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我当出马仙的那几年 第290章 意想不到的眼泪

时间:2018-08-26作者:神童欧巴

    “你是不请自来,也罢,等我除了你,再去找那丫头。”说罢,老姑还吃着碗里的面条,没有丝毫慌张。

    我已经出手了,我朝着老姑冲了上去,老姑手中的碗朝着我甩了上来,不过没有打倒我,碗碰到了洞里的石壁上,我浑(身shen)都散发着强烈的黑气,这是太(奶nai)(奶nai)的力量。

    太(奶nai)(奶nai)借用我的(身shen)体将老姑踹飞了出去,而老姑只是盘坐在地上,开始指挥者洞里的毒物了,只是挥了挥手,那些毒蟾蜍、蜈蚣、蝎子、蜘蛛还有毒蛇都朝着我爬了上来。

    我浑(身shen)都是这些毒物,毒物开始撕咬着我了,不过我感觉不到任何的痛苦,反而在撕咬中,这些毒物就像自(身shen)中毒一样,都倒了下去,这是我(身shen)上的黑气在保护着我的(身shen)体。

    而老姑脖子上缠绕的毒蛇并没有采取行动,这毒蛇的眼睛发红,嘴里一直吐着蛇信,这毒蛇像是有些本领,只见老姑对着这毒蛇的头部吹了一口气。

    毒蛇离开了老姑的脖子,从空中飞跃了过来,我抓住了毒蛇的尾巴,不过这毒蛇的头竟然变大了,犹如脸盆一样,我的整个脑袋都已经被吸进去了。

    我用力的拽着毒蛇的尾巴,也让我的脑袋终于拽出来了,我的掌心朝着这毒蛇的头部就打了一道黑气,正是这道黑气,让毒蛇倒在了地面上,头和(身shen)子已经分离了,不过血液是绿色的。

    而那些死去的毒物血液是红色,只有老姑脖子上的这条毒蛇与众不同。

    老姑有些惊讶的道:“没想到这些毒物这么快就死了!”

    等老姑起(身shen)后,他的(身shen)上也散发出浓重的黑气,这也是属于邪气,接下来的打斗那可以说是不相上下,不是我倒在地上,就是老姑倒在地上,但谁也没有受到伤害。

    太(奶nai)(奶nai)也使出了绝招,我张开嘴时,从我的口中就喷出了火,这道火朝着老姑的(身shen)体喷了上去,当大火喷像老姑时,老姑的(身shen)体就像是灭火器一样,喷出了白色的粉末,火瞬间就灭了,就连老姑的衣服都没有烧着。

    老姑的口里也能够喷火,他口中的火也伤害不了我,我们的(身shen)上都有着黑气,这就是一层保护,只要没有了这层保护,才会受伤,甚至死亡。

    从这时开始我已经意识到了,我伤害不了老姑,但是他也伤害不了我。

    老姑微笑道:“你杀不死我,我也杀不死你,是我小瞧你这个出马仙了。”

    我道:“我们出生入死那么久,你一定要和我为敌吗?”

    “不是我要和你为敌,你必须要死,你不可能放过我,就算你能放过我,你的野仙也一定会杀了我。”老姑回应道。

    太(奶nai)(奶nai)也传来吼声道:“你这种不务正业的道士必须得死,你的道心找不回来了,内心已经没有一丝善良了,就算(奶nai)(奶nai)不杀你,终有一天,你也难逃天道。”

    “每个人都难逃天道,都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善人却没有好报,而恶人却活的更长远。”

    老姑的回应让太(奶nai)(奶nai)也没有出声,我道:“我知道你想让我死,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qing),希望你不要牵扯那些无辜的人,你将霍强已经变成了妖怪,我想你一定有能力让他恢复正常。”

    “他是我的徒弟,我不会害他,你也别太得意了,我这徒儿马上就会回来,有他助我,今夜就是你的葬(身shen)之地。”

    我并没害怕,来之前我都已经想到了所有的后果,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也没啥怕的,死了还真一了百了,也不用破解这诅咒了,下辈子照样又是一条好汉。

    和老姑之间的交锋已经暂时停止了,而是等待着已经成妖的霍强,我走出了山洞,等霍强出现,我想也是能够证明他有没有叛变,如果叛变会帮助老姑一起对付我,如果没有,我们就可以联手对付老姑。

    老姑也已经走了出来,我们都一直眺望着远方,但我看老姑一直没有什么担忧,他此时的内心那也是捉摸不透的,他这个人我至今都没有想明白。

    大概三分钟的时间,我就看到霍强出现了,嘴里还残留着血液,还是妖怪的化(身shen),老姑高兴的道:“我的好徒儿,想必又去吸童男童女的血液了吧,为师一直都在等你,仇家已经找上门了,帮为师杀了他。”

    成妖后的霍强,他的脑袋就像青蛙一样,以致于没有表(情qing),而霍强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朝着我就冲了上来,他的胳膊粗,而手又像是蛇头,蛇头的口中还能够喷出毒液。

    打斗中我感觉到了,霍强的能力已经超越了老姑,我(身shen)上的黑气都开始减弱了,我觉得(身shen)体疲劳,没有刚开始那般有力了。

    老姑没有和霍强联手,还是双手环抱(胸xiong)前一直看着这场较量,老姑还嘲笑道:“小林,和我徒儿成为仇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欺骗的感受,霍强还是叛变了,误听信了霍强的传言,导致有无辜的人死去,而他的力量却在老姑之上。

    我最终倒在了地上,(身shen)体中的太(奶nai)(奶nai)也已经虚弱,霍强张着大嘴笑道:“林兄,我骗了你们,师傅是我最重要的人,我舍不得杀你,但我更不忍心伤害师傅,所以你必须得死!”

    我懂,毕竟老姑和霍强之间有着师徒之(情qing),而我可以说只是一个外人,我(身shen)上的黑气没有散去,而霍强也用脚一直踩着我的(胸xiong)口。

    黑气减弱,我不止感觉到了疼痛,同时口里一直吐着血,甚至我能够听到体内太(奶nai)(奶nai)痛苦的叫声。

    “我下了赌注,没想到我这徒儿真的是真(情qing)实意跟着我,他的能力再我之上,万幸的是我赢了,只要你这个出马仙死去,再杀了那丫头,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

    老姑已经摊牌了,可以说这是在赌命,他培养霍强可以说就是杀人的妖怪,而这个妖怪随时都会伤害他,但霍强是清醒的,不会伤害老姑,甚至内心没有任何的恨意。

    霍强一边狠狠的用脚踩着我的(胸xiong)口,一边望向老姑道:“师傅,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感谢你赐予我法力,我会保护好师傅的安全。”

    老姑满意的点了点头同时阻止道:“放了他,我现在还不想让他死,那丫头没和他一起来,多留他些(日ri)子吧!”

    霍强终于停脚了,但我却爬不起来,老姑有机会杀了我,但却放弃了,我虚弱的道:“你为什么放了我?”

    “放你有两个原因,今天是我的生辰,不想让你在这一天死去,其次我很想看到你和那丫头联手,那丫头上次打败了我,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

    老姑说罢,就转过了(身shen)子走进了山洞中,霍强也经紧跟着老姑,没有回头,看来霍强是真的铁心了,计划失败了,因为自己人沦陷了。

    虽然我受到了伤害,但恢复内伤并不难,我开始吸取着我那特殊的指甲,大概过去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我才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我擦了擦嘴角,我(身shen)上的黑气飞向了空中,黑气中我看到了九尾狐。

    只见那九尾狐张口道:“(奶nai)(奶nai)先回出马仙堂了,不能再上你(身shen)了,回去的路需要你自己走了。”

    听这声音,太(奶nai)(奶nai)就是虚弱的,那也是受到了伤害,我点了点头道:“太(奶nai)(奶nai)请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

    黑气迅速的消失了,我走起路来时,(胸xiong)口还是有些轻微的疼痛,不过并不严重,也不知道现在的夏心怡苏醒了没有。

    大难不死必有后服,我想一定能找到打败老姑的方法,而我也答应了那位警官只需要三天,一切就都能够恢复正常,虽然就算时间到了,那位警官也不会说什么,但做人不能言而无信,何况只有尽快的打败老姑,才不会有无辜的人死去。

    祸斗是没闹出什么动静来了,到是多了一个妖怪,最难解决的也是霍强,我还真下不去手。

    等我回到出马仙堂都已经凌晨三点了,我走进卧室时发现夏心怡还没有苏醒,疲惫的我也顾不上洗漱,倒头也就睡下了。

    清晨六点多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脸上在滴水,我猛的惊醒,我发现原来是夏心怡的泪水,看到她哭我觉得(挺ting)惊讶的,我道:“你怎么了?”

    “你是不是和仙家商量好了,我浑睡的途中你去找老姑了?”

    我点头道:“我不想让你参与进来,太危险了,何况我不是还活着。”

    “你这个傻瓜,就算是死,咱们也得死在一起。”夏心怡哭喊道,她的整个眼圈都红了,一直都守在(床chuang)前,也不知道哭了多久。

    我突然发现,这个坚强的女人也会哭,一旦哭起来很难再笑了,我用手擦着她的眼泪,心疼的道:“夏心怡,你不是胆子(挺ting)大,又(挺ting)坚强,怎么今天这么沉不住气?”

    从夏心怡住进出马仙堂,我感觉她的(性xing)格已经发生了大的变化,没有以前大大咧咧的感觉了,她委屈的道:“因为你抛弃我一个人去冒险,对于我来说就是最痛苦的。”

    我一滴眼泪都没掉,只是紧紧的抱着她,同时道:“不会了,对了,霍强已经叛变了,他的能力在老姑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