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狂妃驾到:战神王爷硬要宠 第一章 穿了

时间:2018-05-14作者:洛九殇

    九州大陆,龙岳国。

    太阳挂在清澈如水的天空中,弹奏着静谧的协奏曲,直到一道黑影毫无征兆的从天而降——

    “嘭!”

    “咳咳咳!”

    洛倾音从水底浮上水面,深吸了一口气,活像一只倒霉的落汤鸡。

    “这是什么地方?”

    洛倾音美眸微眯,温热的清水因为她的突然掉落而掀起了阵阵涟漪,涤荡着她瘦小的身躯。

    她记得,她乘坐的飞机突然失事,于是她便被迫跳入了汪洋大海之中。

    思及此处,洛倾音顿时满头黑线。

    尼玛,什么破海,还能跳出一温泉?!

    “你是何人!”

    吓!

    居然有人?

    洛倾音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却又在下一秒钟呆滞在了原地。

    只见她身后的男子墨发如瀑,浓黑的剑眉下一双丹凤眼足以摄人心魂,高挺的鼻梁下,他薄凉的唇微抿着,脸上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喜怒哀乐。

    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妖孽。

    但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妖孽美男正和她坦然相见!

    湿漉漉的水滴正附在他的身上,精壮的八块腹肌,线条勾勒的十分完好的人鱼线,而再往下……

    卧槽!

    洛倾音眼角一跳,这么大,真的是人能长出来的玩意?!

    他跑步的时候难道都不嫌累赘吗?

    “看够了,嗯?”

    帝烨冥眸光凛冽,将最后一个字扬起了音调,一种十足的压迫感带着寒气扑面而来。

    洛倾音却自动忽略了头顶处的一道阴寒,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颜值和身材我给你打九十九分,多一分怕你骄傲!”

    还未等帝烨冥明白“颜值”为何物时,却只见洛倾音痞痞一笑,踮起脚尖伸出手,直接搂上了他的脖颈。

    “兄弟,我看你根骨奇佳,但命犯桃花,将来定有血光之灾,不如我带你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加入我们暴龙特战队如何?”

    是的,她是华夏帝国的洛倾音,最强特战队的王牌队员,最擅长刺杀,亦是华夏的首席军医。

    本来这次她接到的任务是去刺杀z国司令,却不想去往z国的飞机突然被卷入到一场磁暴当中,偏离了轨道,当场坠入深海。

    她跳海之后,脑子仅有那么几秒钟的断片,然后她就从温泉里钻了出来,简直了……

    温热的气息铺洒在帝烨冥的脖颈处,女子独特的体香在他的鼻尖萦绕,帝烨冥不由得身躯一震!

    “女人,你找死?”

    从来没有人敢对他如此放肆,显然,洛倾音就是个例外。

    “你可知,本王是谁!”

    洛倾音突然有些错愕,本王是个什么鬼?莫非是在拍戏?

    可她环顾了一周,这里除了她和这个旷世美男子,根本没有其他人的存在,更没有摄影机。

    而就在她错愕之际,帝烨冥突然一个甩手,直接将洛倾音甩了下去,大手按着她的头,让她溺在温泉之中。

    “说,是谁派你来刺杀本王的?”

    这座温泉是他的私人领地,建造的位置也十分隐秘,而温泉之上就是千尺高的悬崖。

    这个女人很显然是从悬崖上掉下来的,不过怎么就这么凑巧,不偏不倚的掉进了他的温泉里?

    帝烨冥不得不怀疑,她是别有用心,毕竟想要害他性命的人太多。

    “唔唔唔!”

    洛倾音咕咚咕咚呛了好几口水,鼻腔被呛的难受,不断的在水下挣扎着,而就在慌乱之中,洛倾音忽然碰到了一根粗壮的棍子,好似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不放。

    帝烨冥的脸色顿时黑成了砂锅底,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

    “放手!”

    放手?呵,你先放开老娘再说!

    洛倾音在心里恨恨的想着,握着棍子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一股热流在瞬间冲上了帝烨冥的大脑,他的脸色愈发的阴沉,该死的……

    他敢保证,这还是他生平第一次受人威胁,还是个女人!

    “滚开!”

    粗暴的声音从水面之上传来,帝烨冥就像拎小鸡似的将洛倾音拎了出来。

    洛倾音双腿一蹬,终于出了水面,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顿时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你特么的死变态!”

    话音刚落,洛倾音一个侧旋踢直接冲着他的胯部而去!

    帝烨冥眸光一凝,反应迅速,一手撺住了她的脚腕,丝毫不吝惜的一点点收紧了他的拳头,似是想要把洛倾音的骨头给捏碎一般。

    但洛倾音岂会甘愿受制于人?

    就在帝烨冥触碰到她脚踝的那一瞬间,她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扼住了他的喉咙。

    “嘭”一声,洛倾音的腿直接以一字马的姿势紧紧和帝烨冥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

    但最令人尴尬的是,洛倾音抬起的那条腿,大腿根部刚好抵住了帝烨冥的某物……

    洛倾音惊了一下,暗暗感叹道,幸亏这男人的腿比她长了一截,否则这画面太丰满让她有点无法想象。

    “想死?”

    帝烨冥空出来的另一只手,骨关节咯咯作响,周身散发出嗖嗖冷气,足以让人感受到来自冬天腊月寒风的“爱”。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帝烨冥都要怀疑她是故意的了!

    然而,两个人无论是谁先动手,帝烨冥都会捏断洛倾音的脚腕,而洛倾音则会掐断他的喉咙!

    于是乎,两个人就这么僵持不下,谁也不肯让出一步,反而是空气中弥漫着的杀意的气息,一路飙升。

    “有本事尽管来,看看究竟是谁下手更快。”

    笑话,还真当她洛倾音是被吓大的?

    话音刚落,帝烨冥握住洛倾音脚踝的手狠狠往前一推,右膝冲出水面。

    “擦!”

    洛倾音眼角一跳,反手撑地,脚踝脱离了帝烨冥的桎梏,另一只脚踹中了他的胸膛,硬生生的在水里翻了个跟头,和他拉开了距离。

    特么的,差一点就让他得逞了,这货竟然想要爆她菊花!

    卑鄙无耻!

    洛倾音在心灵上受到了惊吓,但帝烨冥却在**上受到了实实在在的痛,这一脚可踹得不轻。

    “你给我听好了,最好以后别让老娘撞见你,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说罢,洛倾音纵身一跃,朝着远离帝烨冥的方向游去。

    刚刚只过了几招,她就惊讶的发现,她的体力竟然比往常下降了几十倍,再这么打下去,她非要吃亏不可。

    帝烨冥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脸色不禁更加阴沉的可怕。

    这女人先是泡了他的药泉,握了他的宝贝,现在居然还要扬言见他一次就打他一次?!

    “谁,出来!”

    帝烨冥冷呵了一声,一旁粗壮的树干后便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堂堂邪王也有一朝吃瘪的时候?”

    邪王帝烨冥,那个能令九州大陆的人全都闻风丧胆的名号,也是龙岳国唯一一个被封王的皇子。

    三岁之时通读兵书倒背如流,十岁之时他从大将军手里夺了兵符,领着五千骑兵破了敌国五万骑兵的攻击,还顺便坑了他们十五座城池,那一仗可谓是大快人心!

    自此以后,帝烨冥这三个字便深深刻在了百姓的心中,他是当之无愧的战神,如今年仅十八,便早已战功累累,他的事迹亦被家家传颂。

    一个身穿蓝色金丝锦袍的男子从树后走了出来,他的五官算不上十分精致,但搭配到一起却能给人一种温文如玉的感觉。

    “欧阳少洵,你最近很无聊?”

    帝烨冥将最后一件外袍穿在身上,给了欧阳少洵一记冷厉的目光。

    欧阳少洵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兴恹恹地碰了碰自己的鼻尖:“额,不,不无聊,忙得很。”

    欧阳少洵是医药世家的传人,他和帝烨冥可以说是还在光着屁股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他知道帝烨冥这人向来说一不二,说到做到。

    所以每次他一惹帝烨冥生气,帝烨冥就时不时的把他丢去无毒蛇窟里“与蛇共舞”,那是相当的刺激……

    “哎,你家小侍卫急匆匆的把我给拉了回来,说你体内的毒又发作了,可我这一来才知道,你这哪像个发毒的人啊,简直就是——”

    发春!

    欧阳少洵向下瞥了一眼帝烨冥胯处的鼓包,不禁就感觉有些好笑。

    “所以,你想说什么?”

    帝烨冥黑着一张脸,强忍着疼痛,该死的女人,下手还真不是一般的重!

    “啧啧啧,别给我装,刚刚我可什么都看见了啊。”

    欧阳少洵咂了咂舌,他方才看见帝烨冥这个一向把女人拒之千里之外的人,居然在和一个小丫头鸳!鸯!戏!水!

    不得了啊不得了,惊得他简直下巴都要脱臼了。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出场方式居然这么独特不说,还轻易的就惹怒了一向悲喜不言语表的邪王殿下。”

    小姑娘,你前途无限量啊你知道吗!

    “呵,本王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给找出来,让她知道什么叫作代价。”

    帝烨冥眸光一沉,就像是一只等待猎物上钩的狼。玄色衣袂抛出了一道弧线,足以见得他现在是有多么的,不爽!

    ……

    洛倾音游了许久,终于游上了岸。

    “一个泡澡的温泉居然建的这么大,他丫的不会是个暴发户吧,真是累死老娘了。”

    洛倾音全身湿漉漉的,直接瘫坐到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

    而当她的眸光不经意间瞥见了水中的倒影时,顿时呼吸一滞!

    只见如明镜般的水面倒映出女子姣好的面容,远山黛眉,明眸皓齿,双瞳剪水,唇若丹朱。

    风轻轻拂过水面,水波潋滟,这番景象也跟着变得有些朦胧似幻。

    洛倾音十分震惊的摸了摸这张脸,这张脸,根本就不是她的啊!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嘶——”

    当触及到脸上一团黏糊糊的东西时,洛倾音不禁颦了颦眉。

    花花绿绿类似于化妆品的东西粘在了洛倾音的手指上,那是一双纤纤玉手,皮肤在阳光的照映下白得发光。

    而这,亦不是她的手!

    洛倾音的手因为常年握枪,拿手术刀,早就磨出了一层厚厚的茧子。

    但这双手十指葱郁,别说是操刀了,估计连拔刀都够点呛。

    刹那间,陌生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惹的洛倾音的头一阵剧烈的疼痛。

    这个地方名叫九州大陆,由大大小小的国家组成,而洛倾音所在的国家名叫龙岳,是强国之一。

    碰巧的是,这副身体的主人也叫洛倾音,她是左相家不受宠的嫡女,亦是龙岳国的笑柄白痴。

    她整天除了吃和睡之外,就只知道追着龙岳太子帝烨丞屁股后面跑,满大街的喊着非他不嫁,简直不要太丢人。

    而原主之所以会变成智商欠费又花痴的大傻子,全都是拜她的“好”妹妹所赐。

    洛家庶出二小姐洛倾雪,是洛家现在的夫人李雨柔的女儿。

    而先夫人便是原主的亲生母亲,上官婉。

    上官婉本是北渊国的郡主,出身显贵,才貌双全,当年不少男子都拜倒在了她的石榴裙下,可令世人为之震惊的是,她居然选择下嫁给了一个龙岳国当时还是个九品芝麻官的洛兼仁。

    有了上官婉的帮助,洛兼仁很快便坐上了左相之位。

    洛兼仁曾发誓,今生今世他只娶上官婉一个女人,就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婚姻将是一段千古流传的美谈时,上官婉却因难产而死。

    而上官婉死后的一个月,洛兼仁便大张旗鼓的迎娶了李雨柔,许她大夫人之位。

    更可笑的是,洛兼仁当时身穿大红色的喜袍,亲昵的握着李雨柔的手,对着上官婉的灵牌说:“婉儿,莫要担心我,柔儿她很爱我,她会照顾好我的,你且放心的去吧!”

    ------题外话------

    新文满地打滚求支持,求收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