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 第120章 是不是很惊喜(有加更)

时间:2018-07-06作者:洛九殇

    虽然他们知道狗的嗅觉一向很灵敏,但却想不到和人的差距居然会这么大!

    洛倾音杏眼微眯,有些好笑道:“无知不是你的错,可是你用你的无知来妄下断论那可就是你的不对了。”

    帝烨丞的表情渐渐变得有些难堪,他无知?

    怎么可能!

    他可是这几个皇子里面成绩最优异的人,如果不算上帝烨冥的话。

    “洛倾音,你可别得寸进尺,什么一千多倍,谁知道你说的这句话是不是自己编造出来的。”

    “是不是真的,一试便知,还有,如今我已嫁给了你三哥,伦长幼尊卑你应该唤我一声三嫂才对,不然很容易让别人误会,你堂堂龙岳国的太子殿下竟如此不知礼数。”

    话到最后,洛倾音佯装一副惊讶不已的模样,看得帝烨冥眼角一跳。

    这女人还真是……连眼神中都是戏啊。

    “洛倾音,你!”

    帝烨丞恨不得咬碎了自己的一口银牙,紧攥着的骨关节咯咯作响。

    “怎样,嗯?”

    洛倾音给了帝烨丞一记挑衅的眼神,将最后一个“嗯”字音调上扬,嘴角也跟着勾出一道细微的弧度。

    纵然帝烨丞气愤的快要两眼喷出火来,但还真拿洛倾音不能怎么样。

    毕竟洛倾音说的是事实,更何况现在这里还有这么多双眼睛在盯着他。

    帝烨丞低身咒骂了一句,都怪洛倾雪,若不是她胡搅蛮缠,他怎么可能被洛倾音抓住把柄,被怼得体无完肤!

    “叫吧,我听着呢。”

    面对着自己往日最为厌恶,他最瞧不起的“花痴丑女”,帝烨丞只得硬着头皮,十分艰难的开口道:“三,三嫂。”

    “啊哈?”洛倾音侧掌在耳边,微微倾斜了身子,“你说啥?我眼神不好,听不清!”

    洛倾音的语气中充满了玩味,偷偷的冲着帝烨冥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虽然只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但还是被帝烨冥给捕捉到了。

    皮这一下很开心嘛!

    帝烨丞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明知道洛倾音这是故意在找茬儿,但他还是不得不提高了自己音量:“三哥,三嫂!”

    “听见了听见了,都是所谓的一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

    洛倾音摆了摆手,帝烨丞恨不得一口老血喷涌而出。

    不是你让我这样叫的吗!

    小插曲告一段落,帝阳思索了片刻之后,决定还是把尤露牵过来试一试,死马当活马医。

    尤露是一只类似于狼犬品种的狗,体型硕大,能够很轻易的扑到一个成年人,不过具体是什么品种,洛倾音也叫不上来名字,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特有物种吧。

    一个侍卫松开了束缚尤露可以自由活动的粗绳子,顺了顺它的毛发,用一盘小碟子腾出了一块燕窝糕,放在尤露的鼻子下面让它好好嗅闻了一下。

    “尤露,你一定要给哀家好好闻闻,抓到犯人,哀家重赏你,那些从外域进贡来的肉都归你了。”

    周清将“好好”二字加重了读音,眉宇间极力收敛着自己的得意,只怕洛倾音怎么想也想不到,那装着毒药的药瓶就藏在了她洛倾音的身上!

    可怜的洛倾音啊,自己提出来的查出下毒之人的法子,到最后却自己把自己给害了。

    周清别提多高兴了,她早就已经来不及看洛倾音以最卑贱的态度,跪在地上磕头像她求饶时的场面了!

    似乎是听懂了周清的话,尤露十分兴奋的汪叫了一声,开始了一丝不苟的搜寻,不放过每一个角落,更不会错过每一个人。

    而底下的大臣们却各个人心惶惶,嘴里不断碎碎念着,求老天爷保佑,尤露的嗅觉千万别出现问题!

    万一嗅错了人,那可是用他们的性命来开玩笑的事情啊。

    看着尤露低着头,越来越靠近他们,特别是尤露在他们的身边边嗅边转了一个圈时,众人几乎都狠狠的抽了一口气,却不敢呼出来,好似连呼吸都凝固住了一样。

    特别是当尤露抬掌离开了他们的身边的那一刻,对于他们都是一种珍贵无比的救赎,宛如劫后重生。

    也不少被排除嫌疑的人瞬间松了一口气,变换了脸色,一脸悠哉悠哉,换上了一副在看戏一般的表情,看着那些紧张到快要窒息的人。

    终于,尤露到了洛倾音的脚边,众人竟露出了期盼之色,而周清更是有些沉不住气,缓缓的站了起来,想要站的高,以此来看得到更多。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体型硕大,威风凛凛,威震四方战斗型公犬尤露竟然在瞄了洛倾音一眼之后,嗷呜了一声,直接跑!开!了!

    什么情况?!

    众人凌乱在风中……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片刻之后,尤露忽然嗅到了什么气味一般,目光犀利的望着大殿之上坐着的那三个人,耳朵向后斜向伸直!

    负责饲养尤露的那个侍卫一眼便看出了,这是尤露愤怒时才会有的表现,立刻便大喊了一声,想叫它回来,但却为时已晚。

    尤露露出了一排犬齿,看着十分狰狞,一个纵身便直接扑向前去!

    身为一个男人的帝阳都被吓傻了,更别说是魏伊人和周清这两个女人了,惨叫声连连。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尤露,他们全都紧紧闭上了双眼,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未如期而至,只是——

    “啊啊啊!”

    “贾酒!”

    周清循声望去,却吃惊的发现一旁的贾酒整个人都栽了下去,尤露的肉掌按住了她臃肿的脸,在地上摩擦摩擦……

    周清彻底傻了,为什么,怎么可能,会是贾酒?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啊,太后,救,救救奴婢!”

    贾酒被吓得根本就合不拢嘴来,只是说了这短短的一句话,哈喇子便流淌了一地。

    周清这才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急忙命令道:

    “来人,快来人,把这畜生给哀家拖走,然后……”

    “等等!”

    周清话还未说话,便被洛倾音给打断了。

    “尤露只是成功的抓到了下毒之人而已,太后娘娘何必这么惊慌呢。”

    洛倾音礼貌性一笑,但落在周清的眼里却变成的挑衅: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

    “洛倾音,你快说,你到底对尤露做了什么!”

    周清指着洛倾音,气到发白的指尖不停的颤栗着,而那语气不像是在询问,倒像是在逼供。

    “我?”

    洛倾音反问了一句,噗嗤一笑:“太后娘娘莫非是被吓到老糊涂了?”

    而后转过身去,面向那些坐在离她最近位置的人们继续说道:

    “你们坐在我的身后,想必我之前的一举一动你们都看得真切,那你们有看到我对尤露做了什么吗?”

    身旁的帝烨冥薄唇未泯,眼神晦暗不明。

    他是离洛倾音最近的人,他知道,洛倾音并没有动什么手脚,所以说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让尤露看见她,宛如看见了什么凶神恶煞一般……撒丫子就跑。

    “都哑巴了?”

    看着他们半晌不出声,洛倾音早已被磨没耐心,双手环臂,右手食指轻轻击打着左臂关节,好似没一下都敲在了他们的心上,让气氛在一时之间变得沉重了起来。

    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人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却又被洛倾音的一句话给噎了回去。

    “还有啊,说话之前一定要想清楚,说假话可是会被黑白无常那两个小朋友给带走的哦~”

    小朋友·黑白无常:“……”

    “回太后娘娘,确实,没动任何手脚!”

    果然,他们都被洛倾音的这句话吓得毛骨悚然,即使有些一直是站在周清立场上的大臣们,也不得不道出了实情。

    何止是没有动任何手脚,尤露恨不得还离得洛倾音十万八千里远呢,就嗷呜一声跑了。

    周清显然不相信:“那尤露看见时为何会是那种反应?”

    “肯定是因为尤露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丽,这么动人的绝代佳人,一时间太过于激动了呗。”

    洛倾音一脸理所当然,众人不由得满头黑线。

    洛倾音的确是他们见过的最美,最有气质的女人不错,可是能这么自己把自己往死里夸的人,洛倾音也绝对是第一个。

    “少在这里给哀家耍贫嘴,谁知道是不是你暗地里教唆的尤露。”

    这个太后,是杠精本人没有错了,反正就是怎样都和洛倾音过不去。

    “就算你是太后,说话也要讲证据吧,我之前从未见过尤露,就算有那想要教唆它的心,它又怎么可能会听我的话,再者说,你是怎么知道是我教唆的她,难不成你还会说狗语?”

    洛倾音话锋忽然一转,又道:“曾经有个人说过,凡是金子都闪光,这是金子,所以闪光,那么话又说回来了,狗会说狗语,你也会说狗语,所以——”

    你是狗咯?

    众人顿时秒懂,全部捂着嘴笑了起来,就连帝烨冥也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这女人,骂人都不带有脏字的,简直就是想要气死人的节奏,不过他就是有些该死的喜欢。

    周清缓了半天才转过弯儿来,指甲恨不得都要抠进了扶手里。

    明明是在骂她的话,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挑不出来毛病?!

    “你简直就是放肆!”

    “我不叫放肆,我叫洛倾音,太后你的记性怎么就这么不好呢,是不是最近脱发脱得太严重,身心焦虑?”

    周清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头顶上的假发,顿时一阵心虚,一句“你怎么知道”差点儿脱口而出。

    事实上,她最近的确脱发脱得厉害,随便拿木梳一拢便能掉下一大把来。

    但这么机密的事情,洛倾音怎么可能会知道,她一定是凑巧才说中的!

    周清就这么心存侥幸的想着,然而,当她再次看向洛倾音时,却看见她正冲着自己露出了一颗小虎牙,笑得狡黠,笑得周清心肝直颤。

    周清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看花了眼。

    这哪儿是洛倾音啊,分明就是一只吃人不吐骨头的小恶魔!

    看着周清这一副宛如见了鬼似的表情,洛倾音只得无奈摊手,顺便耸了耸肩。

    不要问她,她是怎么知道周清日常掉毛……啊呸,日常掉发这件事情的。

    毕竟她这个曾经站在华夏医术界顶端的地位可不是靠选美大赛选来的,别人要是有什么小毛病的话,她只需一眼便能看出来个大概。

    只可惜,她现在在华夏只能算是死人一个了,真是想想都是满满的辛酸泪啊。

    “太后娘娘,你有那功夫在这里臆想,不如查查为何尤露到最后扑向了贾嬷嬷,究竟是因为尤露太激动了才投入了贾嬷嬷的怀抱,还是因为贾嬷嬷,就是下毒之人?”

    洛倾音将“下毒之人”四个字加重了读音,这两种猜测哪种可能性比较大,众人已经在心里十分了然。

    贾嬷嬷又不是母狗,尤露投她哪门子的怀抱啊!

    负责饲养尤露的那个侍卫费了半天劲儿才将尤露的肉掌从贾酒的脸上扒拉下来,贾酒顿时如获大释,也来不及整理她那惨不忍睹的发髻,直接跪在了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

    “皇上,太后娘娘明查,就算是给老奴一万个胆子,老奴也不敢害贵妃娘娘啊,何况老奴和贵妃娘娘素来无仇,那就更没有必要害她了啊。”

    “汪汪汪!”

    尤露不合时宜的叫了几声,伏在地上,吐着舌头,就这么眼巴巴的望着周清,就像是在讨要赏赐一般。

    周清:“……”

    贾酒:“……”

    其他人:“……”

    帝阳打量着贾酒,面露怀疑之色,贾酒见状急忙直起了身子,三根手指竖在耳边。

    “陛下,老奴发誓,老奴真的不是什么下毒之人,身上也没有藏匿任何毒药!”

    然而,她的动作起伏太大,竟从衣襟中抖落出来一个小瓶子,“啪嗒”一声落地。

    众人:真特么刺激……

    “啊,怎么会,怎么可能!”

    贾酒一下子便瘫软在了地上,看着那小药瓶,满脸惊愕!

    她分明假借撞到洛倾音,把这瓶子悄无声息的塞进她的衣服里了啊,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会在她的身上!

    而周清也是直接僵硬在了原地,帝阳冲着底下的侍卫一摆手,只吐出了三个字:“这药,查。”

    ------题外话------

    是不是很惊喜!加更啦~啊哈哈终于考完啦,浪浪哩个浪~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