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 第121章 醒了?

时间:2018-07-06作者:洛九殇

    “皇上,老奴真的没有,一定是她,是她陷害老奴的啊!”

    贾酒一边用手指着洛倾音,一边嚎得惊天地泣鬼神。

    洛倾音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心想着这人还真是生命不息作死不止啊。

    不过这次终于有吃瓜群众看不下去了,之前有一两次还好,可是次次都把矛头指向洛倾音,这想要栽赃陷害的意图也太明显了一些吧!

    “证据都从你口袋里掉出来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对啊对啊,你既然敢做就要敢当。”

    “就是,每次都栽赃人家洛王妃,有意思吗?”

    一时间内,不少人把矛头都指向了贾酒,却让洛倾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艾玛,这群人,终于擦亮了眼珠子开眼看世界了啊。

    贾酒就这样成了众矢之中,但她依旧心存一丝希望,不断为自己辩解道:

    “刚刚老奴去收拾被贵妃娘娘打碎的残渣时,洛倾音有撞老奴,一定是那个时候她把毒药塞进老奴的衣服里的!”

    洛倾音听到这里却忍不住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笑你啊,不打自招,蠢得要死。”

    洛倾音打了个呵欠,其实她现在泛得很,她下次出门之前一定要翻翻黄历,或者找个大仙儿来算一卦,怎么渣渣年年有,今天特别多呢?

    帝烨冥的眸光染上了几抹心疼之意,但亦有些愧疚。

    周清会如此针对洛倾音,只怕是因为他吧……

    虽然他大可以直接拉着洛倾音离开回府,但他却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因为有些事情,洛倾音并不希望他插手,她只想自己解决。

    “你什么意思?”

    周清跪在地上看着洛倾音,一种不好的念头油然而生。

    “嗯哼,还不明白吗?假如这药真的是我塞给你的话,那么你怎么知道它就是害贵妃有小产迹象的毒呢,而且,还那么肯定。”

    回想起刚刚想要栽赃给洛倾音时说得话,贾酒的脑袋里轰隆一下炸开了锅!

    “回陛下——”

    知道了结果后的小侍卫进入殿中,双手抱拳道:“已经经由欧阳公子验证了,那瓶子里的药和贵妃娘娘中得毒是一模一样的。”

    话落,贾酒眸中最后一丝希望的火苗燃烧殆尽。

    完了……一切都完了,她完蛋了!

    “贾酒,这下朕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帝阳严词厉色,贾酒此时已经是面如死灰。

    “太后——”

    贾酒唤了周清一声,周清更加于心不忍了。

    毕竟这是她从小时候就一直跟在她身边的人,这么多年,没有一丝丝感情是根本不可能的。

    “皇帝,贾酒她肯定是一时犯了老糊涂,能不能看在哀家的面子上,从轻处理?”

    “错了就是错了,太后这样说,请问置龙岳律法于何地?”

    帝阳还没来得及应答,就被洛倾音给抢了先。

    若不是她在贾酒把药瓶放进她衣服里的那一刻有所惊觉,并且在一瞬间的功夫悄无声息的“归还”给了贾酒,那么现在跪在殿上哭得人只怕是她洛倾音了。

    到那个时候,没有人肯为她求情,她只会落得一个毒害子嗣,蛇蝎心肠的名号,遭人唾弃,最终被活活绞死,会有谁来可怜可怜她呢?

    周清气结,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感觉都不合适。

    毕竟作为一国太后的她,都带头不遵守龙岳律法的话,那么会给百姓带来多大的影响,可想而知。

    周清拉起贾酒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道:

    “虽然你犯下如此大逆不道的罪行,但哀家念你平常照料哀家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会给你个痛快的,另外,哀家也会赏赐给你的家人黄金万两的。”

    于是乎,一个重情重义的圣母形象便成功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不过只有贾酒一个人清楚,周清这是已经彻底把她给放弃了啊!

    她怕死,怕得很,因为她还没有活够,但面对周清开出的条件,她又不得不为此心动。

    当年她迫于家计,在生下了第三个儿子之后便进宫去当了奶娘,她丈夫去的早,所以她那三个儿子一直靠着她往家里不断的寄钱才得以生存,以至于把他们都惯成了不学无术,只会一味的找她要钱,而后去大把大把挥霍的人。

    贾酒害怕,她若是真的不在了,那她的这三个儿子该怎么办?

    所以她需要钱,需要很多钱,多到够她那三个儿子花费余下半生的。

    贾酒咬了咬牙,颤颤巍巍的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动作缓慢到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般,足以显现出做着动作的主人是有多么的不舍。

    “老奴贾酒——认罪。”

    周天赐顿时惊跳了出来,找到了这下毒之人,咯在他心里的两块大石头,终于有一块落了地。

    而那余下的一块,便是欧阳少洵能不能将周端宜体内的毒给解开。

    “贾酒,贵妃娘娘她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加害于她!”

    周天赐一字一顿,咬音极重。

    这几年,后宫的嫔妃们一个都没有给帝阳添几个公主或是皇子,好不容易周端宜来了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怎么能就这样被一个贱奴给害了呢!

    贾酒只是低着头保持缄默,难道让她说她是受太后指示的,目的就是为了陷害给洛倾音,让她跪地求饶生不如死?

    不……她不能!

    “贾酒,你若是能说出你的幕后指使来,朕倒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帝阳眼眸微眯,在心里揣测着什么,能指示的动贾酒的人,除了他身旁坐着的这位母后还能有谁?

    不过他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他不会相信他母后会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拿她的亲皇孙做赌注,以此去达到什么目的。

    “老奴一人做事一人当,没有任何人指使老奴,老奴实在是看不惯贵妃娘娘那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所以想要下毒来给她些教训,至于解毒剂,老奴之前偷偷的放在了老奴房间的柜子里,如果现在拿去给贵妃娘娘的话,一定还来得及。”

    说罢,贾酒身形决绝的冲着殿中的柱子奋力一撞……

    刹那间,鲜血飞溅,汩汩红血从贾酒的额头处流淌而下,贾酒的身子靠着柱子缓缓下滑,她瞪大了双眼,死不瞑目。

    不少妇人惊叫了一声,慌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要不就是跑去外面疯狂呕吐了起来。

    周清也于心不忍的别过了眼去,虽然贾酒伺候了她几十年,忠心耿耿,但无奈按照今日的情形,贾酒是必死无疑,不过看在她这么识相的份儿上,她会履行给贾酒的家人黄金万两的承诺的。

    不过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就是因为洛倾音,她才会失去了一个得力干将,这个仇她一定要找个机会和旧账一起算!

    而洛倾音看着那一摊血,微阖着眼,眸光渐渐暗沉。

    真正的罪大恶极之人过得逍遥自在,而替罪羊却用这种方式了结了自己的性命,其实说白了,贾酒只不过是周清的一枚棋子罢了。

    倏地,洛倾音眼前一黑,一双手掌盖在了她的双眼处,耳根被温热的气息所扑洒着。

    “别看了,晚上怕是会做噩梦的,她想要陷害你,罪有应得,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洛倾音一个转身,脱离了帝烨冥的两掌,对着他莞尔一笑。

    “怎么,在你眼里我的心里承受能力就这么差?”

    更何况她对这种场面早已司空见惯,根本就没什么好害怕的。

    帝烨冥剑眉微挑,果真没有从洛倾音的脸上见到半点惊慌失措,所以……到头来还是他神经质了?

    不过这个女人的确,与其他女人不太一样。

    见帝烨冥没有应答,洛倾音也懒得去计较,她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又饿又困……

    “唉,话说我能不能现在就离开?”

    “好。”

    帝烨冥点了点头,想来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还是早点离开的好,便告诉了帝阳一声,还没等帝阳开口说些什么,就直接拉着洛倾音走了。

    洛倾音:等等……怎么有点不太对劲?离开的是我,不是我们啊喂!

    就在洛倾音出了殿门口的那一刹那,韩习竟然满手是血的飞奔而来,差一点儿就被门槛绊倒飞了出去。

    “皇上,太后,皇后,不好了,端宜贵妃她——孩子怕是要保不住了!”

    “你说什么!”

    周清瞳孔骤缩,一个趔趄跌坐在了凤鸾金椅,不可思议的浑身颤抖着。

    她难道,真的,害死了自己的亲皇孙……

    殿内,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之声。

    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大概是对周清最好的诠释了。

    但至于后面都发生了些什么,洛倾音就不知道了,当然,她也并不关心,反正她只知道,洛倾雪的成亲礼是被彻底搅成了一锅粥了。

    洛倾音一直紧跟在帝烨冥的后面,说她是边走边游神,倒不如说她现在都快成了梦游。

    出了皇宫,帝烨冥这才想起来,安年和马车都不在这里,想必是去偷跑着玩去了。

    因为他原本是想等到成亲礼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再离场,现在这个时候出来,早了可不是一两个时辰。

    就这样想着,帝烨冥脚步一顿,洛倾音就这么直直的撞上了他的后背,痛到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

    帝烨冥刚一转身,便看见了某个困到直翻大白眼的女人,一个身形不稳,跌落进他的怀中。

    “喂,你……”

    帝烨冥稳稳的将她圈入怀中,拿指尖戳了戳洛倾音的脸蛋,想要试图把她弄醒。

    不过,戳倒是没戳醒,帝烨冥却意外的发现洛倾音脸蛋的手感还是十分不错滴。

    于是乎,玩心大发的某位爷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冲着还在睡梦中的洛倾音,左戳戳右戳戳,打个圈圈再戳戳~

    他将力道掌握的十分恰到好处,落在洛倾音的脸上就像有一根羽毛一扫而过一般,让她撇了撇嘴巴,咛嘤了几声。

    睡得这么沉,这女人八成是头猪吧。

    帝烨冥就这样想着,而后略感无奈的叹了口气,直接将洛倾音打横抱起,让她的小脑袋瓜埋在自己的胸口处,轻功微展,两道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皇宫前。

    这一觉,洛倾音睡得很沉,直到她梦见了自己的降落伞才刚刚降落到一处空地上,便被别人的98k给一枪爆了头,她才倏地睁开了眼。

    入眼的光芒十分刺眼,让她不禁眯着眼眸,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

    这是哪啊,她怎么就迷迷糊糊的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醒了?”

    醇厚如陈年老酒般的嗓音在耳边响起,待到洛倾音完全适应了光线之后,这才从床上坐起,顺带盘了个腿,想要寻找这道声音的主人,然而眼前的这一幕却让她身形一怔。

    只见身穿玄色绣金蟒的男人站在窗边,将右手负在身后,左手白皙且修长有骨感的手指轻轻放在身侧,窗外的阳光洒进来,金灿灿的光芒打在他的脸上,勾勒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此公子者,帝烨冥也。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话出,洛倾音真想给自己一个嘴巴子然后收回自己刚刚说的话。

    她居然对着帝烨冥犯花痴犯到了结巴?

    她捂脸,这可真特么的……丢人啊……

    “本王是不是很好看,嗯?”

    “好看个毛线。”

    洛倾音“切”了一声,却看见帝烨冥正朝着她步步逼近。

    “喂,你要干嘛?”

    还未等洛倾音有所动作,帝烨冥便抢先一步,用一只手将她的两手束在她的身前,而后一指勾起了她的下巴,玩味一笑。

    “第一次见你时,你就把本王该看的,不该看的地方全都看了,那么你觉得是哪里不好看呢?”

    洛倾音的眸光隔着他的衣袍,顺着他八块腹肌的位置一路向下,而后艰难的吞了口唾沫……

    其实……都挺好看的……

    “哎,你知道吗,你刚刚可是差点儿就把本王给弄到筋疲力尽了呢,本王也想不到,你竟然会如此的缠人。”

    “你说什么?!”

    洛倾音瞪大了双眼,磨牙霍霍向邪王。

    这个衣冠禽兽居然乘人之危,趁火打劫!

    不过,她不会真的和帝烨冥……内个什么了吧……

    “怎么,听不懂吗?本王是说——”

    说着,帝烨冥松开了她的下巴,嘴唇渐渐靠近洛倾音的耳垂……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