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仙在大明 第103章、道与理

时间:2018-07-05作者:力福海

    ,精彩小说免费!

    猫妖一开始并没有注意朱桂,由于修炼体系的不同,她在朱桂身上没有发现强大的气。而她,猫妖不久前才死过一次。

    猫妖与九尾狐不同。狐死断尾,猫死而复生,才会长出尾巴。

    生死间有大恐怖,脱死复生有大机缘。

    刚死过一次的猫妖,又怎么会看的上只有10点真气的朱桂呢?

    直到朱桂踹了她一脚。

    “我是谁?恩--你可以叫我朱桂,你的尾巴不错,我收下了。“

    朱桂把真气注入虺影。

    在朱桂注入真气后,感觉到体内某种能量被激活,那就是他的真气。

    真气在体内运转,带动身体的力与大脑的精神力,形成了一种新能量。

    这股能量先是途径手臂,之后蔓延到他手中的虺影上,虺影表面骤然包裹一层蓝光,如果仔细观察,还能看到有细微的蓝白色电弧在跳动。

    那并不是雷电,而是三才合一的道与理交织而成。

    当道与理交织,朱桂的真气是锁定的,直到他出手。

    修道本就是如此。身上凝出道与理的虚影,再以真元推动,这便是人仙的手段。

    人仙不是仙,他仅仅是超凡的一种存在。

    这样的存在,其出手便已经是自己的道与理了。

    武学上把这叫做意境:拳意、刀意、剑意……等等,全都是。

    只不过武者与朱桂不同的是,武者是发现自身的意,然后发挥到极致。而朱桂却是以自身在定义。

    由于是自身的重定义,除非是其肚中的蛔虫,否则又怎么可能知道朱桂定义的是什么。

    想象一下,如果朱桂和敌人激烈战斗一番后,准备互相对轰大招,可敌人在这时突然发现,自己的精神被污染了,自己编织的道与理被重新定义了,这是何等绝望的事。

    要知道但凡修士,不管是人修,还是妖修,其自身的道与理,便是其道种。其一生的成就与根基尽皆在此。

    一旦受到干扰。撑的过伤,撑不过身死道消。

    这不是针对身体的伤害,而是直指道心,毁人道种的攻击。

    朱桂活动了一下肩膀,将外衣脱去,一身短打。

    这不是朱桂战斗时有个习惯,只不过是他现在还无法很好的控制身体的练习。

    面对现在的身体素质。

    力量:22.4(军体拳修炼+2.4)。

    体力:20。

    敏捷:22.2(军体拳修炼+2.2)。

    智慧:2。

    精神力:12。

    真气:10

    朱桂在尽可能减小身上的负担,以追求对身体准确的掌握。

    如果不是心中的羞耻感,其实脱光了更好。

    这可不是胡说八道。看一看后世那些雕像,只要是玩体育的,全都是光屁股。

    只不过,现在已经够了。

    “那么,就用你测试一下,你看起来皮糙肉厚,应该不容易被斩碎。”

    毕竟东方人是一直偏好穿衣服的,不像西方,更喜欢光着。因为穿着,所以适应衣服也很重要。

    剃。

    朱桂猛蹬脚下地面,快步向猫妖冲去,剃的速度很快,就是猫妖一时间也适应不了。

    猫妖只是感觉眼前一花,朱桂的面庞已经出现在她眼前,同时一把绽放蔚蓝色光芒的长刀,向她的脖颈斩去。

    朱桂的这一刀,可谓刁钻至极,关羽概念体的存在,让他的刀术上的道与理提升很多。

    双手持虺影,朱桂这一刀下去,只要斩在猫妖的脖颈上,哪怕猫妖有避死之能,但如果被斩下头颅,也同样会死。

    尾巴是“道”上的弱点,斩了,可以斩下猫妖的道与理,但是既然可以一刀斩杀,又何必这么麻烦。斩尾巴,再斩头,不如直接斩头。

    朱桂使用关羽的刀术,关羽的道与理便必然影响着朱桂。

    哪怕关羽没有开口教学,但是只要理解了,其道与理也必然会理解。哪怕道有所不同,但是理是通的。

    朱桂这一刀,直接、干脆、俐落、省力,是真正的沙场刀法。

    在这危急关头,猫妖大吼一声,用手臂之类的格挡已经来不及,但猫妖的尾巴很灵活,猫尾立即将脖颈挡住。

    “噗嗤。”

    利刃入肉的声音传来,但没有丝毫血迹出现。

    朱桂一刀斩在猫妖的尾巴上,猫尾并不以防御力著称,朱桂马上将其斩断。

    “喵!”

    猫妖发出一股痛苦的惨叫。她只有两条尾巴,现在断了一条,实力大降。

    逃,必须马上逃,面前的人类太强,不要说是她,就算是东瀛的鬼王来,也会被斩成一堆碎肉。

    所以,逃跑是一点儿也不丢猫!

    就在猫妖想要暂退时,突然感觉到尾巴的伤口上传来一阵剧痛,之后体内的某种能量被燃烧,那是她的道与理。

    伴随着道与理被燃烧,猫妖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剧痛感传来。

    不由又发出一声惨叫。这是比断尾还要痛苦的多的多的伤害。

    道与理的重新定义,说上去是很简单,但是只有自己亲自中了的才明白其痛苦。特别是朱桂这样的试招者,重新定义,他自己都没有理解,所以受实验者就惨了。

    实验为什么恐怖?就是因为实验的本质是打破实验体现有的,来获得实验者想要。

    而朱桂现在的道与理,还达不到他想要的,于是他的实验就卡在了打破实验体现有的阶段上。

    这样的道与理附着在武器上,在朱桂近战攻击敌人后,道与理会侵入对方体内,与敌人体内的道与理产生对撞反应。

    不管是朱桂的道与理撞赢了对方。还是对方最终撞赢了朱桂的道与理。对朱桂都是可以接受的。

    撞的赢,说明自己的道与理强过对方。撞不赢,说明对方的道与理很强,有值的他学习的地方。

    至少朱桂是这么实验的,只不过他显然低估了他的实验。

    道与理的侵入直接在猫妖体内争夺起猫妖的法力。道与理与法力,似乎是一体两面的存在。法力需要道与理助其运行,而道与理也需要法力来彰显其存在。

    没有法力的道与理进入了法力的身体,天然便有汲取法力的需要。而猫妖固有的道与理也是绝对不愿意外来的道与理抢夺自己的法力的。
小说推荐