裳和一枚印戳就是丢了?万一你骗人怎么办!”

    洛婉莹双手抱臂,傲慢的“哼”了一声。

    洛倾音的眉毛抖了一抖,用一种极其接近奸商的口吻忽悠,啊不对,解释道:

    “那是因为本公子有个朋友在邪王府里当侍卫,所以知道的自然要比别人多一些,更何况丢了一件衣裳,丢了一枚印戳,对于高高在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三爷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件比芝麻还要小的小事情了,完全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衣服少了可以再做,印戳丢了可以再造,可是对于咱们这些人可就不一样了。”

    洛倾音笑得意味不明,紧接着又反问了一句道:“你说是不是?”

    “可……”

    “又或者说,堂堂左相家小姐连邪王殿下最常穿的这件玄色衣裳都没有见过?”

    洛倾音直接打断了洛婉莹的话,似乎有一把利剑直插洛婉莹的胸口之处。

    扎心了……

    她见过帝烨冥很多次,很多次,背影……

    唯一有一次有机会和帝烨冥面对面的说话,然而话还没有说两句就被他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洛婉莹的眼神十分心虚的向外瞟了几眼,为了掩盖她的心虚,她几乎是扯着嗓子喊道:

    “谁说的,本小姐就经常看殿下穿这件外袍,还有这个印戳,殿下可是亲自拿出来过叫本小姐瞧瞧呢,多少女子羡慕嫉妒恨本小姐呢,你个庶民懂什么,本小姐这叫头脑好,不像有些白痴,不懂装懂,最后被人骗了去,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洛倾音有些无语的看着洛婉莹,她只想默默的问她一句,“不懂装懂”这四个字你确定是没有在说你自己?

    是的,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帝烨冥的印戳,她也没有专门去他的书房里面擅自偷取,而是根据之前帝烨冥给她的那张“签名”纸上的字照着仿刻下来字体,然后做成印戳的而已。

    “既然洛小姐这么信不过在下的话,那想必这生意也是做不成了,在下还是令找下家吧,毕竟邪王殿下的贴身东西,可是多少人想用钱买都买不来的呢。”

    洛倾音故作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抬脚刚要离开,洛婉莹一个着急直接跑到她的面前将她拦住。

    “等等,本小姐要了!”

    “你确定?”

    果然对付洛婉莹这种人,还是激将法比较管用。

    “确定,不过——”

    洛婉莹语气一转,又道:“先前我们谈好的是一万两黄金的价格,这价格呢,对于本小姐来说当然算不了什么,但是你也知道,这么多钱总不可能一直带在身上,所以本小姐先给你一千两黄金的金票,再给你一张九千两黄金的票据,你到时候就可以拿着票据去钱庄取剩下的钱。”

    这个世界里的票据就相当于“支票”,钱庄自然也就相当于“银行”。

    洛婉莹从袖口两张大小不同的金色纸张来,较小的那一张是金票,较大的内一张便是“票据”。

    “怎么样,像本小姐出手这么阔绰的人,就算这东西再有多么的抢手,恐怕你的那些下家也不可能做到像本小姐这样吧?”

    洛婉莹捏着两张票子在洛倾音面前炫耀般的甩动着,眼角微微上挑,眸光晦暗不明。

    都赖洛倾音那个小贱人,她娘都死了这么久了,到现在了她居然还想着要回嫁妆,洛府为了筹钱还债,可以说是已经把整个洛府掏空了都不为过,哪里拿得出来多余的一千万两黄金给她?

    不过幸好她聪明,偷偷改了账本,拿了一千两出来,毕竟洛府一下子支付那么一大笔费用,少了一千两是不会被人发现的。

    至于那九千两的票据,则是她特地找人伪造的,仿造的极其逼真,一般人,哪怕是经常和钱打交道的商人也很难看出,除非是经验丰厚的钱庄老板。

    假如事情真的败露了,她大可以翻脸不认人,她可是身份高贵的左相家小姐,别人自然会相信她的话,至于那个九公子只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贩罢了!

    想到这里,洛婉莹不由得十分得意,你说天底下怎么就会有她这种集美貌和智慧与一身的女人呢!

    然而,正在她白日做梦的这段时间里,洛倾音直接一把夺下了她手中的两张票子,正对着阳光细细打量起来。

    “怎么样?”

    洛婉莹有些紧张的开口道,她看见洛倾音一副这么专业的样子,心里也顿时有些没底,毕竟这是她第一次使用假钱,万一真的被瞧出了什么,那她岂不是白跑这一趟来买帝烨冥用过的贴身东西了?

    “嗯,都是真的。”

    洛倾音应了一声,将那件玄色外袍和印戳都递给了洛婉莹:“合作愉快,不过记得一定要保密,否则让邪王殿下知道了——”

    “放心放心,本小姐可没那么傻,你去吧,以后还有这种好事记得第一时间叫上我哈。”

    洛婉莹摆了摆手,将衣袍重新裹进了包袱里,这才扭着屁股屁颠屁颠的出了小树林,偷偷回了洛府。

    临走前她还不忘在心里偷笑了一声:什么做生意人,到头来还不是被她骗得团团子~

    洛倾音望了一眼洛婉莹离开的方向,轻蔑一笑。

    一只手将那张九万两黄金的票据抛上半空,而后迅速抽离出金蚕蛹丝线,几道金芒闪过,纸屑飘洒而落。

    啧,愚蠢的人啊,还真以为这点小伎俩能骗得过了她?

    不过既然洛婉莹送了她这样一份大礼,那么她自然也不会例外。

    帝烨冥的那件外袍里她掺杂了一些雪丝绒纺的料子,遇水即碎,没错,就是那天在星夜殿里她差点儿被帝烨冥给坑死的那个被单,怎么说她这也算是“废物利用”一把了。

    至于那印戳,里面是用胡萝卜泥做成的,可以说是中看不中用。

    好在她十分了解洛婉莹的揍性,才留了这么一手。

    洛倾音抖了抖手中的一千两金票,顺势收入了怀中。

    虽然这些钱还不够她还给帝烨冥的,不过给她和秋霞制备些必要品是足够了。

    她现在倒是有些期待,当洛兼仁知道洛婉莹在洛家这个极度缺钱的节骨眼上,用了整整一千两黄金买了一堆废品回去,会不会被气到变形!

    随后,洛倾音找到了一家钱庄,不过她可不是为了去兑换那张假的票据,而是要把一千两黄金的金票换成小面值的,方便花费。

    钱庄的老板是个小眼睛,留着络腮胡子的男子,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他虽然见洛倾音十分面生,但从她的气质上来看,想必也是个出自大户人家的公子,态度也跟着恭敬了不少。

    “公子,这是按照您的要求兑换的银票,请收好。”

    洛倾音接过那一小沓银票道了声谢谢,随即又想到了什么,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铁匠铺,手艺比较好的那种?”

    “这——”

    钱庄老板摸了摸后脑勺,有些为难。

    一般的铁匠铺都是用来制造兵器的,可是自从龙岳全国上下实行官府官卖兵器制度之后,那些有手艺的老师傅几乎都把自家的店铺给关掉了。

    所谓的官卖制度,就是由官府来制造刀,剑等兵器,因为官营的技术比较先进,相较于那些老师傅纯手打的兵器,价格十分低廉,所以很多人自然都会选择便宜的去买。

    这也导致了开铁匠铺的老师傅没有生意可做,最后只能选择关掉自己的店铺。

    “对了!”钱庄老板一拍大腿,发出了一声响,“帝都都南方向有一家,只不过位置很偏僻,都快要出了帝都了,从这儿到那里需要走上很长的一段路。那儿的老师傅姓张,是个倔老头,只知道守着他那一亩三分地和几块铁,任谁劝都不肯离开。”

    从钱庄老板这里了解了个大概之后,洛倾音决定动身去往那个铁匠铺,她粗略的计算了一下,使用轻功的话,不出一个时辰应该就可以到了。

    而邪王府内,帝烨冥刚刚下了早朝就被安年引着去了星夜殿。

    星夜殿中的一个侧殿相当于帝烨冥的另一个书房,因为位置优势,能够很好的避开人多眼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