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 第95章 找死

时间:2018-06-14作者:洛九殇

    但洛倾音错愕的表情在脸上转瞬即逝,几乎是洛倾雪眨眼的功夫便恢复如常了。

    “没,没什么事了。”

    洛倾雪见羞辱刺激洛倾音不成,也懒得和她再耗下去了,毕竟她还要为明天的成亲礼去试衣服。既然她已经成功的当上了太子妃,那么修理洛倾音的事情往后拖一拖也还来得及。

    “秋霞,我们走。”

    “是,小姐。”

    洛倾音直接略过了洛倾雪,留给她了一个冷傲的背影。

    洛倾雪见洛倾音已经走远了,不由得往洛倾音和秋霞二人离开的方向吐了口唾沫。

    “啊呸!不就个一个没人想要的丑女人吗,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门前,洛倾音这才发现屋子里的东西全部都被搬空了。

    整个房间空空如也,哪怕连个板凳也没给她留下。

    “内个,请问大小姐房间里的东西都去哪了?”

    秋霞随手拉住了一个刚好路过的老妈子,但回应她的却只有老妈子的一个白眼和一句声音粗暴的话。

    “早就劈了当柴火烧了,去去去,别挡路!”

    老妈子本就身材魁梧,力气大,差点儿就把秋霞给推了出去。

    还好洛倾音一个眼疾手快,连忙扶了她,才没有让她脸着地,华华丽丽的摔一个大马趴。

    “小姐,他们怎么能这样,好歹你也是洛府的大小姐啊。”

    秋霞稳住了身形,真是想想都觉得替洛倾音委屈,不过好在洛倾音现在已经搬了出去,不用天天遭受这些烦心事了。

    洛倾音宽慰道:“没关系,反正之前屋子里的那些家具缺胳膊少腿的,我还怕万一住着住着就塌了呢。”

    “小姐,你可真乐观。”

    秋霞双眸含笑,她有时候倒是挺羡慕她家小姐这一点——心大。

    洛倾音总会把烦恼看得很开,并且把自己所烦恼的事情转变为对自己有利的。

    洛倾音樱唇未泯着,笑而不语。

    因为生活总要继续,所有的烦恼也终将会过去,只要你熬过了所有的困苦,迟早便会雨过天晴。

    她还记得上一世自己没进入特战队之前,有个比她小两岁的女孩经常会对她这么说,后来她们如愿以偿的通过了种种考核,一起进入部队,一起并肩作战,现在真是想想都觉得十分令人怀念。

    “对了,秋霞,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进入了空荡荡的房间之后,洛倾音将大门紧闭,生怕隔墙耳。

    “小姐直接说便是了,奴婢一定会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告诉小姐。”

    “那好,我想问你,你大概是几岁的时候跟我娘回的洛家?”

    秋霞几乎是不假思索道:“三岁。”

    那一年的那一天,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出现彩虹,照亮了她灰暗的世界的一天,而那道彩虹便是洛倾音的母亲上官婉,所以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不会忘却。

    “那你知不知道,我娘当年从北渊国来到龙岳国,下嫁给洛兼仁的时候,有没有带什么嫁妆过来?”

    洛倾音皱着眉头,神情异常严肃。

    其实她从之前就一直很好奇,她曾经从九州大陆史中了解过,当年的北渊国国力十分强大,几乎是众国之首的存在,繁荣昌盛,百姓安居乐业,而此盛世正是出现在她娘亲生活的那个时代。

    她娘亲是北渊帝亲弟弟的女儿,北渊国的郡主,身份尊贵且十分得宠。

    按道理来讲,当时的北渊国不会穷到连嫁妆都制备不起,北渊皇室更不会亏待了这个人见人爱的小郡主。

    可是现在的洛倾音,除了那枚玉佩,别说是什么她娘亲留给她的嫁妆了,就算是其他的遗物她连个影子都不曾见过。

    “奴婢虽然没有见过,但奴婢觉得一定是有的,只不过当年夫人离开的太过突然,什么也没有交代给奴婢。”

    秋霞忍不住叹息了一声,眼眸渐渐泛起了伤感的光。

    若说之前真的有交代过给她的话,那便是曾经有过数次,上官婉拉着她的手,另一只手不断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想要感受着这个即将要出生的小生命。

    那时候的上官婉不断告诉她,这个小家伙很快就要出生了,你们两个可以像姐妹一样作伴,更不会孤单。

    那种初为人母喜悦幸福饱含希望的神情,秋霞怕是久久不能忘怀。

    只可惜造化弄人,上官婉连她刚刚出生的孩子都没有来得及去看一眼,便撒手人寰了。

    秋霞吸了吸鼻子,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开口问道:“小姐今日怎么问起这个来了,是发现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了吗?”

    “嗯。”

    洛倾音点了点头,向秋霞说出了她心中的猜测。

    方才她在无意之中看见了洛倾雪手腕上的血玉镯子,那上面的花纹竟然跟她玉佩上面的一模一样!

    所以她就在想,那镯子会不会也是她娘亲留下来的东西,只不过早就被李雨柔给掳了过去。

    秋霞一脸恍然大悟的瞪大了双眼,依着李雨柔那贪图成性,只爱金银珠宝的性子,她倒是觉得洛倾音的这个想法并不是没有道理。

    “小姐,那咱们要怎么办,如果真的是李雨柔贪赃了夫人的嫁妆的话,咱们也没有证据啊!”

    秋霞倍感焦急的跺了跺脚,洛倾音却示意她稍安勿躁。

    “你先别着急,这件事情咱们从长计议。”

    反正不是她的东西,她一分都不会拿,但若是她的,她必将加倍取之!

    “那——咱们今晚住哪儿啊?”

    秋霞望着四周这一片空荡,这大冷的天儿,今晚总不能真的睡在地上吧。

    她皮糙肉厚睡一晚倒无所谓,可是绝对不能苦了她家小姐。

    见洛倾音思索着什么并没有说话,秋霞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的点子般眼前一亮。

    “要不然奴婢把衣服脱下来铺在地上,让小姐将就一晚?”

    “这就是你想到的馊主意?”

    洛倾音的语气看似是在打趣,但她的心里却不由得滑过一阵阵暖意。

    这丫头不管在什么时候,心里惦念的一直都是她,秋霞虽然不是她的亲人,但却胜似亲人,大概秋霞就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了吧。

    “咱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我心里,你并不是我的丫鬟,而是我的好朋友,好姐妹,懂吗?”

    洛倾音目光灼灼,一手搭在了秋霞的肩膀上,十分诚恳地说道。

    秋霞的鼻尖顿时有些酸红,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些感动。

    “小姐……”

    “好啦,现在我们该去解决晚上怎么睡觉的问题了。”

    说着,洛倾音将藏匿袖口边缘处的金蚕蛹丝尽数抽搐,轻轻一拉,笔直如棍。

    看着她这一脸阴测测的笑容,秋霞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小姐,你这是——要去打劫?”

    不料洛倾音却冲她挑了挑眉毛,打了个响指道:“宾果~答对了!”

    而后,没过多久的功夫,就只听洛府的一间屋内传来一阵令人震耳欲聋的惨叫声。

    “啊!”

    赵妈子被金蚕蛹丝捆住了双手,洛倾音狠狠地朝着她的小腿肚子上奋力一踢,赵妈子便“噗通”一声正好跪在了秋霞的面前。

    “方才就是她推的你?”

    “嗯!”

    秋霞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就是她。”

    “你们两个小贱人,到底使了什么妖法,快给我松开,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赵妈子的双手被迫捆在了身后,金蚕蛹丝细到几乎无影无形,但它的坚韧程度却非一般丝线可以相比拟的。

    所以无论她的力气再怎么大,在金蚕蛹丝面前,一切都变成了徒劳。

    “贱人说谁?”

    洛倾音一点点收紧了金蚕蛹丝,只要她再稍稍用力一些,那么金丝便会嵌进她的肉里。

    “啊——”

    赵妈子忍不住疼痛不禁又惨叫了一声,额头上已经冒出了一排排缜密的汗珠,她的整个身体也跟着颤抖着。

    “你个小贱人,我可是大夫人身边的人,你居然敢这样对我,小心我,我……”

    “你要怎样,嗯?据说削筋断骨的滋味十分不错,你要不要试试?”

    一个“嗯”字扬起了音调,令人足以窒息的压抑感铺天盖地而来。

    明明是十分血腥的词语,却被洛倾音说得云淡风轻,一脸戏谑。

    看着洛倾音步步逼近自己,赵妈子不禁慌了神,不断的打着牙颤。

    早在前几个月她就听说三小姐洛婉莹手下的三个粗使婆子被洛倾音打得惨不忍睹,一开始她还不相信,可是现在她似乎有些相信了。

    “你,你别过来,我警告你,我可是很厉害的,有,有本事你就放开我,咱们单挑!”

    赵妈子在心里为自己鼓足了勇气,她好歹也是有两下子的人,再加上她的力气十分大,只要一放开了她,她就一定要把洛倾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丫头给打得满地找牙!

    “单挑?”

    洛倾音轻笑了一声,她已经很少听过有哪个拥有大无畏精神的人敢对她说这两个字了。

    “好啊。”

    而后,洛倾音便收回了金蚕蛹丝,使赵妈子的双手重获自由。

    洛倾音答应的如此爽快,倒是让赵妈子一阵错愕,不过她却在一瞬间便换上了一脸恶狠狠的表情。

    “臭丫头,我看你真是在找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