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124章、王爷家也没余粮

时间:2018-07-09作者:力福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太子哥,哥哥们,我还要修炼,告辞了。”

    当老子的带头不要脸,朱元璋一离开,朱桂立即便闪。虽然药剂对身体素质好的人没用,鸡肋大于实用,但那是火焰温度不够造成的。朱桂是绝对不会把不多的猫妖尸浪费的。

    但是,他想就这么走了。可能吗?

    “你要多少钱?”朱棡开口了,淡然问道。

    朱棡,修目美髯,顾盼有威,多智数,学文于宋濂,学习书法于杜环。封于太原,是朱元璋分封的塞王之一。由于刘基的失踪,物资运转不畅,所以他也回了京。

    只不过他这一身对自己的敌意,是怎么回事?

    朱桂:“……”

    自己的前身得罪他了?

    而且钱?你好意思开口?

    朱桂暗暗叹息一声:“钱?你可以出多少?”

    说完,朱桂转身就走。因为这就不是钱的事。

    “等一下。”朱棡叫住了朱桂。

    朱桂脚步一顿。

    朱棡继续道:“小十三,天下没有平白无故的付出,也没有不劳而获的好事。既然你帮了太子哥,那就要得到报酬,这是常理,还请说出一个数字。”

    朱桂无语。

    这货倒真是多智数,想的还挺深,你这是不想欠下恩情吧。

    也是,现在的太子,未来的皇上,这恩现在收,又怎么比的上当他登了基再收,来的大。

    难道老三是太子的人?

    看着朱棡,朱桂也不想多扯,直接道:“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既然想给报酬,也行,一剂灵药,救了太子哥的命,你觉得价值多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结怨,但是朱桂一点儿也不怂他,该怼就怼。

    “这……”

    朱棡傻眼了。灵药还好说,但是太子的命价值几何,你让他怎么开口。

    他的数学哪怕再出色,也没用。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道数学题。

    “老十三,你就不要为难你三哥。父皇已经与我商量过了,会恢复你的王爵。”

    朱棡皱眉:“老十三,你救太子哥哥,父皇恢复你的王爵,你还向我要钱,是不是就过分了吧?”

    朱桂:“……”

    我擦,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脑洞太大了,我什么时候说要钱了?不是你自己上竿子给钱的吗?跟你说话真特么费劲。

    朱桂好笑的道:“三哥,十三弟刚刚听了父皇的兄友弟恭,非常受启发。所以以为三哥也是一样。是为了感激十三弟救了太子哥哥,无以为报,以钱相报。”

    朱棡深深的看了朱桂片刻,突然大笑对朱桂说道:“老十三,好,好!你果然与三哥是一类人,都是这么爱钱。”

    “啊?”朱桂愣住。

    这是个什么鬼?怎么就跟这货一样了,可不可以解释一下?

    朱棡仿佛知道朱桂的心思,还真的解释了。

    原因很简单,朱棡从始至终都没打过皇位的主意,他封到太原后,只是打了钱的主意。大明的工资低,不捞的话,怎么养王府养军?

    然而,大青巾们知道告皇帝的儿子捞钱,没用,所以“朱棡骄纵,在国多不法。有人上告晋王谋反,朱元璋大怒,欲治罪,幸得太子朱标全力保护”。

    这也就是朱棡从此是了太子人的原因。而事后证明,在北方战略上,朱元璋是非常看重朱棣与朱棡的。而朱棡更是在朱标死后,帮着朱标的儿子朱允文压制朱棣,终身未反。

    洪武三十一年三月薨,谥号“恭”,子晋定王朱济熺嗣。洪武三十二年,朱允文继位,建文元年,朱棣收北方兵权,打响了靖难之役。

    “早听说咱们小十三聪慧。想不到这么早就知道钱的重要性了。听说你也想当塞王。来,三哥告诉你,这养军花的便是钱……”

    朱桂:“……”

    我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谁跟你一样了?捞钱捞的被人当成谋反?

    我捞钱,哪丫敢说反?

    因为老子前身已经反过一次了。

    呸呸呸……这也没啥好骄傲的。

    不过他竟然这么“热心”,朱桂当然要收下他的“好意”了。

    “哇!原来当塞王这么费钱的。”朱桂微笑的说。

    “这是当然。不信,你问问老四。”

    “既然这么费钱。三哥是否支援小弟一点儿,不要多,百八十万贯就够了。”

    朱棡呆愣了。他只是感激太子,反而对任何打太子位子的兄弟们,眼神都是不善的。然而现在证明了朱桂与他是同一类人。

    爱钱多过太子位。这就行了。

    自己为什么要给他百八十万?

    脑子又没抽。

    “老十三啊!三哥也没钱。如果有钱,当年也不会让小人告了。”

    不打皇位的主意,那就是兄弟,对兄弟,朱棡自然不会再敌意满满的。而且说出“没钱”二字,他还是很羞愧,很低声的。

    朱桂看向朱棡,眼神动了动,问道:“三哥是不是最近很缺钱?”

    朱棡一愣,问道:“是啊!我一直都很缺钱的。老十三就不要找你三哥借钱了。”

    朱桂诡异一笑:“三哥,钱不钱的先不说。三哥最近一段时间,可是碰到了怪事?”

    朱棡眯起眼睛:“十三弟是看出什么了?”

    朱桂道:“很明显嘛,三哥身上,阴气缠绕呢,晚上都睡不安稳吧。”

    朱棡默然。似乎在斟酌考虑什么。

    片刻后,朱棡道:“不知道十三弟有什么可以教我?”

    朱桂道:“没什么能教的,我只是劝说一句。三哥身上这阴气,恐怕是从下面带上来的,如果想要安稳过日子,最好是不要打那些命尽之人的主意。”

    “下面?命尽?十三弟,你真的看的出来?古大师可是说,只是撞邪,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朱棡悚然而惊。显然朱桂的话,吓了他一跳。

    刘基一走,许多事都乱了。但是身为掌军者唯一不能乱的便是军心。想要军心稳,军费便要足。

    朱棡被大青巾们看的紧,王爷家也没有余财。

    所以曹操干过的事,朱棡也不得不干。

    当然,他每次干,都会找人做法的。也就是他口中脱口而出的古大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