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117章、满口荒唐言

时间:2018-07-06作者:力福海

    “小十三,你怎么说?”朱元璋看向朱桂。

    “父皇,您也看到了这么漂亮的铜钱,百姓们收藏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融?”

    朱桂觉得他们与其担心铜钱被融的问题,不如多担心一下百姓们不用这些铜钱交易,而是收藏的问题。

    “是了,这些铜钱这么漂亮,百姓们肯定会收藏的。”朱元璋点了点头。

    这批铜钱金色十足,就是他都有收藏的打算,更不用说普通百姓了。

    朱桂又说:“所以朝廷要回收旧币,由儿臣融了,全部铸成大明通宝钱。”

    既然已经开始了,朱桂干脆玩一把大的,把央行也搞出来。

    当然了,实验归实验,他一点儿也没有害人的打算。钱,只有百姓们使用,才叫钱,否则也就是一堆破铜烂铁罢了。

    通过央行,回收大明的旧钱,全部炼化为新钱,使大明上下只存在新钱,这是朱桂必须做的。

    不然,想也知道,只要大明还有旧钱,百姓们便会收藏新钱,使用旧钱。这就是劣币驱逐良币。

    这可不是朱桂想要的。

    朱桂要正大光明的干,只能向老朱要权。而太子与一应属官听了,大急。一个太子属官更是急道:“陛下,万一有刁民融了。不是白白费了朝廷的功夫吗?”

    “而且这批铜钱如此精美,只怕是火耗不低。”

    明朝的时候,地方政府向百姓征税,收上来的是一些散碎银两。这些银两要押解到京城去入库,必须先在当地熔炼成规定制式的银锭。金属在熔炼加工的时候,往往会有一些损耗,一两碎银子熔成银锭,可能会损失几分,这是客观现象。这些损耗当然不能由地方官来承担,所以中枢就规定,地方收取税银的时候,可以提取一定比例作为损耗的补偿,这些补偿,就叫作火耗。

    大明官方规定的火耗一般是3,地方官府在熔炼银锭时候实际的损耗,可能不到3,这中间的差额,就可以成为地方官府的额外收入。时间长了,各个部门都学到了这个方法,在办事的时候,都会巧立名目要求拿一点折扣,同样冠以火耗的名义,用后世的词汇来说,就是所谓工本费、手续费了。

    作为一名爱惜民力的皇帝,这个问题一提出来,朱元璋总是会让步。

    就像朱元璋征民役,北伐不断修城。百官们就会让朱元璋看见民夫之苦。

    老实说,就像上朱元璋上次见民夫下水找锄头一样。现在想一想,就透着几分刻意。

    国家最高领导人出宫,偏偏有一个民夫下水找锄头。这样的巧合有多大?

    就算是真的掉了锄头。那些保护皇帝,布防的禁军都是死人?不让他上来,还让他下水摸?

    怎么想,可能性都不大。

    他们应该是用这种方法,来对抗与限制皇权罢了。

    只不过,很可惜,这一次的对手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父皇放心,儿臣不仅不收火耗,每年还会上交朝廷一百万贯。”

    “什么?小十三,你说的是真的?这可是朝廷一半的税收了?”朱元璋吃惊道。

    不收火耗,还有钱收。朱元璋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一百万贯多吗?一家央行,如果一年只有一百万贯的利益,绝对可以倒闭了。就是上千万,一个亿,也不多。

    用一百万买下一家央行,后世人绝对会羡慕嫉妒恨。但是这是大明,谁让大明一年的税就二三百万两?也难怪朱元璋吃惊了。

    “父皇,儿臣说的是真的。”朱桂表面平淡,心却是扑通扑通跳的飞快。

    理论上说他不应该这么激动,毕竟弄个央行出来,本就是他的实验。但是这毕竟是央行,真的亲手施行了,还是忍不住的肾上腺增加。

    这是一个人的自身反应。哪怕再冷静,做大事时,生理都会出现变化的。

    “好!好!”

    朱元璋大笑。

    “小十三,你是越来越和朕的心意了。”

    朱元璋很欣慰。世上最痛快的事莫过于自己缺钱,便有人送钱来了。

    北征从来都是不够钱用的。

    甚至可以说,中原王朝但凡对外用兵,其成果大小,是与钱成正比的。

    钱多,大打。钱少,小打。没钱,不打。

    “父皇,不知十三弟的一百万贯,什么时候可以给?”太子突然问道。

    朱桂用钱买下工匠,朱桂买下沿河一条街,朱桂买下犯官女子……

    一次又一次,无不证明,只要朱桂出银子,这事基本上便定下了。

    所有人都知道朱桂有钱,当他买下沿河一条街,大明上下便明白这点。

    所以一百万贯,朱元璋不怀疑,太子也不怀疑。

    而且太子也倾向给朱桂铸币权。不用朝廷一分一毫,不取民间火耗,反而朝廷还可以白得上百万贯,为什么不答应?

    现在,朱标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收到那一百万贯。

    “随时可以。”朱桂微笑道。

    “不过,我想朝廷应该用新钱,不再使用旧钱。”

    一个影响是否可以长久运行下去,只要有一样就足够了。

    利益。

    一枚旧钱可以铸成三枚新钱,这利益绝对够了。所以朱桂才强调这点。

    换句话说,这一百万贯,其实根本不用他出,只要把旧钱铸成新钱,就绰绰有余。

    朱元璋与朱标不知道这点,自然是满口答应。

    当然,朱标答应,必然引起太子属官的不满。

    他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老朱是没指望了,他们只能把希望放在太子身上。

    “殿下,真要把铸币权给十三皇子?”

    回到政务殿,便有人试探太子。

    据历史记载,大明的火耗加上地方官巧立名目要求拿的折扣,应该是上千万贯到上亿贯之间,其波伏与大明的人口,吏治有关。

    这么多钱,从上到下伸手的可是不少。但是这钱唯一不会去的地方就是国库。

    “朝廷缺钱用,老十三愿意出钱,这是好事。”朱标说。

    “可是殿下,这铸钱从古到今都是朝廷的权力,而且铸钱火耗不少,十三皇子既要铸钱,又要上缴一百万贯。臣担心十三皇子撑不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