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128章、好心

时间:2018-07-12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景隆、惠宁,你们又要兑宝钞?”

    不怪沐春这么惊讶,因为但凡读过书的,都知道宝钞这玩意儿,就像是汉武帝的白鹿币一样。

    白鹿原本是汉武帝在长安城外上林苑里豢养的宠物,它们繁衍得越来越多,不但全然丧失了物以稀为贵的宠物资本,而且靡费饲料,成了宫廷财政的巨大负担。

    这时正是汉武帝元狩四年,和匈奴及东南、西南诸少数民族的大规模战事已开,国内各种“楼堂馆所”和基建项目也铺开了大摊子,正是国库捉襟见肘的当口,汉武帝和他的财政团队恨不得把一文钱掰成两半花,自不肯任由这群不再可爱的白鹿空耗财政。

    他手下宠臣张汤就真给出了个好主意:把白鹿宰了,鹿皮硝好后切成一尺见方的小块,画上彩绘,然后,这些连做双童靴都不够的小块鹿皮,就成了标价40万文的顶级钱——白鹿币。

    这个主意看上去真的不错:一方面,白鹿皮能做钱,上林苑的白鹿数量就会得到有效控制,不再糟蹋粮草;另一方面,原本令人头疼的白鹿繁衍速度,如今反倒成了一本万利的生财之道。

    可汉武帝君臣千算万算,漏算了物价这个最要紧的因素。

    汉武帝时,通胀现象已经出现,物价比“文景之治”时涨了很多,但总的价格还是比较便宜的。居延汉简里记载“小奴二人”只值3万文,“牛车二辆”只值4000文,“田五十亩”也不过值5000文,这是边远地区的物价。长安一带价格最高,一石粮食价格不过100文,《汉书》记载,名将李广的哥哥、汉武帝时曾当过丞相的李蔡,私下盗卖了京郊阳陵墓葬土地三顷,总地价也才40万文——即一张白鹿币的标价。同时代的文献显示,“一类地区”顶级农地的价格,一亩也不过3000文,一张白鹿皮,居然堪比100多亩最好的农田。

    可想而知,如此“大面值钞票”拿出来发行,又有多少人有能力“接盘”,如此大的“面额”,又如何能在市面上流通?

    汉武帝君臣漏算了“市场用不起”这一道,只得“强买强卖”,规定诸侯朝觐必须进贡白鹿币,也就是说,他先把白鹿币按40万文一张的价格卖给诸侯,再让这些诸侯把白鹿币原物奉还,等于白讹人家一大笔钱。可这诸侯的数量,怕还比不过上林苑中白鹿的数量多。这些白鹿币又不断在皇帝和诸侯间循环打转,“鹿皮积压”问题,是无论如何无解的了。

    虽然大明接受了白鹿币币值过高的缺点,印制了一百文到壹贯的大明宝钞。但是,它们的本质都没有区别。都是朝廷用度紧张,皇帝强买强卖,空手套白狼的行为。

    而且最低面值一百文与白鹿币的40万文,其实并没有多少区别,普通百姓都用不上,也用不起。最后接盘的不还是他们这些人?

    沐家会接盘,是因为他们沐家是非皇子的驻边军团。兑宝钞本身是为了表忠心。

    “忠心”二字,不要说一百文,就是万万文,对沐家来说,也是值得的。

    然而李家又是为了什么?李家又不是驻边军?

    “难道李世伯也要分封了?”沐春笑了笑,旋即有些好奇地问道。

    李文忠是皇上的亲外甥。说不定真的会封。

    “分封?没有。我们是为了修行。”李景隆实话实说。

    “你们还在跟十三皇子一起修行?”沐春惊讶地瞪大双眼。

    先入为主的沐春,一早认定十三皇子别有打算。

    至于朱桂的基因优化液,目前服用有效者,只有李家姐弟、太子、马皇后、郭惠妃。

    李家姐弟本就年轻,皮肤白一点儿,很正常。马皇后与郭惠妃,是后宫,以前还有个刘基自由出入。现在没了。

    而且皇帝的女人变漂亮,哪儿有其他人嚼舌根的份,不要命了?

    太子是大事。但正因为是大事,太子一系的属官才在不断降低朱桂的作用。

    朱桂讨老皇帝的喜,“无法无天”也就算了。他们一点儿也不希望朱标登基后,朱桂也满大街的揍他们。读书人的体面还要不要了?

    甚至他们原想发动的工匠闹事,也只能先停下来。

    朱元璋很顾惜民力。这也是他们对抗皇权的杀手锏。只不过现在皇帝最疼的儿子救了皇帝最看重的儿子。

    这杀手锏这有没有用?

    恐怕是没用的了。

    所以,他们一边叫停,一边满大街的散播古往今来的献药救驾之功。同时还有卧冰求鳃之类的故事。

    先不说人卧冰,能不能化冰。想化冰,为什么不用火烤之类的问题。

    但是他们宣传是忠孝,这没有任何的问题,是政治极为正确的。

    千百年来,他们一直在这么宣传。只不过这几天更集中罢了。

    而且由于有着加塞,什么冬天的鲤鱼治病,什么冬天的青蛙治病,甚至冬天的蛐蛐也可以治病……

    在这样不断的轰炸下,很快便减淡了朱桂的作用。

    在他们的潜移默化下,不少人都知道一件事:太子病了,十三皇子献药,太子好了。

    至于女子疯狂……呵呵,她们说的更多的还是美。在古代,爱美的男人不能说没有,但是不包括沐春。他一点儿也没有擦胭脂涂粉的爱好。

    “当然了。沐大哥,我跟你说,老师是有真才实学的,可不是骗子……”李景隆一脸认真地说道。

    “是吗?”沐春撇撇嘴,如果是别的什么人,还有那么几分说服力。但那个是李景隆,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但凡李景隆说的、做的,不一定是错,但是反着理解,躲他远一点儿,绝对不会是错误的选择。

    沐春接着问道,“景隆,这一次要兑多少?”

    有人愿意接盘,减少沐家的损失。沐春也是不会拒绝的。

    “沐大哥,修炼很难,这一次我想多兑一些。”

    “多兑一些?景隆,十三皇子是不是在骗你?”沐春不忍心,提醒道。

    “你又开始说这种话了,我虽然不如你聪明,但是智商还没有低到任人欺骗的地步。五万贯钱,哪里够学习高深的内功?可惜我到现在都还不能够做到‘凝神静心’,辜负了老师的期待。”

    “‘凝神静心’。我对道经也有所了解,不如你说给我听听?”沐春好心帮忙道,怎么说,都是世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